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川普追击不舍 美国对华战略为何改变?

作者:

近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推特上的一则留言,格外引人瞩目。“所有只会紧盯着俄罗斯的傻蛋们,应该开始朝另一个方向望去,就是中国(共)。但如果我们够聪明、强硬,并且做好准备,最终我们能与所有人相处得宜。”

川普暗批美国媒体只会对着毫无证据的“通俄门”穷追不舍,但又暗示,媒体应该把焦点对向中共。

All of the fools that are so focused on looking only at Russia should start also looking in another direction, China. But in the end, if we are smart, tough and well prepared, we will get along with everyone!

— Donald J. Trump(@realDonaldTrump) August18,2018

川普究竟在暗示什么?他是否知道了什么?川普并未明说,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近期来,川普不但多次对中共政权(不是针对中国人民)提出批评,更对中共发出强硬的贸易炮火;川普政府各级官员也陆续提出证据、报告,曝光中共对美国的间谍行为、特务渗透、军事与商业窃密等。

川普,彻底转变过去40年来美国的对华战略。

尼克松时期:美中合作政策定调

1969年,刚当选总统的尼克松(Richard Nixon),出人意表地找上在哈佛大学任教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出任国家安全顾问。但基辛格的研究专长是欧洲历史,因此基辛格转而向哈佛同事、知名汉学家费正清(John Fairbank)请益中国事务。

后来,基辛格提出冷战时代著名的“三角外交”(Triangular Diplomacy)战略,主张美国应与中共合作,抗衡来自苏联的强大压力,也进而导致尼克松1972年 访问中国大陆、1979年卡特(Jimmy Carter)政府正式与中共建交。此后,美国与中共外交互动频繁,关系走向正常化。

克林顿时期:助中共进入WTO

1991年底,苏联解体,冷战告终,中共成为全球最大的共产势力。

尽管不少美国人认为,中共将继苏联之后,成为东亚地区的主要威胁。但美方并未公开将中共视为敌人或战略对手,仍以友邦身份维持和平关系。

当时美国与西方社会兴起一项主张,认为通过引导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一步步走向经济自由、市场经济,可以让中国人民获得越来越多的经济能力与独立性,新兴的中产阶级将争取更多政治自由与话语权,最终能由下而上地带动中共极权体制松动,朝向民主自由体制转型。

克林顿主政的1990年代,便是美方协助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增速期。

克林顿曾数次与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会面,承诺帮助推动中方加入WTO。2000年3月8日,克林顿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公开演讲中,一再宣称帮助中国加入WTO,可以让美国经济受益,还可望推动中国走向民主自由:

“加入WTO,中国不但会同意进口更多我们的产品,还将同意引进民主政体最珍视的价值观之一:经济自由。中国的经济越自由开放,人民的潜力也越能获得释放。”“当人们不只拥有梦想,还拥有实现梦想的能力时,他们将要求更大的发言权。”

“WTO协议将推动中国往正确的方向前进,还将推进美国过去30年来在中国努力实现的目标。”

以事后诸葛角度观之,克林顿的承诺并未实现;“以经济自由带动中国政治自由”的和平渐进梦想,更被中共的高压极权与国家暴力牢牢囚禁。

小布什、奥巴马时期:美中贸易失衡急速扩大

布什上任后,一度主张要将美、中关系的定位从“战略伙伴”改变为“战略竞争”,但随即遭受“911”事件与反恐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影响,美国主要精力集中到中东地区;加上朝鲜、伊朗发展核武的威胁以及金融海啸爆发,美方无暇应对中共,甚至被迫与中共合作。

奥巴马任内,基本延续先前格局。美国奔波在中东地区反恐,加上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并吞克里米亚半岛,以及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IS)崛起、叙利亚萨德政权屠杀人民等因素,牵制了美国大半精力。

尽管奥巴马曾在亚洲地区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但奥巴马却与菲律宾、泰国两大战略伙伴关系不佳,加上伊朗、朝鲜核武问题持续扰乱,以及左派意识形态的影响,奥巴马政府对中共依然没有太多反制。

然而,这段时期内,中共却搭著WTO的顺风车,向美国收割钜量经贸利益,经济规模快速膨胀。

2001年,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为281亿美元,到2017年,贸易赤字已经激增到3,75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增幅足达12.35倍。中国GDP也从1.34万亿美元暴增到12.24万亿美元,经济规模膨胀了8倍。

中共入世十多年,吸取美国与其它国家的市场力量,为自己输入丰沛的经济活血,跃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美国经贸实力却渐渐苍白虚弱,并丢失数百万个工作机会。

美国知名的“中国通”、五角大楼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指出,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来,便秘密展开为期百年的发展计划,他们通过谎言、伪装、误导来欺瞒美国各级官员,借此骗取美国对中共的发展提供种种资源协助,最终达成超越美国、取代美国的目的──白邦瑞本人就是受骗者之一。

回顾美国对中共的温和外交策略,历时近40年,不但没有协助十多亿中国人民走出共产红墙的封锁,没有解除中共反人类的极权暴政,反而壮大了中共的经济与军事肌肉,萎缩了美国的经济与军事血脉。

中共再以金钱为弹药,对内加大对人民百姓的控制与压迫,对外扩大渗透世界各国,一步步实现其取代美国、主控全世界的赤化野心。

终于,2017年,川普上任,美、中关系出现转机。

川普时期:重振美国,扭转不公平贸易

“中国(共)把我们看成是天真、好骗、愚蠢的敌人。”

长年以来,身为企业家的川普一直密切关注中共对美国的虚伪谎言与蚕食鲸吞。2011年,他在《强硬的时刻》(Time to Get Tough)一书中,明确写下他对中共的观察:

“看清楚吧,中国(共)不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把我们当成敌人。华盛顿最好醒醒,因为中国(共)正在偷走我们的工作,把破碎球(Wrecking Ball)砸向我们的制造业,还用马赫般的速度,抢夺我们的科技与军事能力。”

在商场上看透尔虞我诈的川普,相当清楚中共“说一套、做一套”的欺骗手段。因此,他上任后,先用一年时间整备、重建美国的经济与军事实力,同时观察中共的态度是否转变;第二年起,川普开始将矛头指向中共,对美、中战略进行改弦易辙,由被动的消极防御,转向主动的积极对抗,并先以贸易战开场。

理由一:反制中共不公平经济贸易

在总统大选期间,他曾多次批评过去政府对中共的姑息与不作为,造成美国经济、就业与国力的严重损失。特别是金额庞大的美中贸易赤字,让他难以接受,不仅造成美国财富流向海外,更严重摧毁美国制造业,经济结构出现失衡。

所以,川普在上任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中,特别将经济纳入国家安全的四大支柱之一,也把中共与俄罗斯列为美国的两大挑战对手。

理由二:反制中共窃取就业机会

美、中贸易赤字激增,加上过去政府与中共的不公平贸易协议,导致美国企业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向中国及其它地区转移,造成美国劳工家庭陷入困境,削弱了消费经济的动力,也影响了社会安定。

根据美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院(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指出,自2000年1月至2014年12月,美国贸易赤字的快速增长,导致制造业失去500万个工作机会。

因此,川普希望缩减贸易赤字,重振美国制造业,找回更多的就业机会,安定美国社会与经济。

理由三:反制中共不道德经济战略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规模仅次于美国。

然而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却是来自中共对美国数十年的欺瞒战略;加上中共推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准备展开产业转型,升级为航空航天、生物科技、5G通信、人工智能等高端技术产业。

不过,多年来中国企业的发展,却经常是在中共的授意或默许下,对美国企业进行技术窃密或者强迫技术转移,甚至还窃取美方军事机密,试图借此“弯道超车”,已经严重危害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美国国家安全以及未来竞争力。

理由四:反制中共军事扩张

近年来,中共屡次向国际社会承诺不会将南海军事化,但实际上却持续秘密建造人工岛和军事设施,引发东南亚地区的区域紧张。中共军方甚至还多次挑衅在当地海域行使自由航行权的美国军机与军舰。

此外,中共还在非洲吉布地成立首座海外军事基地,去年并与俄罗斯首度在波罗的海展开海上军事演习;加上中共网军仍频频攻击美国与各国政府机关、军事单位及企业公司,种种威胁他国安全的举措,让美国决意强力反制中共。

美国不只是单枪匹马反击中共,更通过“印太区”的设置、北约的强化,在国际上筑起围堵中共的军事与经济防火墙。

理由五:反制中共渗透美国与世界各国

自年初以来,美、欧、澳、非等地陆续曝光中共渗透各个国家、窃取机密的间谍行为,手法涵盖金钱收买、企业并购、资讯窃密、特务渗透、媒体收买等,不一而足。

美国中情局强调,中共在美国的间谍活动不亚于俄罗斯;而联邦调查局长克里斯多夫‧雷(Christopher Wray)近日更公开指出,中共是现在美国面临“最广泛、最具挑战性、最严重的威胁”。

加上中共通过“一带一路”为受援国埋下债务陷阱,最终迫其交出部分主权或让中共取得政经影响力。中共对全世界的威胁与阴谋,昭然若揭。

理由六:反制中共搅乱国际秩序

川普对美国遭遇的种种外交挑战,静静观察了几十年。特别是伊朗、朝鲜、巴基斯坦等经常兴乱要胁美国的流氓政权,乃至塔利班、哈玛斯等恐怖组织,川普相当清楚,这些政权与组织背后,都有中共的黑影晃动。

特别是伊朗与朝鲜的核武发展威胁,长年来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屡次向中共妥协,进行合作,但最终却又无法实质解决问题,只能换来几乎没有限核实效的《伊朗核协议》,或者陷入“六方会谈”的无限拖延回圈。

因而,实事求是的川普,有意破解中共在国际社会设下的各项围困美国的陷阱。

一方面,美国同步对伊朗、朝鲜、古巴等流氓政权进行高度施压与国际封锁;另方面,美国更对中共直接出击,进行前所未见的强硬经贸施压,擒贼先擒王,不但要解决美、中之间长年的贸易不平衡问题,同时进一步直捣各种国际威胁的核心根源。

毫无疑问,川普强势改变了美国对华战略,力图重整国际秩序。而这一切转变,正来自中共长年的不道德欺骗,及其对流氓政权、恐怖组织的豢养扶建。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8/0821/1161049.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