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周期说”失灵 上海职业炒房客陷入焦虑

小路是上海一名职业炒房客,一年多前他辞掉了银行放贷员的工作,在经历两个惨淡的“金九银十”后,他越来越慌了,“说实话我想找回银行的工作,或者能去财富机构也行”。

辞职炒房在小路的“炒房圈”里一度很流行。“当你通过买房瞬间赚了几百万后,怎么还会干得了每个月几千块钱的工作?”小路耸了耸肩。

但其实,炒房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甚至会耗尽精力消磨心志。在这个过程中要办尽可能多的信用卡循环套现,要琢磨各种信贷融资手段来加杠杆,还要动员起周围一切可以利用的亲朋好友关系来获取所需“房票”,在楼市虚火消退的时候,还要通过多踩盘来发掘笋盘,更重要的是要保证月供不断,还要通过放租、抵押来达到以房养房……

这是小路所在炒房圈的常规运行模式,不少年轻人接触之后感受到“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们是楼市坚定的看多派,房价上涨的时候要买,房价微降的时候要抄底。

中国房地产发展的历史并不长,过去十几年的经验告诉他们,一线城市大概两三年就会有一个周期,每轮都能升值至少30%-50%,等待越久涨得越多。

但小路最近焦虑得有点难受。“晚上常常睡不着觉,白天也不想去研究房子了。”

小路的房产集中在上海、深圳和重庆,深圳与重庆的房子是和朋友合力拿下的。据他观察,炒房圈里上海和深圳的投资客如今最为痛苦。

“如果还相信‘周期说’,那么最晚到2018年年底,上海和深圳应该会掀起新的行情,但现在看来还是一潭死水。”小路说,痛苦来源于预期的基础被打破了,未来毫无方向感。

正在摧毁小路信心的是,上海刚刚经历了又一个惨淡的“金九银十”。

2017年的“金九银十”,上海全市普通商品房的销量是6943套,达到5年来最低值,同比下降超过50个百分点。

根据易居研究院统计,2018年9月上海新房成交面积甚至同比再降三成;2018年10月前三周,在供应量明显多于去年同期的情况下,根据链家统计,全市新建商品房仅成交了2452套。

2018年春节后至今的二手房市场,则一直在月成交1.3万套—1.6万套之间徘徊,上海中原喊出了“中介正在排队等死”,宣布降薪和减少福利待遇。

量跌价跌——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9月70城住宅售价变动情况统计,上海在“金九银十”之际,出现了新房和二手房价格齐跌的情况,房租价格也同时回落。其中,新房平均价格微跌0.1%,二手房平均价格微跌0.2%。

“深圳的情况甚至更差,本来我们以为今年深圳会有小幅回暖的。”对于小路这样的个体炒房客来说,楼市没有大涨就意味着亏损,微跌带来的压力更是巨大的。

“弃房断供这些事对于我来说,现阶段是不可能的,我身边也没有朋友会这样,辞职前我就赚到过钱,最坏的情况是再输进去,但没有利好的坚守最折磨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依然下足了决心,没有炒房客愿意相信房产投资会失败。

小路说,现在他想通了两件事,一是炒房是没有模式的,本质是眼光和机遇的结合;二是如果“周期”会被打破或因政策而不断拉长,炒房就失去了意义。“谁都能说出未来房价一定会涨这样的话,问题是多久才涨?能把控住节奏吗?”

现在,他想回到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岗位,同时继续照看着自己的房产,也幻想有一天又能伺机而动。

(文中人物使用了化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界面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