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民心所向 昆山反杀案于海明家人很烦恼:捐款太多

8月27日晚,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宝马车驾驶者刘海龙提刀追砍自行车车主于海明,却被反砍身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9月1日,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

8月27日晚,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宝马车驾驶者刘海龙提刀追砍自行车车主于海明,却被反砍身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9月1日,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

案件尘埃落定。距离昆山1700多公里的陕西宁强县,于海明的家人终于从巨大的焦虑中解脱出来。但很快,他们又陷进了另一种烦恼当中。

有网友在微博晒出向于海明捐赠30万的虚假信息,家人不得不一次次对媒体和亲朋好友的追问进行解释;联系不上于海明,网友从全国各地找到老家,有人愿意高价聘请于海明工作,免费帮助他儿子治病,也有多家机构希望给他们家捐钱;在老家超市里、课堂上,只要提到“于海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到他家人身上。特殊的关注无处不在,这让他们觉得有些不自在。

9月13日,于海明在案发后第一次跟哥哥于建林(化名)通了电话。于海明称,现在腰上的伤还有点疼,脖颈、腿上的伤恢复差不多了,但是心里还是乱糟糟的,总有恐惧的感觉。他强调,等再过一段时间就出去工作,网友们的好意他心领了,他不能接受大家的捐助。

案发——全家不知所措,陷入巨大的焦虑

“嫂子不好啦,于海明把人砍死了。”8月28日中午,弟媳从昆山打来的电话,犹如晴天霹雳,陈艳玲(化名)被吓哭了,她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却发现腿软了,怎么也起不来。当天于建林在镇上办事,手机打不通,心急如焚的陈艳玲,只能骑摩托车去找丈夫。

于建林听到消息时也懵了。随后他不断给弟弟打电话,打不通,找昆山老乡打听,也没任何消息。焦急的两人骑着摩托车往家赶,陈艳玲发现丈夫全身发抖。快到家时,车掉进一个大坑里,轮轴断了,两人不知所措,蹲在路边哭。

9月14日,在陕西宁强老家的于建林。

于建林本不打算告诉母亲,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就不断有记者、律师、亲朋好友登门,根本瞒不住。为了宽慰母亲,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强调,弟弟没有错,肯定不会有事,但是老人还是感觉“没法活了”,整天哭哭啼啼。

全家人陷入了巨大的焦虑当中。于建林整天不吃不喝,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看手机,试图通过查阅资料、询问专家搞明白“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区别;陈艳玲不断给弟媳打电话询问,对方毫无头绪,只能将她的电话拉入黑名单;北京来的律师愿意免费为于海明辩护,于建林不假思索就签了合同,但陈艳玲担心“可能是圈套”,与丈夫起了争执。

陈艳玲正在读高三的大女儿搭乘村民的车去县城上学,途中在手机上看到一家媒体发了父母的视频和照片,当即哭着拉开车门跑下车,说不敢再去学校,开车的村民赶紧去追,一时间也没找到。最后,女儿给母亲打来电话,说如果不删除稿子就跳楼,陈艳玲没办法只能找村干部,希望他们出面,联系媒体。陈艳玲心里知道,女儿心细,担心父母的照片流出,遭受报复。

村里的微信群里每天都在讨论如何帮助于海明。有的人呼吁大家众筹,为他请最好的律师;有的人建议派几个人到昆山,为他们提供实质性帮助。

反转——捐款和帮助不断,特殊的关注让家人“不自在”

9月1日下午,于海明和亲人身上的焦虑终于得到解脱。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

于建林记得,那天他和妻子在从县城返家的车上,妻子把警方通报给他看,他刚开始不相信,反复确认几次才确信。“一下子天空都敞亮了”,于建林说,他一回家就把消息告诉了母亲,“她像变了一个人,早早做饭吃完,就睡了。太累了,她好几天没睡了。”

于建林和妻子原以为案件尘埃落定,一切就结束了,但是很快他们又进入另一种烦恼当中。

当天下午5点32分,一位名叫“李嘉臣”的网友发微博并配转账截图称“骑车者于海明家庭困难,已向其哥哥资助30万,供孩子看病。”随后,不断有媒体和亲朋好友追问此事,于建林不得不一次次地进行解释。后来,经证实“李嘉臣”发布的是虚假消息,其也被警方拘留10日,此事才算了结。

因为联系不上于海明,热心人从全国各地找到于海明老家,找到于建林。其中一个海南的网友,给于建林打了七八次电话,称只要于海明愿意,可以高薪聘请他去海南工作,并免费帮助他儿子治病。刚开始,于建林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总要给他解释很久,最后只有不接电话。

还有一些机构想给于海明家捐款,于建林拒绝了一波又一波。9月14日,记者在于建林家采访刚好遇到一个声称代表某行业交流会所前来捐款的人。他称自己从西安过来,带着全国会员的心意,一定要把33000元现金捐给于海明的母亲和其生病的孩子。

9月14日,在陕西宁强老家的于建林。

于建林不收,捐款者也不肯走,还请来村干部帮忙劝说。两方相持了半个小时左右,于建林和妻子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为难,接连叹气。最后,于建林不得不给昆山的弟媳打电话,让其拒绝对方。

除了“捐款”,于建林发现“于海明”这个名字已经有一种“特殊魔力”。于建林告诉,在女儿的课堂上,只要老师一提到“昆山反杀案”,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向女儿。

有一次陈艳玲在超市买东西,一位村民给周围的人介绍她是于海明的嫂子,突然所有客人都把目光转向她。她感觉到有些不自在,从此在路上有人问她是不是于海明嫂子,她总说不是。

打工——高中时选择辍学,下过煤矿,做过厨师

于海明和于建林出生在嘉陵江边的一个小山村,从宁强县城出发,需要驶过很长一段蜿蜒的山路才能到达村里。宁强县宣传资料称,这里位于陕西省西南隅,北依秦岭,南枕巴山,是汉江的发源地,素有“三千里汉江第一城”的美誉。

1977年出生的于海明算是村里较早外出打工的人。于建林印象中,于家三姐弟中,弟弟于海明学习成绩最好,最有可能通过读书走出大山,但是他还是选择高中辍学,提早外出打工。

有媒体将于海明外出打工归因于家庭贫困,于建林向红星新闻否认了这一点。因为于父是县里最早开办乡镇企业的人,所以于家的生活条件比周围人好一些,他们是村里第一家有黑白电视机和摩托车的。后来,工厂倒闭,于家和周围村民的差距才慢慢缩小。“那时候很多小孩有过饿肚子的经历,但我们从来没有。”于建林说。

9月14日,于建林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

于建林回忆,学生时代,于海明人缘好,爱帮助人。有一次,他在学校看到一位衣服破烂的同学,第二天就从家里带了几件衣服送给对方。他还喜欢打篮球,中学时曾代表学校到县里参加比赛。

后来,于海明也和周围大多数同学一样,选择外出打工。他的第一站是西安,打工不久就认识了前妻并结了婚,后来生了个儿子。十多年前,因为性格不合,于海明与前妻离婚,儿子跟了前妻过,他定期支付抚养费。

于建林记得,弟弟曾经下过煤矿,后来又学过厨师,辗转多个城市,大概在2008年,他去了浙江和江苏,在那边娶了现在的妻子。

陈艳玲说,于海明夫妻最艰苦的时候是在建筑工地干活,没有公棚宿舍,他就用工地废弃的材料自己搭建铁皮房子。无论在外如何艰苦,于海明总是很少跟哥哥嫂子提起。在他们记忆里,这个弟弟每年过年总是大包小包给家人带礼物。“衣服、化妆品、好吃的,家里大大小小每人都有。”

后来,于海明还在昆山帮一位老板经营过龙虾馆,从装修到开业全由他负责,陈艳玲在筹备开业时去帮过忙。看着他每天早出晚归地奔忙,陈艳玲有些心疼,经常让他早上多睡会,她过去开门。

今年7月,因为母亲生病,于海明将其接到昆山住了一个多月,到医院检查治疗。出事前四五天,母亲才从昆山回老家。回来后,老人常在于建林和陈艳玲耳边念叨,海明在外不容易,太辛苦了。

事发前,于海明在昆城一品宴会中心负责设备维护。该饭店于2017年11月开业,是当地较高档的宴会场所。据媒体报道,该饭店的人事经理说,于海明一人负责了饭店前期开业工程筹备。

母亲与于海明住的那段时间,他工作很忙,经常半夜十一二点才回家。以前不经常喝酒的他,对母亲说,太累了,只有喝点酒麻醉一下才能很快睡着。

奔忙——儿子患癌、父亲重病去世,“这两年苦点,过去就好”

2017年应该算于海明人生中特别艰难的一年。去年,他与前妻生的儿子患淋巴癌,正在住院化疗,父亲又突然患上脊髓炎,瘫痪在床,不到两个月就去世了。

那段时间,于海明的父亲从宁强县转院到西安的医院,与孙子所在的医院距离不远。于海明一个月从江苏回西安三四次,有时昆山工作催得紧,回西安两三天又急匆匆回去。在西安时,他每天辗转两家医院,既要伺候父亲,又要照顾儿子。

于建林知道因为侄儿的病,弟弟的积蓄都被掏空了,他提出为父亲支付医疗费用,但于海明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他告诉哥哥,“你平时在家照顾父亲时间多,如果再花你的钱,心里会不踏实。”于建林执拗不过,只能在后来父亲葬礼上多出钱。

父亲入院前,于海明曾通过众筹平台给儿子筹医疗费。于建林说,当时弟弟的很多同事和朋友看他在朋友圈里转发众筹链接,都纷纷给他转钱,但是于海明有一个原则:转两三百元他会收,转一两千他则不收。“太多了,他怕还不起对方的人情。”于建林记得,后来就筹了三四万块钱。

陈艳玲去看过于海明的儿子,她说小孩得这种病很可怜,原本手术治疗后恢复得不错,没想到又有反复,再次住院治疗。陈艳玲说,因为这种病花费巨大,于海明借有外债,儿子化疗还要花钱,所以他不得不拼命工作。

以前于海明基本每个春节都会回老家过年,但是2018年的春节他没有回去。于建林知道这是弟弟压力最大的时候,除了大儿子的医疗费用,与现任妻子生的两个小孩也正是花钱的时候,还得照顾老家的母亲。“一个人扛着三个家庭的重担。”

事发之后直到9月13日,于建林才第一次和弟弟通电话。于海明称,现在腰上的伤还有点疼,脖颈、腿上的伤恢复差不多了,但是心里还是乱糟糟的,总有恐惧的感觉。

于建林向弟弟讲述很多热心人捐款和想帮助侄子治病的情况,但是弟弟仍然坚持拒绝。于海明告诉哥哥,等再过段时间,伤好了,他就外出工作,这两年可能苦一点,但是过去就好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红星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