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川习会中共调低调门 策略曝光 泡沫狂欢时日不多 最大挑战不是贸易战是这个

川习会即将在G20峰会期间登场,不过中共党媒却将习近平此行称为“顺路”。有分析认为,此次川习会上中共仍不愿大幅让步。外媒指,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债务,而非贸易战。中共央行前副行长警告,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时事评论员横河认为,中共应对美国贸易谈判要求,有三种情况。即便是已经退让的和可以谈判的,也只是在做表面文章。

川普习近平见面中共仍不愿大幅让步

20国集团(G20)高峰会本周将在阿根廷登场,届时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即于场边会面,商讨贸易事宜。

伦敦金融时报报道,引述专家分析指,习近平可能借机宣扬中国已成功减少对出口的依赖,让其他国家不再有理由于美中贸易战中选择与美国站一边。

市场研究公司佳富龙洲政策分析师谢妍梅认为,虽然中共见到有机会可阻止美中摩擦升温,但仍不愿对美国大幅让步,最可能的方式是祭出"技术性让步"。

阿波罗网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上周就根据美国的最新调查报告,炮轰中共根本未改变行为与伎俩,预示本周川习会达成重大协议的希望蒙上一层阴影。

美中激烈争执也让亚太经合会(APEC)18日闭幕时破天荒未发表公报,五天后才发表声明,以中性言论指出「我们敦促各国以自由、公平和公开的方式促进贸易」。

金融时报报导指出,分析师认为中共在G20峰会上可能不会寻求与美国达成「大妥协」,而是试图分化美国可能的盟友。

新华社23日宣布习近平将参加G20峰会,标题为“习近平将对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马和葡萄牙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将参加G20峰会描述为“顺路”。

中国经济的最大问题是债务而非贸易战

美国《福布斯》杂志11月25日星期天的一篇文章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债务,而非贸易战。

该杂志的专栏作家,纽约长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潘诺斯∙莫道寇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在这篇评论中指出,虽然中共官方的数字称国债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仅为47.6%,但非官方的数字,如国际金融协会上星期说,这一数字则高达300%。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和标准普尔(Standard& Poor's),到目前为止在评级过程中,还都没有将中共非官方债务规模考虑在内,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的信用评级跟美国和日本等国家接近的原因所在。

中国大陆有媒体曾报道说,中国人人均负债13.34万元债务总额接近200万亿。

在美中贸易战冲击之下,中共在今年8月决定鼓励银行增加放贷,并再次允许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上大型项目,以应对日益放慢的经济增长。

中共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在今年7月曾警告说:“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

横河:中共做表明文章本质不变

副总统彭斯在新加坡接受《华邮》采访时正式提到了冷战,也列出了中共必须要改革的几个方面。时事评论人士横河表示,中共对彭斯副总统谈到的要求可能分三种情况对待。一种是已经采取措施,第二种是可以谈判的,第三种是完全不能谈的。

横河在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政论专栏节目中阐述和分析,2018年11月1日开始,中共降低了1585个税目工业品等进口关税税率。还提出来要加快口岸的通关便利化,要减少进出口环节的监管证件,要降低合规费用等等。这些都可看做对美国提出来的要求的非正式回应。

但是,在宣布部分商品进口减税以后不到两周,中共又把出口退税增加了。

第二部分是可以谈判的。横河认为,中共答应增加在某些领域,就是外国投资可持有的比率,这些属于可谈判的,之前中共规定很多领域是不能投资的,还有一些领域是只能投资不超过50%。

就是彭斯所讲的取消进入中国市场的限制,市场准入问题可以谈。

禁止强制技术转让,这个也属于可谈判这一类的,因为强迫技术转让它是属于知识产权范畴之内,中共方面它其实已经反复强调了对知识产权的尊重。

横河指出,中共的想法是,可以一口答应,小心点今后不被抓就好,而且侵犯知识产权被抓到的永远都是少数。

此外,尊重国际规则和规范,这个也是可以谈的。因为中共它从来就声称它是遵守的,只是说它不执行而已,这方面就是要很费力的谈。

第三部分就是不可以谈的,这部分它是坚决不承认,也绝对不会改,这些就是跟中共它的统治权生死攸关的事情。比如说金融市场的全面开放,一些国企垄断的领域。

中共有的时候会做出一些象征性的姿态,比如11月份允许美国的运通公司在中国境内设立银行卡的清算机构,这是到目前为止批准的第一家,但这些领域它不会百分之百开放。

中共往往在关键时候,谈判的关键时候去做一些表面文章,这些表面文章就是给一两家一些特别的供应,横河认为仍然是属于订单外交这一类,完全不属于政策性和结构性的变化,只是象征性的一个姿态。

此外,信息封锁属于完全不可谈判的。横河说,即使一个什么西方的媒体公司,或者是网络公司能到中国开展业务,但不可能是像正式开放的这种性质,只是象征性的让你在中国开一个研究所,就是进行基础研究,而不会让你真的去和那些中国的百度、腾讯直接竞争。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