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消失的中产:深刻改变中国

01

新“三驾马车”

每逢中国经济有压力,我们就能听到几个熟悉的词语“保增长、稳就业、扩大内需...”

所以当7月份重提扩大内需时,可以说完全在意料之内。但老百姓这一次不淡定了。

现在拉动经济竟然开始靠这些基础民生了?于是,我们听到了群众的呼声:

养老、教育、医疗是新三架马车,也是新三座大山;

三驾马车从投资、出口、消费,换成了养老、教育、医疗?

放过我们吧,中下层确实没钱了!

本该是社会福利的,竟然要成为拉动经济的手段。

但是官方的数据也“很有”说服力啊。养老、教育、医疗行业真的是潜在的蓝海,大有可为。

养老:2017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41亿人,占总人口17.3%。预计到2050年前后,中国老年人口数将达到4.87亿,占总人口的34.9%。养老产业很有可能成为房地产之后下一个产业“富矿”;

教育:2017年,中国教育板块吸引了近130亿美元的投资,较上年增长近一倍,首次实现年度百亿美元引资。近年来,中国城市家庭消费支出中增长最快的就是教育支出,其年均增速为20%左右;

医疗:我国海外医疗中介服务市场规模2012年为2.1亿元,到2016年时翻了11倍,达到23.5亿元,每年有数十亿元市场需求外流。对于各路资本来说,健康服务产业已经成为竞相追逐的“蓝海”。三胞集团、腾讯、百度、阿里、恒大、万达、绿城等企业都开发出多款国内或海外就医产品,希望从这个行业里分一杯羹。

你看?确实大有可为嘛!住房可以拉动经济,养老教育医疗为什么不可以?

不要觉得苦,不要觉得累,老百姓身上还有很大的潜力还可以发掘。不要觉得加班2小时累,你还可以见一见大城市的凌晨4点嘛。

冷冰冰的经济数字,网民们的呼声,笔者的调侃,都掩藏不住现实的伤感,是心酸,也是无奈。

02

消失的中产

提到养老、教育、医疗,就不得不提一本书,大前研一的《M型社会》。他非常现实的抛出一个问题:一个社会里有多少人是中产阶级?有多少人只是自认是中产阶级

问你三个问题:

1、房屋贷款造成你很大的生活压力吗(或是你根本不敢购置房产)?

2、你打算生儿育女吗(或是你连结婚也不敢)?

3、孩子未来的教育费用让你忧心忡忡吗(或是你连生孩子也不敢)?

这三个问题,只要你有一个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意味着你不算是、不再是中产阶级了,富裕和安定,正离你愈来愈远……

因此,整个社会进入M型。指的是原本人数最多的中产,除了小部分能够继续往上,跻身富人阶层,其他大部分都再次返贫,沦为了穷人。

正如字母“M”所展示的形态,右边的富人和左边的穷人变多了,从中低收入阶层到高收入阶层,中间有一条绝大的难以逾越的V型鸿沟。

还是不够贴切,是右边富人的钱变多了,左边的穷人变多了,中间层塌陷了。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丁元曾经说过:“中国的整个社会结构还没形成橄榄型就已经逐步呈现M型了,本来很弱的中间阶层在往下塌陷。”

当然也有人跳出来反对,说我们不是。我们是的社会结构是金字塔型的。甚至是弱橄榄型的。

到底是什么?不在文人的笔下。在每个人身边,在每个人心里。有多少人敢挺直腰说“我是中产”。不管是哪个,我们的中产,正逐步消失。

私人会所里的富豪们推杯换盏,对海外出游早已玩腻,茅台?也开始显得不上档次。

街边刚从工地回来的老王爷俩,买一瓶二锅头,再配点榨菜,美好的一天。

而我们绝大多数所谓的中产,上没喝过茅台,下看不起二锅头,买杯星巴克、下个馆子,也翻一圈优惠券。吃顿大餐、海淘买个包包都要发个朋友圈。

这些,和在菜市场血拼、拼多多上砍价、分享到朋友圈的大爷大妈们,有区别么?没区别么?有区别么?

只是他们不会P图,不会美颜而已。

走出农村的小王,以前回到家会给小伙伴们推荐“用校内网、用qq、用微信、淘宝、京东……”

现在的小王回到村里,会被发小拉着“来录个抖音、转个快手、弄个火山小视频”,什么?你不玩这些?那拼多多玩么,快给我砍个价?什么?这你也不用?你整天过得都是啥日子。

小王懵了,原以为自己这类人才是社会的主流,没想到,在中国,他才是非主流。

中产?早就成了一个伪命题。

03

新环境

我们都生活在自己的圈子太久,早已忽略中国真实的生态。我们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富起来,就已经开始略显前进乏力。

教育医疗养老这三架马车,用起来不是不行,只是会不会翻车,谁说得了?

经济动能转换,是因为社会结构的改变。而社会结构改变,对各个领域的影响是深远的。牵一发,动全身。这其中,有风险,有机遇。

环境好坏,因人而异。让焦虑的归焦虑,让机会的归机会。

在《M型社会》,大前研一从日本宏观的经济和社会现象来分析M型社会的到来,对整个社会群体、企业方向、个人生活乃至政府政策的影响及相应的建议措施。勾勒出一副画圈。

M型社会的特征:

1,非正式员工增加:非正式员工人群增加而整体薪资相对较少

2,产业的收入差距:整个社会的经济结构与人群需求发现变化,行业及员工收入都将向两级发生变化。

3,年功序列主义的崩溃:员工按资排辈的晋升法则与福利已减弱,在同一公司勤恳工作,在年长时不能像以往一样迈入中产阶级

M型社会对企业的影响,本质是收入带来的群体影响:

1,对于企业战略的影响:意识决定输赢:快鱼赢,慢鱼死。

2,收入变化,直接影响到需求的变化,同时再考虑到原预计可以进入中产阶层实际还是中低阶层的用户的审美需求意识,将深刻改变社会生态。

3,中低收入人群变大——实际可支配收入的变化。

4,原预计进入中产阶层的人群的审美及生活态度——对物质质量的要求变化。

5,从中低收入直接跃升高收入者——对物质的需求更突显身份表达属性。

每一件,都能在当下的中国找到影子,注重物品的包装、对食物产地的偏见、追求品质、消费呈现两极化、个性化导购出现等等。

社会形态因中产塌陷而改变,民生框架又因为“伪中产=真底层”的消费意识重塑。

股市里,代表M两端的茅台和牛二、涪陵榨菜你飞完我飞。手机上,代表底层的快手、拼多多,疯狂向自己招手。消费升级的口号,消费降级的现实。

那一刻,背井离乡的小王,终于想明白,难怪很多事无法理解,原来自己才是那个社会边缘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米筐投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