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内幕:中共如何收买外国记者 进行大外宣

《今日印度》(India Today)前驻华记者克里希南(Ananth Krishnan)近日刊文披露,为配合中共“一带一路”项目和在国际社会对中共政策做正面宣传,中共发起一个媒体记者奖学金项目,以优厚条件拉拢外国主要媒体记者,换取粉饰报导。

利用媒体奖学金项目拉拢外国记者

《今日印度》前驻华记者克里希南11月24日在印度网站“ThePrint”刊文说,中共外交部自2016年起每年开展为期10个月的媒体奖学金项目。该项目主要针对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以及来自东南亚和非洲的十几个国家主要媒体的外国记者。这些记者在中国获得了红地毯待遇:住在豪华的北京建国门外交公寓;他们中的一些能拿到每月五千元人民币的补贴;每月两次到中国不同省份免费旅游;他们还可获得语言课程学习机会;并在这个项目结束的时候,得到来自某个中国大学的国际关系学位。

文章认为,这一项目是中共企图塑造世界媒体对中国(共)报导的各种方法中最成功的一个,但也是最不为人知的一个。

这一项目的两大目标分别是:推动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和精心做好宣传工作,“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将中国(共)描述成“世界和平的建设者”。文章称,北京方面显然意识到,只靠中国记者来讲述中国故事只能走那么远,是不够的。因此,它试图拉拢世界媒体来做这件事。

中共的这种试图拉拢外国记者来粉饰中共政策报导的做法引发国际关注。

纽约记者埃里克·菲什(Eric Fish)在推特上转发克里希南所写的这篇文章时,贴出一张截图,内容是参加中共这一奖学金项目的一名记者接受中共官媒采访时大赞说:“我曾经以为,中国(共)只有一个党派,没有民主,但事实上,这里有真正的民主,说到民主,中国(共)做的不比西方国家差。”

菲什对中国千禧一代有着很深的研究,并著有《中国千禧一代》(China’s Millennials: The Want Generation)一书。

奖学金的申请运作诡异

文章称,虽然中共在提供媒体奖学金方面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政府和私人机构多年来也都提供这种奖学金。不同之处在于中共这种努力的不透明性、其野心范围和规模,以及中共对媒体的控制程度。中共提供的媒体奖学金,常常没有明确的申请程序,由中共大使馆与受邀者接洽。

该项目最开始是针对非洲记者推出。北京先成立了一个中非新闻中心(China Africa Press Center)。试验成功后,中共又发起了“中国南亚新闻中心”(China South Asia Press Centers)和“中国东南亚新闻中心”(China Southeast Asia Press Centers)。这些新闻中心由中共外交部和中共公共外交协会运作。

被选入媒体奖学金项目的外国记者不是由自己媒体批准,而是得到中共成立的这些新闻中心的批准。这限制了他们在中国的旅行。这些记者在中国享受“盛情款待”的这10个月期间,不能在没有政府监督员的陪同下进行个人旅行报导,他们不能报导诸如人权、西藏和新疆等敏感议题。

参与奖学金项目者要跟随中共官方口径

文章称,中共明确表示他们希望这些外媒记者报导哪些内容。中共官媒《中国日报》去年12月8日报导说,在12月5日为非洲、南亚和东南亚记者举行奖学金项目的结业仪式上,中共公共外交协会胡副会长明确了中共对这些外国记者的期望。

图为2017年12月5日,中共为非洲、南亚和东南亚记者举行结业仪式。(北京政府网站刊登的《中国日报》文章截图)

“非洲和亚洲记者应密切关注中国与他们各自国家的合作,要特别关注‘一带一路倡议’,”胡副会长说。

克里希南在他的文章中披露说,北京从这个项目中获得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拉拢这些记者提供专栏文章。中共还向这些外国记者提供与中共官媒采访的机会。其目的是提高可信度,给中国观众一种印象,即世界媒体都在赞同中共政府的政策和计划。一位非洲记者在获得奖学金后与一家中共国营出版商合作出版了一本书。

文章引述一名来自东南亚国家、参与过该项目的记者的话说,他们被明确告知,不得报导南中国海争端,除非中共外交部于每日例行简报中提及此事。“我们被告知,如果想要完成该奖学金项目,”这名记者说,“我们应该写出积极正面的报导”。

为让外国记者帮助宣传中共政策,这些参与奖学金项目的记者还被赋予普通外国记者没有的特权。他们被允许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等一些重大活动,并有机会向中共政府官员提一些通常经过编排过的问题。

一位驻北京的印度记者表示,中共这一奖学金项目肯定会影响外国媒体报导的质量,同时也会引发利益冲突,因为它将推动那些花钱购买中国报导的媒体机构转而接受中共提供的这个机会。这对那些在北京进行独立报导的印度媒体和记者来说是不公平的,这些媒体和记者通常以很高的代价来做报导。他指出,中共的奖学金项目确实限制了记者报导的范围。例如,奖学金持有者被允许访问西藏和新疆,但他们被要求不要写强调西藏和新疆问题的报导。

在北京,印度大使馆明确表示,已经对被认证为独立的印度媒体和那些参与中共这个奖学金项目并获得中共政府认可的媒体之间划清界线。

中共收买外国记者的伎俩早已开始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关注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认为,实际上中共早在2016年以前就开始了收买外国记者的做法。自2011年起,中共就公开了他们试图安排、控制世界媒体新秩序的政策,中共在向本国公民进行宣传的同时,也通过各种方式向世界传播中共官方的声音。

“中国(共)当局不断尝试和影响记者对中国(共)的叙述。这种邀请记者到中国,对他们非常友好的做法当然是中国(共)当局试图在记者中交朋友或培养支持者的一种方式。但这不是唯一的方法。在过去一年中,中国(共)当局以及中国企业一直非常积极地购买海外媒体的股份。”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称,中共还通过无偿提供新闻的方式,加大在海外的影响。

黎安友说,在非洲也有很多的中国(共)媒体非常有影响力,比方说,新华社在非洲很庞大。非洲媒体不是非常有钱,所以新华社是免费给他们提供很多信息。他们当然会利用这个新华社的信息。

“一带一路”媒体研修班和“一带一路”战略语言建设

针对“一带一路”宣传,除了外交部组织的长达10个月的外国记者奖学金项目外,中共今年还启动了短期的媒体研修班奖学金。6月20日至7月14日,首期“一带一路”媒体研修班暨东方奖学金项目在上海、北京、杭州举办。该研修班由中国日报社、上海外国语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共同主办、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协办。参与对象是“一带一路”沿线的12个国家13家媒体的资深编辑、记者。

上海外国语大学有关首期“一带一路”媒体研修班报导截图。

中国日报社总编辑周树春表示,这个新设立的“东方奖学金”目的是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姜锋表示,“一带一路”离不开“语言的支持”。要想取得60多个国家对“一带一路”的认同,应该说,使命艰巨。

为了对接“一带一路”,上海外国语大学推进“战略语言”建设。也就是说,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涉语言视为“战略语言”,着力推进。

分析认为,中共发起“一带一路”研修班奖学金,以及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战略语言”建设,恐让“一带一路”目标国家接触更多的有关中共这一项目的粉饰报导,从而无法认清该项目的本质。

“一带一路”近年来引发越来越多国家的关注。今年以来,已有多个报告显示,“一带一路”项目已令亚欧非三州的至少13个国家陷入债务危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个月曾谴责中共通过贿赂一些国家高级领导人来获得“一带一路”项目合同的做法。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在近期发布的报告中建议,美国应该展开和执行反对中共“一带一路”的攻势。美国对中共战略的回应必须直接聚焦于信息领域;抗衡中共的“一带一路”宣传攻势;向寻求中共投资的国家强调美国的“自由、开放和可持续”发展的优势;披露中共在投资承诺和具体行动之间的“说-做”差距,以及中共通过提供基础设施贷款对这些国家构成的主权威胁。

美国还应该积极进行宣传,强调美国在这些国家的直接投资,并向当地记者披露中共精英层在当地的腐败证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