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金庸受名门民国教育熏陶 晚年变节与中共合作挨批 早年批评暗讽中共是邪教

10月30日,94岁的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在香港去世。金庸受到家庭名门望族的熏陶和民国传统文化教育,也由于中国人向往狭义故事,金庸写的武侠小说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金庸的父亲惨遭中共杀害,但金庸在自传中表示他没有仇恨。金庸早年小说暗讽中共是邪教,曾多次批评中共,希望看见中共垮台。但在邓小平的所谓改革开放后,受邓小平延揽,担任中国大陆学院院长,并出任中共国家作协名誉副主席至去世。金庸因出台否决香港普选方案,港人激愤抗议。六四大屠杀10年后,金庸还赞扬中共的社会主义,引发争议。

金庸出身书香门第;作品读者超3亿

金庸,原名查良镛,于1924年3月10日出生,是浙江海宁人,其家为时代书香门第,名门望族,家族中名人辈出。金庸1940年代后期移居香港,在左派《大公报》香港分社工作。

金庸曾给自己14部中、长篇小说写过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横批“越女剑”,分别为《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白马啸西风》《鹿鼎记》《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龙记》《碧血剑》《鸳鸯刀》的第一个字,而横批则为书名《越女剑》,在金庸迷中广为流传。

据不完全统计,金庸有超过3亿读者,不过陆媒报导称,金庸生前曾后悔当初选择写小说而不是搞学术研究。他说,〝写小说,娱乐的是别人,对自己却没有什么好处。〞

1959年金庸和太太朱玫创办了《明报》,1989年宣布辞去《明报》社长一职,1993年宣布辞任董事局主席,同年将《明报》集团售予于品海。

于品海为中资代表,是中共大外宣媒体《多维网》和《香港01》的老板。

1972年,金庸在《明报》宣布封笔后,慢慢地涉入政治。1973年春,金庸应中华民国政府邀请前往台湾,并与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会面。

金庸父亲惨遭杀害;他表示不痛恨

金庸父亲查枢卿,在中共篡政初期的〝镇反〞运动中惨遭杀害。中共1949年10月建政,1950年初就发动了“镇反”运动。当年,中共将查良镛的父亲查枢卿作为大地主进行批斗,并将其批斗后枪决。

除两间老屋外,查枢卿的全部家产被没收。查良镛的继母为了抚养几个子女,想要卖掉老屋维持生计,但被中共扣上“地主婆要反攻倒算”的帽子,并遭到公审和斗争,被毒打三天三夜。

查良镛当时因为身在香港而逃过这次劫难。

1981年7月,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邓小平接见金庸。期间邓小平主动提及查枢卿被处决之事,向金庸道歉。金庸点头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2000年年初,金庸在其自传体散文《月云》中写道:"从山东来的军队打进了宜官的家乡,宜官的爸爸被判定是地主,欺压农民,处了死刑。宜官在香港哭了三天三晚,伤心了大半年,但他没有痛恨杀了他爸爸的军队。因为全中国处死的地主有上千上万,这是天翻地覆的大变。

王五四评论员文章称,"创造了无数大侠形象的人,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依然真实的像个历史洪流中的小人物,自欺而懦弱。”

金庸六四大屠杀10年后赞扬中共的社会主义,引发争议

以金庸为笔名的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30日离世。(中央社)

成名的查良镛成为中共统战、拉拢的一个重点对象。1995年,查良镛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

1999年3月,查良镛又被大陆浙江大学聘为教授,并兼任浙大人文学院院长。

1999年10月,在浙大举行“新闻业机制改革与管理会议”时,查良镛发表了《两种社会中的新闻工作》的演讲,批评美国的资本主义,赞扬中共的社会主义,引发争议。

查良镛的演讲当时受到不少批评与非议。香港《苹果日报》、《争鸣》杂志等纷纷批评查良镛的言论,认为他给中共唱赞歌“昏庸”,他是“给专制者按摩的弄臣”等等。

现居美国的中国学者何清涟表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变化,对步入6旬的金庸他很有吸引力,所作所为多为时人诟病。在浙江大学担任文学院院长被体制内人不接受,愤而去英攻博,算陷入心障。以他之鼎盛文名,完全可一笑置之。

2009年金庸担任中共作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名誉副主席,至其去世。

此前的1988年,查良镛作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和查济民委员,提出“政制协调方案”,即选举团选举香港行政长官并且限制立法会直选议席数目,建议到第三任行政长官任内,才举行一次全民投票,决定第四任特首、第五届立法会是否普选产生。

查良镛的这个“双查方案”,被批评者认为阻碍了香港的民主发展,“出卖了香港的民主”。

香港人Brian Yuen在推特上评论说:“在香港人眼裡,查良镛是着名武侠小说大师,也是出卖香港人利益的政客。当年加入港方基本法谘询委员会,依中方提议,与查济民提出「双查方桉」扼杀香港全面直选民主选举。当年接受访问,也道出文人多爱名而轻视金钱,他亦自名如此,在政治取向上,我认为确是得了「駡名」!”。

金庸小说暗讽中共是邪教

查良镛的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当时处于10年浩劫的文革中。《鹿鼎记》中描写的神龙教,是明末清初江湖一个邪教,目的在于一统江湖,“称雄天下”。

神龙教被外界认为是暗喻共产党,因为神龙教要“一统江湖”与中共要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的“大同世界”非常相像。

而神龙教的教主洪安通,为人心狠手辣,喜欢听教徒谄媚奉承。外界认为,洪安通搞的文字狱、语录、歌功颂德等等,与中共党魁毛泽东的所为十分相似。

2013年,查良镛在接受耶鲁大学东亚研究博士生傅楠(Nick Frisch)访问时,承认了神龙教是在影射共产党,承认他的最后几部小说的确是影射“文革”。

金庸批评中共

1957年,查良镛不满《大公报》不愿发表反对中共的“大跃进”的文章而辞职,两年后创办了《明报》。

1963年,时任中共外交部长陈毅称“当了裤子也要造核子”,查良镛随即发表了《宁要裤子,不要核弹》的社评。批评中共把“军事力量放在第一位,将人民的生活放在第二位,老实说,那绝不是好政府”。

文章质疑中共造几枚袖珍原子弹有何用处,呼吁中共“还是多做几条裤子让人民穿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查良镛的评论遭到左派媒体的攻击,如《大公报》刊发“《明报》主笔的罪恶”等文章。查良镛随即予以回击,他撰写的《批评中共就是反华?》社评文章说,“反对政府的某些措施,反对执政党的一些做法和主张,是反对国家?人民有没有批评政府或执政党的权利?”

1966年,中共又发动文化大革命,香港也受到冲击。香港亲共人士于1967年5月初发起工人运动、反香港政府示威,进而演变成后来的恐怖主义及炸弹袭击平民等行动。这场持续多半年的运动,史称“六七暴动”。

1967年5月17日,《明报》就“六七暴动”发表社评,强烈反对左派骚动,反对左派暴力袭击民众等行为。

为此,一些左派激进人士甚至给查良镛寄送炸弹邮件,查良镛因此远避新加坡。

金庸遗愿

金庸曾在六四大屠杀2年后的1991年接受港媒专访时表示,“我从来都反对共产党主义制度,但现实是这样,不能说你希望它垮,它便垮台。共产党一垮台,政局一乱,香港也一定垮,只要中国有500万人涌过关来就够了。改变需要时间,经济慢慢发展,老的人下来,新的人上去。我相信在我的这一生应可看到共产党垮台”。

金庸表示,现在全中国已经没有什么人信任共产主义,连那些高官,甚至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信不信也大成问题。

阿波罗网叶净寒综合报导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叶净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