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劲曝:中共给金门战役参战相关人员喂食鸦片

中共空军上将刘亚洲(李先念女婿)在《 金门战役检讨》中披露:中共给金门战役参战船工喂食鸦片以达到不怕死的状态。但枪炮一响,鸦片效力全无。

1949年10月24日,共军28军下属三个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全军覆灭。金门战役规模不大,却影响全局,自那以后,共军再未敢染指台湾海峡。金门战役不仅保住了金门,更保住了台湾。

中共空军上将刘亚洲(李先念女婿)在《金门战役检讨——纪念我亲爱的爸爸、华东野战军二十一军老战士刘建德》中披露:

中共给参战船工喂食鸦片

现节录如下:

“民船不可靠。民心不可用。五十年前对金门作战和今天对台湾作战,都是在民情陌生地区用兵,我们面临两个敌人。当时,福建刚解放,百姓对我军恐惧。船工俱怀二心。我在金门“古宁头大战纪念馆”看到二十八军一份被缴获的文件上这样写道:“攻打金门,四大要领。船工退缩,严格督促。”粟裕要求山东派船工南下,道理正在于此。二十八军登岛作战部队奋战至最后一滴血,全部损失,却也把蒋军打得鬼哭狼嚎,高魁元战后曾愤愤地说:“山东尽老八路!”二十八军是渤海军区老底子,主要战斗员均是山东人。福建船工多用重金买来。每船三两黄金,每人三两黄金,再加鸦片。即便如此,那些船工要么藏匿不出,要么故意捣蛋。战役最激烈时,兵团从厦门重金募得一艘火轮,拟增援金门,但船主竟疯也似地把船开上沙滩搁浅。上了船的船工也怕死得要命。尽管给他们先吸了毒,仍如鼠。接近金门海滩时,枪炮如煮,他们都吓得龟缩船底舱不敢出。许多船都是由不谙水性的解放军驾驶,致使有失。我军上岛之后,金门老百姓毫不支持我军,反与我为敌。我军在古宁头村与蒋军鏖战时,国民党飞机来轰炸,村民们都聚在附近山头看热闹。村史载:每当飞机投中目标,村民都大声欢呼。”

“蒋军押解放军俘虏和伤员下战场,村民皆喊:“打!打!打!”

“我若攻台,台湾民众就是金门古宁头村民。”

战后几名国军望着共军搁浅的船只

鸦片又从何而来?

黄金古来就是硬通货,战时使用黄金并不奇怪。但军中有鸦片,而且用鸦片收买(准确说应该是毒害)船工,这就让很多今天的人们感到突兀,现在很多历史真相指中共49年前诸多行为不择手段,鸦片收买船工可为之填一个佐证。

但这鸦片又是从何而来呢?近年来已经有各方翔实资料揭示:

抗战时期,中共在延安大量种植特货(鸦片),《红太阳下的罂粟花:鸦片贸易与延安模式》一文对此有翔实数据论述。

鸦片种植不仅限于延安时期,在1993年8月黑龙江省伊春县政协出版的《伊春文史资料》第8辑中,有原东北行政委员会直属元兴商店稽查员王锡富的口述回忆,涉及到后来内战期间东北解放区的鸦片生产和交易,元兴商店的主要商品就是烟土。

王锡富原来在东北政委会辽东办事处工作,1947年5月他被分配到元兴商店,这个商店规模大,有总店与分店,业务机密,王锡富调入时并不知道工作内容。一直到报到后才被告知:

“到总店报到后才知道这个商店不是作买卖,而是经营大烟的,凡调去的同志都不愿干,争着调出。经店领导开会动员,再三说明生产大烟对支持解放战争的重大作用,大家的认识才慢慢提高……”。

王锡富回忆道:“在东北解放战争中著名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胜利后,在解放区实行土地改革,组织大生产。为支持前线,1947年东北行政委员会在临江,长白,扶松,蒙江(今靖宇)等四县大量播种罂粟,直接由元兴商店经营管理,由总店负责组织领导。总店下设4个分店,每县设1分店,当时的总店总经理由宁省公安总局秘书长孙敬之兼任……”。

“1947年播种后的大烟长势良好,翻身的农民都说‘共产党有福,八路军走运。过去种大烟从来没有像今年长的这么好’”。这里讲‘过去’有两种意思,一是在清政府和旧中国时期没有种过这么好的烟,二是伪满时代私种大烟更是提不起来。所以烟农喜气洋洋,都说‘这都是共产党带来的福气呀’。凡种大烟的村屯几乎天天要杀猪,以改善翻身后的农民生活”。

延安时期所生产鸦片的存留,还有这些1947年播种后长势良好的大烟,会不会随着大军南下,在1949年10月被用于收买金门战役中船工呢?这并不是无根据的怀疑。

1840年清政府禁烟(鸦片)导致了中英战争,被认为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在那场战争中,英军首先到达广州,然后主力部队沿海北上,第一站就是与金门隔海相望的厦门,英军与厦门守军短暂交火后,将《巴麦尊子爵致中国皇帝钦命宰相书》,留在厦门沙滩上,继续北上。

时隔100多年后,1949年中国又走到了历史的转折点。金门之战后来被证明成了扭转局势的关键,而就在这样的关键转折点上,在这个同样的海域滩头,鸦片又扮演了一个奇怪角色。

中共让船工吸食鸦片达到不怕死的状态,可谓害人害己,还赖“船主竟疯也似地把船开上沙滩搁浅”,看看哪些吸食毒品大麻的人开车的样子,就可推测哪些被迫吸食鸦片的船工开船的状态。

中共除了对军人洗脑劫魂外,中共既然能给船工喂食鸦片,会不会也给士兵战前也喂食鸦片?将来也许会解开这一迷团。

押运被俘共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李广松编辑整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