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美交锋之际 以色列为何成中共新宠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本周访问以色列,签下技术和科学领域的重要协议,引发关注。有舆论指,在美欧收紧审查中国投资高科技领域后,中共正寻求将以色列作为获得高科技的后门。而这在以色列国内已引发安全隐患担忧。

王岐山的这次访问被媒体定调为是18年以来中共对以色列的最高级别访问。同样受到关注的是,他还带了多位部长和副部长以及一个大型商业代表团,包括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

从双方在24日所签署的协议来看,王岐山的这次访问聚焦以色列的高科技和创新。他称赞以色列在电子资讯科技、现代医学等技术范畴的领导地位。

此外,今年5月的“中以物联网与人工智能论坛”,8月的“中以创新峰会”、10月的“中以创新合作联委会第四次会议”等科技会议的频繁召开也凸显中共对以色列高科技的重视。

那么,中美交锋之际,为何地处中东的小国以色列成了香饽饽?吸引外国投资本来是件好事,而为何中共的投资却在以色列国内引发争议?以色列媒体此前做了一个长篇调查报导,披露中共在以色列获取商业机密的种种方式,以及对以色列的渗透手段,有力说明了以色列人对中以合作感到担忧的原因。

以色列为何具有吸引力?

“如果你到中东寻找石油,那你不用在以色列停留,但若你寻找的是智慧,那么你无须继续前行。”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这样形容以色列的人才资源。

位于中东的以色列,有一半以上的国土被广袤无垠的内盖夫沙漠覆盖。而在沙漠以外,高原、山地又占去了大量面积。因对资源的依赖性较小,高科技产业成了以色列的选择。其利用特有的滴灌技术将大片沙漠变成绿洲,不仅解决了自身粮食问题,还能出口水果、蔬菜等。

以色列以其人才资本、颠覆性技术、世界级企业而闻名全球市场。其在军事、科技、电子、通讯、软体开发和航空等领域具有先进的技术水平。以色列的电子监控系统和无人飞机与美国有深度的技术交换,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很高的口碑。

图为以色列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Niv/Wikimedia commons)

世界上最早出现的即时通讯软体之一 ICQ,就是1996年诞生于以色列的 Mirabilis公司。

中共官媒新华社盛赞以色列是“初创国度”,在研发创新上具有显著核心竞争力。高科技领域的初创公司数量超过6千家。

隶属于中共商务部的“走出去公共服务平台”的网上文章说,以色列被视为“硅谷二号”、“创业的国度”。作为全球创新中心,以色列吸引了超过300多家知名跨国公司在以设立研发中心,包括英特尔、谷歌、苹果、微软等。

中共军事曾从以色列获得军事技术

以色列的研发产业中最知名的就是军事科技产业,而这也是中共最重视的领域之一。在1992年正式建交之前,中以之间就建立了军事关系。《南华早报》称,自从1980年代,中共军队就花数十亿美元获取以色列的武器和技术,来制造战斗机、导弹、卫星和潜艇等。

国际新闻社“Inter Press Service”称,中国的YF-12A, YJ-62和YJ-92巡航导弹,HQ-9/FT-2000地空导弹,以及无人机的开发,均离不开以色列的军事技术。

国际知名市场研究和分析及企业增长咨询公司Frost& Sullivan在2003年所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指出,中共在军工发展上自身存在很多问题,如质量控制查,技术整合不一致,武器开发周期长等,若靠自身发展,要想拉近与美国的距离,还要走很长的路。而以色列对中共转让的敏感技术已经落实到了具体的,先进的武器项目,适度提高了中共整体的军事能力,包括制造下一代战斗机。

报告还披露了中共歼10战斗机的由来。报告说,在过去的40年里,美以建立了非常密切的伙伴关系。以色列空军几乎完全配备了美国战斗机。以色列在1980年代有一个叫狮式战斗机(IAI Lavi)的项目,在美国公司的帮助下,他们开发了一个和美国的F-16很相似的战斗机。由于对美国的F-16C和 F-18C构成竞争威胁,因此以色列不得不在1987年放弃了该项目。

图为狮式原型机侧面。(Bukvoed/Wikimedia commons)

但在1990年代,中共从以色列那里获得了有关狮式战斗机的军事机密,于是生产了和该机非常相似的歼10。Frost& Sullivan评估报告还具体列出了歼10的哪些系统来自以色列的狮式战斗机。

除了歼10外,中共的霹雳-8空空导弹也被指是以色列“怪蛇-3”(Rafael Python3)的仿制品。“怪蛇-3”是1980年代全球最先进的空空导弹之一。

Frost& Sullivan指出,以色列的技术转移,使得中共大大加强了中国的工业能力。并为中方节省了数百万研发工时。

美国曾力阻以对中的军售

《纽约时报》报导,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在1993年提交给参议院的一份书面评估指出,中共十多年来一直从以色列获得先进的军事技术,用于开发喷气式战斗机,空对空导弹和坦克等。美国情报专家日益担心,中共正在寻求利用以色列获得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拒绝向北京出售的先进军事技术。

情报界还担心,中共获得先进的军事技术后,再将其出口到巴基斯坦、伊朗和其它国家。这对西方国家防止危险武器的扩散构成重大挑战。

2000年,在美国的要求下,以色列取消了向中共出售“费尔康”预警雷达的交易。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说,2004年,小布什政府要求以色列放弃为以色列在1994年出售给中共的“哈比”导弹系统升级。美国官员称,以色列的做法将带来安全隐患,并说导弹系统含有美国技术。以色列官员当时拒绝美方的警告。

于是,美国暂停了以色列参与联合攻击战斗机(JSF)项目,这个项目最终促成了美国知名的F-35隐形战斗机。美国当时还要求时任以色列国防部长Amos Yaron辞职。虽然几个月后以色列能够重返JSF项目,但其为此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国防部必须建立一个部门监督国防出口;国防部长Yaron也已经辞职。

图为美国的F-35闪电II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说,美以两国的军事关系包括军事演习、情报分享,以及38亿美元的美国军事援助。因此,美国在限制以色列对中共军售上仍占有强势。

在了解以色列的科技价值以及以色列的军事技术对中共发展军工的重要作用后,也就不难理解中共为何在从美欧国家获取技术受挫后,转向拥抱以色列。

中共对以色列的网络攻击

中美贸易战自今年7月开打后,以色列新闻Ynetnews在7月底发表长篇调查报导,披露对以色列网络传播疾病的操手不是伊朗而是更大的玩家。而这个玩家要比伊朗更危险。

报导说,几个月前,具有丰富情报背景的以色列高级官员Ophir在离职去做一名私人网络安全专家后,又被以色列情报机构叫了回来。Ophir的任务是和他的专家团队检查以色列管理机构的计算机基础设施和服务器的安全,找出可能被常规网络安全团队忽视的漏洞和问题。

该调查团队由以色列的一个政府情报和信息保护机构的成员组成。他们一直以为,以色列所遭受的网络袭击的直接嫌疑人是伊朗。但这次的调查结果出来后,Ophir惊呆了。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定是出错了,数据一定是出错了。他们又去检查了一次,结果一切都是正确的。” Ophir说,检查这份报告的其他专家也得出类似结论,那就是,执行这些复杂攻击的并不是伊朗,而是中共和俄罗斯。

“我在网络防御方面做了很多年了,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事情。” Ophir说,“许多计算机受到感染,包括学校,医院,内政部,国家基础设施等处的计算机,都感染上了恶意软件及其子系列,这些恶意软件在操作上和形式上非常复杂。”

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一些恶意软件已经被植入了以色列的中央计算机系统。消息人士说,执行攻击的实体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和人力。这绝不是某人的爱好,也不是两个,三个或四个团体发动这些攻击。这是“一个国家在投资它所拥有的一切来执行这些攻击。”

以色列情报界最神秘的部门之一,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的一位前官员说, Shin Bet今天正面临更大的挑战,这些挑战就是中俄。最近一些年来,他们正试图用不同的方式攻击以色列,和他们针对西方国家的手段类似。

特拉维夫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网络研究讲师和协调员Nimrod Kozlovskishuo说,中俄现在使用的传统情报的替代方式是用一个中国公司制造的听力设备。这种设备被称作“后门”或“逻辑炸弹”,可被植入通信设备内。因为它是这些设备的一部分,因此很难被发现。以色列高级官员的电话上就可以被植入这种装置。

这种间谍对以色列构成威胁,以色列一家私营公司的前安全官员解释说,这是因为以色列国防建设的大部分活动都是外包给开发机密系统的私营公司。

黑客可以瞄准那些外包公司的物流或营销人员或者是不在前线的学术人员和高科技员工,而这些人往往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被攻击的对象。

《耶路撒冷邮报》称,中共的间谍活动主要是以网络战的形式展开,由中共军队情报部门的数十万黑客大军实施。目的是为中共政府从西方国政府、公司和研究机构盗窃信息、技术诀窍和科技。

“中共情报机构的手段在西方被称为‘吸尘器’,吸入所有的东西,然后将其整理出来,”霍隆技术学院(Hol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网络系主任、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的前官员Harel Menashri说,以色列也是中共瞄准的对象,因为以色列拥有先进的高科技以及与美欧的密切关系。

报导说,尽管以色列拥有先进的网络防御能力,但其并未免疫于中共的黑客行为。

中共黑客曾经侵入以色列三家顶尖国防承包商的公司网络,窃取以国最先进武器系统的机密。这三家遭攻击的公司分别是埃利斯拉集团(Elisra)和以色列政府拥有的以色列航天工业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和拉斐尔先进防御系统公司(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s)。

根据电脑系统保密防护公司CyberESI交给BBC的一份报告,攻击发生在2011年至2012年之间。CyberESI的报告说,黑客窃取了以色列“箭3”导弹、无人飞机以及弹道火箭等方面的数据。黑客的另一个目标是盗窃“铁穹导弹防御系统”(Iron Dome Missile Shield)的数据。这是一套全天候、机动型防空系统,可实现对来袭火箭弹的自动探测,并发射导弹在空中拦截目标。

图为铁穹系统在云柱行动进行拦截。(Israel Defense Forces and Nehemiya Gershoni/Wikimedia commons)

以色列的问题是对中共间谍的公共意识认识不足,机密文件很容易被具有不良动机的人弄到。近期,以色列安全官员对一个机密设施处进行了调查,检查是否信息会通过社交媒体被泄漏。安全官员们用假身份登陆网络,在短时间内就设法获取了相关的机密信息。

Begin-Sadat战略研究中心的Roie Yellinek试图通过建立一个特别论坛来提高人们对中共威胁的认识。

在过去的几年里,在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的指导下,以色列的公司已开始实施各种应对中共间谍活动的措施。Shin Bet阻止一家大的中国电话公司参与为以色列通信系统提供基础设施的招标。

在印度总理使用了一家中国公司提供的服务器被发现感染了复杂的病毒之后,一些以色列安全公司已禁止其员工使用中国手机。种植这些病毒背后的黑手对外交,经济和政治机密等方面都感兴趣。

为了更好应对这些新挑战,Shin Bet的反间谍部门开始从过去认为不必要的各个领域招聘人力资源:经济学家,计算机工程师,高科技员工,简而言之,所有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新威胁的专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