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惊爆吴小平来头可大了!民企已经被共产了!1元钱卖掉9亿元股份

——秦鹏:吴小平说了大实话?中国民企应“离场”?

叶檀女士还举例说,她遇到的一个做私募的朋友,投资了西北一家钾矿,主动把控股权低价卖给国企。另一个例子,是上市公司金一文化,实际持有人钟家兄弟以1元钱卖掉了市值近9亿元的股份给北京海淀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沪深两市的重大重组并购中,国企也是频频出手,收购民营企业股权,深市就有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并购22单,交易金额956亿元。

吴小平是属于刘乐飞、肖建华这一群体的人(图:吴小平网文)

这几天马云退休,吴小平说“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这两件事情,在中国引起巨大反响。绝大部分人都相信,马云是面对民营企业家的危险,急流勇退。而是对吴小平的说法,虽然有很大一批人认为他代表了部分官方意见,但是也有很大一批人认为他是胡说八道、为了出名而哗众取宠。

按照我对中国金融界的了解,以及对中共2015年推出以“混合所有制”为代表的国企改革方案以来,这几年发生事情的分析来看,吴小平说的是大实话,代表了中共官方的一部分真实意思:最近几年在供给侧改革和银行贷款方面,民营企业本来就属于劣势,而现在为了应对面对经济困难和内外部经济压力,中共肯定还会采取“国进民退”政策,即为了保护国企,首先会把民营企业牺牲掉。

一.吴小平并非泛泛之辈,也并非浪得虚名的自我包装而是属于刘乐飞、肖建华这一群体的人。

吴小平这个人的背景不简单,他是著名投资银行中金公司零售业务及财富管理业务创立者之一。而中金公司,一度是中国最大的国内投资银行,前中共国家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曾经是其掌门人;

他也是中国最大互联网配资金融公司联合创始人,中国股市那些需要做融资融券、杠杆融资的人需要配资就需要找他,其实了解中国金融行业的人应该知道,在中国能够做这个事情以及做到这么大的规模显然有深厚的证券、银行金融背景,甚至背后有更大后台。网上笑话他,说他这个配资公司是2015年股市暴涨暴跌的幕后操纵者之一,因此被处罚,但是忘了另一点,那么大的事情,他仅仅罚一点钱全身而退,这是有大背景的人。而且,我们知道能够在中国股市掀起那么大风浪的都是肖建华、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也是参与救市后来被发现卷入砸盘的中信证券的董事,那样的重量级人物,而吴小平与他们是属于一波的。

他还是著名财经网站和讯网COO,和讯论坛网是中国十大著名财经网站,是最早的专业财经网站之一,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及移动财经服务提供商。

二.吴小平的说法与中共的《国企改革方案》的主旨几乎一样。

很多人觉得这篇文章“逻辑混乱,行文简陋”,但是你还别觉得可笑,我今天看过何清涟女士2015年写的一篇文章《何清涟:国企改革方案的风,姓私还是姓公?》、分析当时推出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简称《国企改革方案》)。这里面谈了中共提出的所谓“混合所有制”的方案,虽然表述比吴小平的相对温柔,但是核心意思与吴小平说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其中有两点特别值得注意:

一个就是私企可以拿钱购买国企股份,成为股东。但股权配置比例是以国有资本为大头,私企只能处于从属地位,没有决策权与话事权。为了强调这一点,新华社还专门发表了《必须旗帜鲜明反对私有化》的文章。

另外一个,就是对效益佳、市场前景好的,国企将不请自来,主动上门收购部分股权或壳资源。躲是躲不掉的。第十八条称:“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资本运作平台作用,通过市场化方式,以公共服务、高新技术、生态环保、战略性产业为重点领域,对发展潜力大、成长性强的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你们看看,这个指导意见,与吴小平那个认为私营企业就是为了国企发展当配角的说法是不是一样?

三.中共推出的这个“混合所有制”的计划实施结果如何?实际上,远比外界想象的迅猛,很多著名企业家最后都不得不就范。

“混合所有制”方案推出后,当时的主要民营企业,包括那些著名互联网企业都非常反对。比如,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对新浪表示,“如果要混合,一定是民营企业控股,或者至少我要相对控股”,“如果国企控股,不等于我拿钱帮国企吗?那我不是有毛病吗?不能干这个事。”所以,我们看到2015、2016年,万达、海航、复兴、安邦为代表的私营企业大规模投资海外,要逃跑。

但是结果怎样?这些巨头都遭到了清算。万达被迫拍卖资产,收回海外资金,王健林个人宣布到贵州15亿元扶贫;复兴郭广昌则是到了陕西扶贫;我们知道这两个省都与中共最高层有关系。海航除了拍卖资产,王健还离奇死亡;安邦吴小晖觉得自己是邓小平孙女婿,不服气,结果坐牢了,资产被中共国资廉价接管。那些互联网大佬们包括刘强东、马云声称自己的财产要捐给国家,刘强东、马化腾穿着红军服到延安朝拜。至于幕后交易吐出来给国企和中共高层权贵的就不说了。这一点,马云说的很明白〝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

所以,不在于吴小平的奇葩文章的逻辑通不通,现实恰恰如此,在中共“党管一切”,“国有资本是党的执政基础”面前,民营企业真的是配角、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而且,中共对民营企业的这种态度,也与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说的共产主义就是要“消灭私有制”一脉相承,虽然血淋淋,但是活生生。

四.无独有偶,其他经济分析人士也认为中共会牺牲掉民企保护、发展国企

今年7月份,中国财经分析人士叶檀,写了一篇文章《今后只有国企和外企有生存空间》,用最近两年的经济数据分析了国企的现状和前景。她指出,去年国企营收50万亿元,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14.7%和23.5%,今年6月国企利润2018.8亿元,同比增长26.4%,3月份更创下1600亿元的历史高点记录。这是五年以来最好的水平。

最近几年的中共的供给侧改革以及信用收紧,首先让国企、央企过上了好日子。对企业未来发展最重要的投资方面,国企投资量在上升,民企投资增速在下降,2016年民营资本投资增长率仅3%,而国有投资里面,80%是靠的政府投资的基础建设。今年也一样,银行的主要贷款方向,还是大城市投资公司与大型国企。银行压缩表外业务,首先压的对象就是高负债的民企:股权房产质押通道被堵,P2P一关,有些民企连高利贷也借不到了。对民企来说,这两年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叶檀女士还举例说,她遇到的一个做私募的朋友,投资了西北一家钾矿,主动把控股权低价卖给国企。另一个例子,是上市公司金一文化,实际持有人钟家兄弟以1元钱卖掉了市值近9亿元的股份给北京海淀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沪深两市的重大重组并购中,国企也是频频出手,收购民营企业股权,深市就有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并购22单,交易金额956亿元。

叶檀女士说,“明眼人清楚,民企能够解决就业、加强市场竞争,只有极少数人疯狂到想消灭民企”。但是国企有政府兜底信用好,所以每次收杠杆,打压的只能是民企。

五.吴小平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不好猜测,但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都是面对内部外部危机,煽动新一轮的抢劫、杀戮,都是一些才学粗浅、品行恶劣的人得势,每次也都有许多人试图趁着动荡出头,跃跃欲试,捞取资本。近几年冲锋在舆论维稳前线的周小平、花千芳、孔庆东、司马南等等,都是瞅准时机,卖身投靠、一步登天的典型。

现在中国经济下滑严重,各地财政出现了困难,但是对外大撒币不断,加税新招数不断涌现,各种割肉、割韭菜、剪羊毛、拔鹅毛、杀肥猪风行,各行各业里形形色色的流氓地痞,已经闻到味了,此前被压抑的欲望野心和力量,现在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梦想着新一轮投机登天。这就是很多人说马云明智,再不走可能就是墙边去了—-像海航王健那样危险了。

那么吴小平是不是这一类闻风而动的?不知道。但是,结合现在这个大环境,以及中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人们确实有理由相信,吴小平的说法代表了中共官方想说但是不方便说的意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