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华尔街日报:美中关系逐渐迈向新冷战时代

针对白宫所称的中共多年来肆无忌惮的经济侵略行为,特朗普政府正在从容不迫地予以反击,从军事、政治、经济上瞄准北京,并暗示美中关系有可能进入一个更冷淡的新时代。

在特朗普上台后的前18个月里,两国关系主要围绕如何约束朝鲜以及如何再平衡贸易的谈判展开。这些高调行动掩饰了白宫为采取更强硬的对华立场所做的筹备工作。现在,随着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协助作用减弱,同时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停滞,美国的战略开始浮出水面。

对美国白宫高级官员和其他政府官员的采访明确了一点:美国最近看似新冷战行动的连环出击并没有违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宗旨。这些行动恰恰正是特朗普政府想要看到的。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与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一个多边峰会上的会晤将引人关注。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上周在关于美中关系的演讲中猛烈抨击中共,他说:“美国已对中共采取新策略,向中共释放信号:本届总统不会退缩。”

上周三,美国财政部公布了针对中国的新规,将收紧对外国在美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同一天,司法部表示,已将一名在比利时被捕的中共情报人员引渡到美国,此人将面临密谋从GE Aviation和其他公司窃取商业秘密的指控。这是美国检方首次公开指认某位被拘人员为中共情报官员。

美国能源部上周四宣布收紧对华核技术出口的管控。政府最近还批准了司法部强制两家中共官方媒体机构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的指令。

分析人士称,美国对华战略朝着更具对抗性的方向转变,速度之快令很多中国官员感到意外,中国政府疲于稳定两国关系,美国政府则在添乱。

南京大学中美关系和国际安全专家朱锋称,美国变得越来越强硬,与中共全面对抗。他还说,中国政府应保持冷静的头脑,因为新冷战符合中国的利益吗?答案是否定的。

这些举措表明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出现重大转变,1979年双方建交以来美方一直保持着对华“建设性接触”战略,希望通过这一战略逐步推动中国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开放。

2017年4月6日,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出席美国总统特朗普及第一夫人Melania Trump在海湖庄园举行的一场晚宴。

在这一战略变化背后,是有观点认为,中国自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已经调转航向,开始重新集中政治和经济管控,习近平承诺将中国建设成一个世界强国。

去年12月份美国出炉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将中共、朝鲜、伊朗和圣战恐怖组织共同列为美国的最大威胁,已经预示了美国的对华策略将更加激进。当时,这一策略与特朗普个人的外交风格形成对照。

特朗普在上任之初曾向习近平示好,大谈他在就任之前收到的一张贺卡,2017年春天两人还曾在海湖庄园招待晚宴上共享“最美的一块巧克力蛋糕”。他没有兑现竞选总统时宣称将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诺言,称不希望在面对朝鲜威胁之际破坏与一个潜在盟友的关系。

自那之后,白宫顾问团队不断调整,其对华态度变得更加强硬。并且特朗普也意识到,他带有争议的个人魅力攻势,包括挽救中兴通讯(ZTE Corp.)等举措,并未带来足够多的回报。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描述说,尽管特朗普与习近平曾多次通话、互致信函,还有几次会面,但之后中方的反应不冷不热,这样的失望越积越多,最终惹恼了特朗普。

美国官员称,由于中共购买俄罗斯苏-35喷气式战斗机以及与S-400防控导弹系统相关的设备,美国上个月决定对中国一个军方机构及其负责人实施制裁,中共因此大怒。

中共对此做出的回应包括,向美国驻华大使提出严正交涉,召回计划访问华盛顿的海军司令,同时拒绝一艘美国军舰停靠香港的申请。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最近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演讲时表示,美国越来越担忧中共将寻求全球霸权,这是一个严重的战略误判。

9月,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联大的一场简报会上讲话。

美国一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只有达成贸易协定,这种局面才会结束;习近平开始关注这些并发现特朗普正在践行他的诺言,他意识到必须采取行动了。

深刻教训

特朗普和习近平11月份的会面可能有助于缓解贸易紧张,但美国新立场软化前景似乎渺茫。美国政界对中共的看法正普遍恶化,包括那些长期以来主张加强美中关系的团体。

例如,美国商界的很多人曾支持与中国“共同发展”的政策,希望该政策能为美国公司开启进入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大门。但这种乐观情绪已转变成了不信任感,主要是针对中共获取美国技术的野心。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已批评中共从美国企业窃取知识产权,包括发布一份严厉批评中国政府制定的“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报告,该政策旨在将中国打造成全球制造业的领军者。

在五角大楼,军方高层历来寻求与中共军方建立一种能够不受政治情绪波动影响的关系。即便美国国防部高官也表示他们已经达到自身限度。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Joe Dunford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一同出席去年在北京举行的一个仪式。

美方通过展示自身实力来建立美中军事关系的努力被中共加以利用。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Joe Dunford上将去年曾为促成美中两国建立一个正式的军事沟通机制访问北京,之后他对这一点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当时一位助手放在酒店房间的平板电脑被人篡改,这动摇了美国军方对与中共往来的固有看法。

本月,在一艘中共驱逐舰在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拦截一艘美国海军舰艇之后,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的北京之行被取消。这趟行程此前已因相关方面无法就此行目标达成一致而遭到拖延。

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曾摆出与中共相对抗的姿态,称其为对手。

2015年7月,特朗普在南卡罗莱纳州布拉夫顿的一场竞选集会上表示:“我可以打败从中国来的人——我可以赢过中共。如果够聪明,你可以赢过中共。但我们的人不明所以。我们为中共领导人举办国宴。我说过,‘你们为什么为他们举办国宴?他们搞得我们支离破碎。不如带他们去吃麦当劳,然后再回到谈判桌前。’说真的,真是这样。”

这种观点在其选民中颇受欢迎。根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4月的一项调查,自称特朗普拥趸的共和党人当中,仅有4%认为中共是美国的盟友,有86%把中共视为对手。

特朗普政府就职后不久就考虑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但后来注意力被分散了:朝鲜在特朗普上任百日内五次试射导弹并测试了火箭发动机。美国不仅与中共还与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爆发了贸易争端。

早期也有人呼吁对北京采取更温和的态度。时任艾奥瓦州州长的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要求特朗普缓和一下激烈的言辞,因为中国和艾奥瓦州农户之间有大量的贸易往来。布兰斯塔德后被选为美国驻华大使。

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美国大选后曾与中国主席习近平会面,回国后他表示,不应要求特朗普兑现所有的竞选承诺。基辛格向当时的候任总统转达了 中共领导人的问候。

2017年,华盛顿,美国财长姆努钦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

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帮助安排了特朗普去年的北京之行,并强调了两国关系的重要性。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特朗普和中方面前称自己能帮忙弥合两国分歧。首任国家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反对对中国加征关税。

对华强硬派占据上风

据知情人士透露,自那以来,姆努钦作为中间人作出的努力基本没有取得成效,他在对华政策方面的影响力因此下降,这也显示出与中国政府磋商的难度比此前预期的要大。科恩已经辞任,库什纳则已将重心转向其他方面。

这令对华强硬派占据上风,其中包括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据知情人士透露,凯利对中共的看法与邓福德一样,也是受到此前经历影响变得更加坚定。

在去年秋季特朗普访问北京期间,凯利曾与一名中共官员发生肢体冲突,当时这名中共官员试图接近“核足球”(nuclear football),即装着特朗普移动核导弹指挥中心的手提箱。凯利当时对同行人员称,他拒绝接受道歉,除非一名中共高级官员到华盛顿在美国国旗下表示悔悟。

2017年,白宫幕僚长凯利(中),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右)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与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同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个会议。

特朗普的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长期以来一直是对华强硬派,今年夏天他曾撰写一份报告提交特朗普,指出中共的经济侵略如何威胁到美国科技领域。他还曾向政府官员传阅《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强国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这本书。

美国新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长期以来都主张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据一名高级政府官员称,博尔顿已经让白宫首席亚洲顾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推动对中共采取更有力的政策。

波廷格此前曾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还做过《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他的观点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有所体现,该报告去年将中共与朝鲜和伊朗列入同一威胁类别中。波廷格还曾帮助监督一个研究项目,该项目详细列出中国政府使用资金影响美国智库、大学和地方政府的方式。

波廷格上个月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一个活动上表示,白宫已更新了其对华政策,明确承认两国之间的竞争关系。他说,对于美国人来说,这种竞争不可忽视。

未来美国官员预计将继续对中共施压。美国早前曾讨论惩罚那些帮助中国政府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中国称南海)扩张的私营公司,但该计划已被搁置。目前美国政府正再次评估此类制裁。

白宫官员称,料将有更多来自情报界关于中共对美国选举和网络空间影响研究的信息被解密。而美国商务部将加强出口管制,以防止美国监控技术被用来打压中国的维吾尔族穆斯林。

此外,白宫预计会在大约一个月之后公布一份美国对外援助审查报告。一名高级政府官员称,该报告矛头将指向中共,并且将至少间接地指向中共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发展倡议。

彭斯已对部分与一带一路有关的项目提出批评,称其让一些国家债台高筑。他上周发表讲话时说:“我们寻求建立一种以公平、互惠和尊重主权为基础的关系。我们已采取迅速且强有力的行动来实现这一目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