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苏共高层惊世骇俗的淫乱与残暴

在世界历史上,斯大林是比希特勒更甚的杀人魔王之一。希特勒主要杀外族,而恶棍斯大林主要杀同胞。根据资料显示,苏共前两届政治局委员除列宁已经去世和斯大林本人之外,全部被斯大林处死或自杀;斯大林还清除掉了全体中央委员的64%;十七大代表的56%;苏共139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有89人被枪毙;红军中5位元帅中的3位、15位将军中的13位、9位海军上将中的8位、57位军长中的50位、186位师长中的154位、全部的16位陆军政治委员、28位军政治委员中的25位以及401位上校也遭清除。

1934—1939年,斯大林悍然发动的“大清洗”的暴行,共逮捕了120万苏共党员,占当时党员总数的一半,造成68万多人被杀,至少近250万人被作为政治犯处理,至于遭受株连者,则以千万计。

维娜•达维多娃(1906——1993年)是前苏联著名歌剧演员(女中音),三次斯大林奖金获得者。其《我和斯大林》回忆录是根据她口述用英文写成的,西方大约在1970年首次出版。1989年,宝文堂书店出版了维娜•达维多娃《我和斯大林》的中文版。该书的责任编辑是中国大陆著名的作家张洁,由军事科学院印刷厂印刷。本书通过她的观察和感受,叙述了斯大林和他的高级同僚们,在政治生活中争权夺利,尔虞我诈,掀起的一幕幕骇人听闻的惊涛恶浪,以及在生活上的享乐和玩弄女性的凶残手段。达维多娃虽然拥有生活上的荣华富贵,却在精神上受非人的折磨。下面是摘录的《我和斯大林》的一些片段——

当斯大林和维娜幽会时,斯大林发现一个在海滨浴场担任保卫的年轻士兵。他自豪地回答斯大林的问话:“斯大林同志,奉命来保护您,以防内外敌人。”但斯大林认为是在秘密跟踪他,勃然大怒,于是这个士兵被捕,并立即秘密处决。

斯大林是这样对维娜评价列宁的:“列宁是一个狂热的、孜孜不倦的传统的冒险主义者,不善使用手段。列宁把革命引向歧途,没有什么值得向他学习。我已经对您说过,我的世界观是在第比利斯东正教会学校形成的。”

斯大林说:“没有上帝活不了。他随时都和我们在一起。伟大的无神论者列宁一直到死都戴着母亲给他的金的贴身十字架。”“我不明白,列宁为什么找克鲁普斯卡娅这么平庸的女人作为伴侣!列宁是一位了不起的秘密工作者,他一直隐瞒地与伊涅萨•阿尔曼德,五个孩子的母亲维持暧昧的关系。”

斯大林是这样对维娜谈她的丈夫和他自己的:“我一摆脱尘世间的事情,就想你。我请求你只做我的女人!我一见到你,性情就非常激动,头痛得要裂成碎块了!是的,我凶狠,尖刻,固执,我本性难移。你不该和姆利德利泽•尤日内(维娜的丈夫)睡觉。他常在火车站搞下贱的女人,有机会我让您看看那调情的照片。”

1952年10月20日斯大林把维娜叫来,他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声,浓稠的口水流到了枕头上。斯大林对亲信秘书波斯克列贝舍夫说“你转告……马林科夫和赫鲁晓夫,把她……婊子达维多娃……最该死……”奄奄一息的斯大林令人恐怖地呼哧着继续说,“交给拉夫连季……要让维娜•达维多娃破相,然后……把她扔进兽笼子喂恶狼。……要知道,波斯克列贝舍夫,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漂亮妻子的,她在克里姆林宫的兵营里被一伙人强奸了以后你就是这样处置她的……行动是由萨尔基索夫和卡布洛夫指挥的……。也要把他们处死……答应我……,你这件事……”斯大林再也说不出话来。幸运的是,他又一次中风了。

波斯克列贝舍夫没有照他的话办,他对维娜说:“我毫不怜悯地把许多人扔进了监狱,薇萝奇卡。斯大林的话对我说永远是最高的法律。谁也不知道我们的谈话。他最后的几句话我至死不会说的。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天。斯大林永远丧失了一个人应有的品性。您答应我全心全意做您最忠实的朋友吗?维娜,搬到我这里来住吧,也许那时您就安宁了……”

斯大林是这样对维娜描述几乎和他每晚吃喝的人民委员的:“如果让这帮坏家伙得了势,开了闸门,他们二话没说就会在这刚吃喝过的房间的地板上把您给强奸。要善于遏制这群畜生。”

“真心告诉你吧,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我身边的人都是无情无义的东西,他们踩在我背上谋求各自的享乐。办不到!我要亲自想办法整治他们,可不是随随便便,而是艺术地在贝多芬的音乐伴奏下整他们。”

谢尔盖•米罗诺维奇•基洛夫是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会书记,列宁格勒州委书记。虽然有很多证据指控斯大林才是暗杀基洛夫的主谋,但基洛夫死后在苏联一直以正面形象出现,甚至还为他拍了电影《伟大的公民》。这是中国1950年代上映的红色影片之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基洛夫的声望在不断上升,遭到斯大林的嫉恨。斯大林大肃反的导火线即是他暗杀基洛夫。在基洛夫死前不久,他是这样对维娜评论斯大林的:“他这个人很坏、残酷、狂傲、狠毒、爱报复、心胸极为狭窄。暂时我们不得不韬晦,但迟早要收拾他,撤掉他的一切职务。”

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加里宁是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二战之后苏联占领的一个德国城市改名为加里宁格勒。斯大林是这样对维娜评价著名的加里宁的:“您马上就会见到一个老混蛋,高级应声虫。他老早就胡子一大把了,对那些胡闹的事,我们与人为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老东西一时也离不开女人。”

格里高利•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昵称“谢尔盖”,斯大林的同乡和早期战友,重工业人民委员。奥尔忠尼启则自杀后当局公布他因心脏麻痹而逝世。在鉴定上签名的共有4名医生,后来有3人被处决,1人下落不明。按照维娜听到的说法,奥尔忠尼启则在烤箱中留下了一个字条:“这个人丧尽天良。列宁死的不是时候。要是不撤掉斯大林,俄国就要灭亡,他会把俄国淹没在血海中。”维娜还回忆到:有人告诉我,这位“重工业人民委员”谢尔盖同志在北高加索、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烧杀劫掠。在他土匪般的劫掠后,留下的是烧毁的房屋、嚎哭的鳏夫寡妇和饥饿不幸的孤儿。

格奥尔基•马克西米连诺维奇•马林科夫在斯大林死后曾于1953年3月成为中央书记处排名第一的书记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政府首脑),是斯大林之后第一位苏联领导人(接班人)。1955年2月被迫辞去部长会议主席一职,但是仍然留在政治局中,任部长会议副主席及电力部长。早在1935年,斯大林未来的接班人马林科夫就对维娜说:“斯大林同志当真垂爱于一个女歌手、小个子并不漂亮的兹拉托戈罗娃,她去过他那儿三次。有时候他也叫列佩申斯卡娅去,可是上星期巴尔索娃也去过那里。你还想保持对这个小胡子丑八怪的忠贞吗?”

马林科夫是这样吐露心声的:“我根据自己的经验坚信,如果你不把别人踩死,别人就会把你踩死并让你永世也不得翻身。希望您谅解我的真诚。我渴求掌权并一定能达到目的。”在卫国战争开始时,维娜在马林科夫办公室听到这样一个电话,是马林科夫打给克格勃的:“最高统帅命令你们立即释放罗科索夫斯基、巴托夫、马林诺夫斯基、戈尔巴托夫、万尼科夫。12小时之后他们应来最高统帅部报到。”如果德国晚些天入侵苏联,这些将军们就会被当成外国间谍枪决了。

1937年底,斯大林任命赫鲁晓夫为乌克兰第一书记。后担任莫斯科党委书记,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及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政府首脑)等重要职务。是马林科夫下台后的苏联领导人。

赫鲁晓夫告诉斯大林:“找到一个人,他同意去设法刺杀托洛斯基。他要的报酬是终生以美元支付有保障的退休金。”斯大林高兴了:“办成这件事,赫鲁晓夫同志,我授你列宁勋章。您要争取灭口,想一想,事后要把杀托洛斯基的凶手、他的儿子和妻子都杀掉。这样的孬种没有权力活在世上。”

列宁死后,季诺维耶夫和托洛斯基、斯大林、布哈林、加米涅夫、李可夫并列为主要的六名领导人。季诺维也夫也喜欢维娜:“可爱的姑娘,让我们再见面吧。向上帝保证,我不会纠缠你。我知道一些富丽堂皇的地方,你去了绝不会后悔,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

斯大林亲自审问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还把维娜带去。在卢比安卡(克格勃总部)斯大林说:“同志们,我们到这里来不是寻开心,我们还没有挣出饭钱来呢。”斯大林漫步走到他恨之入骨的被审问者跟前。季诺维也夫从椅子上下来跪在地上:“斯大林同志!饶了我吧!我挨够了打了!求求您,宽恕我吧!”

当季诺维也夫承认准备搞政变夺权,斯大林不能自我控制了,他扑向季诺维也夫,在保镖帕乌克尔帮助下把季诺维也夫从椅子上拖下来,两个人开始用皮靴踹他。“我没忘斯大林唾沫星子乱飞。他吼道:‘你这个狗东西和加米涅夫一起在1917年的10月10日和16日蓄意投票反对武装起义。’”

斯大林一次和维娜提到他流放时结识的当地姑娘帕莎和他没有承认的儿子。斯大林离开后再没回过信,甚至在帕莎死后,把儿子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信也撕了。一次是因为斯大林这个儿子被无辜关进了监狱,使他做了噩梦。维娜问他:“您可怜帕莎和儿子吗?”斯大林把凶狠的目光投向维娜:“不要怜悯死人。”……

根据维娜•达维多娃的回忆录,斯大林及其身边的苏共高层,就是这样一群空前的淫乱与残暴的人,尔虞我诈,人面兽心。但是,斯大林又用什么方法与手段将之维系在一起的呢?就是用“官职等级名录制度”和“钱袋制度”的方法,用大搞体制腐败的手段,结成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既得利益集团。

“列宁和斯大林的战友”米哈伊洛维奇•莫洛托夫,曾担任过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苏联外长等要职。莫洛托夫生前,与苏联作家丘耶夫有过140次谈话。这些谈话,披露了许多苏联高层政治秘辛。

譬如,关于斯大林时代的“干部工资”问题,莫洛托夫说道:“我们当然有工资。您瞧,到我们这一级就特殊了,一切由国家包了,还可拿工资。实际上国家什么都包了。我现在无法准确说出给我多少工资,因为变了好几次。而且战后根据斯大林的倡议,采用了红包制。用这种封着的小包给军事和党的领导人送钱,很多的钱。当然,这是不完全正确的。数目不仅太大,而且过份。我对此不否认,因为没有权利提任何反对意见。”

所谓“到我们这一级就特殊了”,指的是斯大林一手打造的“官职等级名录制度”。按该制度,只要能够成为“名录”中相应等级中的一员,即能享受相应等级的特权生活。进入“名录”的官员,实际上构成了苏联干部群体的核心。

“官职等级名录制度”内部又分为三个不同的层级。第一号官职等级名录中,大约有3500个职位,包括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各局首长,托拉斯、辛迪加的领导人,大工业企业领导人等;第二号官职等级名录,包括各部、局的副职以及其他相当职务;第三号官职等级名录,则是地方上的领导干部。

不同的层级,享受不同的特权生活,如免费占有别墅、占有专车、免费休疗养、各种商品免费特供、子女免费特教培养等等。较典型的例子,如“伟大的无产阶级作家”高尔基,在他那金碧辉煌的别墅里,有四五十人为他服务;再如,莫洛托夫的大别墅里,连打碎的餐盘,凭碎片即可任意向国家免费置换新的。只要进入“名录”,“一切由国家包了”。

所谓“红包制”,又称“钱袋制度”,简言之,即在正规工资之外,每月用大信封秘密向领导人发放巨额钱款。信封内钱数的多少取决于职务的高低,一般相当于公开工资的1-2倍。此乃斯大林时期体制腐败登峰造极的标志。

人为制造体制腐败的同时,另一方面,斯大林又用各种手段,“把名列官职等级名录的高级干部置于自己严密控制之下,使他们很难利用自己的权力来谋求‘私有化’财产”。也就是说,列身“名录”中的高级干部们,若想维持他们奢侈的特权生活,除了死心塌地地效忠斯大林之外,再无别途。

高干们一方面承受着斯大林的高压秘密政治带来的恐怖;一方面又享受着斯大林赐予他们的特权生活,且时刻担忧此种特权会因斯大林一念之不爽而消失。此种控制手段,颇具创意,但也实在奇葩。

及至赫鲁晓夫上台,先是大降干部工资,继而取消“钱袋制度”,即已注定其不能被“官职等级名录制度”内的高级干部们所容忍。由该“名录”发展起来的苏联特权阶层,据苏联史学界估计,约有70万人,加上家属,大约为300万人,即占当时全国人口的1.5%。这些人,不但主导了赫鲁晓夫的下台及勃列日涅夫的统治,而且深刻左右了苏联崩溃的节奏与方向。……

这种利益集团具有一定的生命力,大概有几十年的寿命。在极端腐化堕落中,也许在某一个早晨,突然就会彻底垮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