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黑龙江万名教师大上访 大批警察出动 无官员接待

11月5日,黑龙江省大约一万余名民代幼教师,聚集到省信访办集体维权。(视频截图)11月5日,黑龙江省大约一万余名民代幼教师聚集省信访办维权,现场人山人海。教师的主要诉求是,解决养老问题,但始终不见官员出面接待。

虽然教师们没有打横幅,也没有喊口号,但当局仍出动大量警察、便衣在现场戒备驱赶以及截堵上访者。

据知情老师说,5日中午11时许,现场已聚集约上万人,信访接待中心大门口两侧的人行道上挤满了上访的老师。大约在下午5时,人潮才渐渐散去。

为了防止被警察抓捕,现场的老师没有打横幅,也没喊口号,但还是遭到警察驱赶,其中有一名患心脏病的老师被警察拉扯倒地。

约上万名民代幼老师聚集在黑龙江省信访办上访。(视频截图)

现场人山人海,警察特警驱赶上访的老师。(视频截图)

当局派出大量警力现场驱赶教师。(视频截图)

遭便衣警察截堵家四周被布控

哈尔滨一名曹姓老师向大纪元记者诉说,为了争取应该享受的权益,她已经多年坚持上访,但均无果。

5日早上大约8点半的时候,曹老师就到了省信访办,当时人还不算太多,她先拍了几则视频,不想被穿着便衣的派出所所长截堵,并直接将曹老师带上车送回其住处。

“得有一万多人。现场警察、便衣很多,当局这么驱赶、隔离,上访真难哪。”曹老师说。当天下午,她出门购物正好坐车路过信访办,看到警察正在驱赶教师,数辆特警车停在道路旁边。

6日一大早,曹老师出门上班,结果被社区布控人员堵在家里不准外出。曹老师气愤地质问这些看守的人:“你们这是在为贪腐官员做保护伞,助纣为虐,做帮凶,要有报应的。”

不怕死早晚得有说法

许老师,今年七十多岁,5日一大早,他也赶往信访办,但许老师没有坚持到下午结束便返回了。他说,到了这把年纪“老无所养,老无所医”,自己多次去北京上访,但当局一直不给解决。

他指,国内的媒体现在都被各级政府贪官控制,没有替民代幼老师说话的,希望海外的媒体能帮助老师们伸张正义。

许老师表示,老师们维权的心情已经到了破釜沉舟的地步了,六七十岁了,是要入土的人了,也不顾忌啥了,到了急眼的时候,可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么大的一个群体,不可能就这么消停。

一名有心脏病的老师被警察拉扯倒地。(视频截图)

夫妇皆属民办老师上访十年无果

黑龙江省绥化的王老师向记者介绍,她和老伴都是民办教师,她老伴儿5日去上访,从早上站到晚,没见一个官员出面接待。警方让现场的老师每个人都刷身份证,然后就让各地区截访的人员把老师都领回去了。

王老师说,她们夫妇两人均从事教育工作20年了,当年“被下岗”的时候,国家给的一次性补助只有四五千元人民币,之后什么也没给过。现在近60岁了,养老金和保险都没有。

“当时下岗的时候是哭着回家的,我被逼着走上了上访告状这条路,现在老了,还是什么也没得到。”王老师介绍,在自己上访的十年中被当局打压,她的手机长期被监控,她还曾因为给境外媒体提供信息,而遭到当局威胁拘留。

她说,到现在,给的这点儿钱太可怜了,每个月只420元,“这点儿钱,还不够贪官一顿饭消费的。”

绥化的孙老师早期就属于编制内的教师,但当地教育厅扣压民办转公办教师的名额,使得大约有两千多名老师一直没有得到正规的编制。

“我这个年龄的,每个月只能拿到420元钱,我是21年教龄,每年20元乘以21年,现在就拿420元。”孙老师算给记者听。

“我们已经上访17年了,还得继续。”孙老师无奈地说。

据老师介绍,黑龙江省被以各种名义清退的老师有14万多人,大规模上访事件频频发生,当局仍熟视无睹。

今年4月26日,黑龙江省被迫下岗失业的民办、代课和幼稚园教师一万多人,曾于4月26号上午,集体到省信访局上访,要求见省长,落实中央出台的政策文件,解决他们的养老和医疗保险问题,结果遭到大批警察驱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记者洪宁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