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唐铭:从清末戊戌政变到新政看中共90天

川习会后,白宫发表声明表示: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同意立即开始有关结构性改变的谈判。这些结构性改变涉及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服务业和农业。

举世瞩目的川习会,中方作出一些重大让步后达成有条件的暂停协议,得到缓期90天执行的结果。北京当局的初衷或许只是为了暂缓贸易危机,缓解各方压力,却反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中共最不愿意面对的结构性底线,必须在美国和世界面前,并且在规定的短时间内交一份答卷,中共将如何应对这90天?或许仍然重复忽悠的一贯伎俩,最后打算关起国门来准备吃草;或许被逼上正道,哪怕唯唯诺诺被动的来一次华丽转身。

清朝末年的戊戌变法失败后,也经历了变与不变的抉择,在民众要求变革呼声和西方列强的巨大压力下,清政府终于重新启用戊戌变法的精髓而推行新政。中共能否借鉴历史来一次改变,能否在90天内去触及过去几十年都不敢触及的事,而作出一个巨大转变?这已经成为世界最受关注的热点。

清末从反变法到改变祖宗之法

中共对贸易冲突自不量力的发起了挑战,要以牙还牙,结果反被打得一败涂地,满地找牙,最后不得不向美国认怂投降。让人不禁联想到清朝末年的慈禧太后。

清朝光绪帝在推动戊戌变法时,遭到了守旧派的阻挠,但慈禧对光绪变法表达了支持,并默许了康有为的改革。很快反变法势力又占了上风,慈禧也对变法产生了动摇,最后发动戊戌政变,结束了仅一百零三天的维新。维新党人康有为、梁启超逃亡,其他数十人被捕,“戊戌六君子”被斩首于菜市口法场。

慈禧将光绪帝幽禁在中南海瀛台,意图废黜光绪帝,遭到西方列强反对,为了排斥光绪帝等改革势力和打击洋人势力,1900年满清政府召民间组织义和团入京,打着扶清灭洋的招牌发动一场对洋人洋货的思想仇恨运动。

慈禧有了义和团这股力量的支持,开始误判形式,竟敢同时向八个国家宣战,结果引发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仓促西逃,饱尝艰辛、颠沛流离的慈禧在逃往西安的途中,思想突然开窍,终于认识到列强的洋枪洋炮远比大清强大,西方的制度和价值观都是满清末年陈旧迂腐的政治无法比拟的,而不得不选择巨大转变来挽救大清,慈禧竟然抛弃了保守主义偏见,向西方列强认怂。

1900年8月20日,慈禧以光绪的名义下罪己诏。12月1日,慈禧在西安发布上谕:“取外国之长,乃可补中国之短。惩前事之事,乃可作后事之师。欲求振作,当议更张。”要求大臣们在两个月内,就政治改革问题发表意见。然而,戊戌六君子被屠杀的恐怖记忆仍然令大臣们噤若寒蝉,面面相觑。

1901年1月30日,慈禧以光绪的名义颁布变法诏书。诏书以雄辩的文字说明,只有“变法”,才能使国家渐致富强。慈禧明白臣民对于戊戌政变被血腥镇压会心有余悸,在昭书中作一些新的解释,说维新派“伪辩纵横,妄分新旧”,给康有为定性为“乃乱法也,非变法也”。

慈禧用屠刀镇压了戊戌变法的改革运动,三年以后,慈禧太后又不得不宣布要进行变法,尽管给戊戌政变找了台阶下,实际上新政恰恰是戊戌变法的延续与发展。比如,新政发展废除科举制、奖励工商业与预备立宪的实施,这些都是当年戊戌变法的上书和呼声。一向坚持“祖宗之法不可变”的慈禧,终于改变了观念,认为祖宗之法也不是不可变的,而且列祖列宗也在不断变法。

历史给了清末新政十年的改革时间,不过,清末新政却始终未脱离“永固皇位”,加之慈禧并没有启用意振兴中国之志、一心推动改革的光绪复出,在慈禧驾崩的前一天,正值壮年的光绪也蹊跷的驾崩于瀛台涵元殿。

清末新政,却又变成摄政王载沣等人的拨弄朝政,新政变革无法得到彻底实施,也许比摸著石头过河更加艰难,使清王朝的改革最终无法跟上时代进程的脚步,而难逃被革命党人推翻的命运。

中美会谈有四个方面

中方对中美会谈结果只是说达成重要共识,没有公布具体细节。白宫对这次中美会谈的声明有四个方面:谈判促成中方承诺大量加购美国商品,包括立即购买美国农产品;美方多年敦促中共管控合成鸦片类药物芬太尼,这次中共终于同意指定芬太尼为管制物质;川普还谈到中共应该与美方一起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中方立即与美方展开结构改革谈判,也就是涉及到强制技术转让、非关税壁垒、网路盗窃、服务和农业等方面问题。

对此,中共很快能做到一部分,其它不能立即做到的将在90天内中美展开谈判,其成败与否,就决定下一步美国是否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从征收10%的关税提高到25%。

对大量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中共不但能够做到,也是最想做到的,因对美国大豆等农产品报复性加征关税后,导致大陆一系列食品紧张,价格上涨,中共报复和反制美国关税没有起到太大作用,反倒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中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翅膀根本就没有长硬,眼下正值要过年了,中共急需采购大量农产品去国内买一个稳定。

中共同意指定芬太尼为管制药物,对中共来说找几个替罪羊并不难,也不会触及到后台的指使者,中共这方面已经玩得很娴熟。

另外,这次会议川普还谈到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其意味指向中共一直暗中帮助朝鲜,在贸易战开始后,中共就把朝核问题当成牌来打,以此对抗美国的关税等问题,如今被贸易战打晕的中共也顾不上这张王牌了,中共只要履行国际制裁的义务,就足够让金正恩投降。中共如果在这方面让美国和国际社会高兴的话,也许这才是缓解贸易战的一张好牌。

以上几个方面对中共来说应该都不是太难做到的事,而且都可以立竿见影,最难做到的是结构性改革,正因为太难,美方才给出了90天的谈判期限。从表面上看,强制技术转让、非关税壁垒、网路盗窃和美国服务业等方面问题,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一个正常国家都能够做到,但中共却非常难。

中共自我设计和打造了许多敏感领域,结构性改革难免不触及,如果实行非关税壁垒而又不能强制技术转让,中国许多国营大企业将无法竞争世界先进技术和产品而被淘汰,受益的是中国人民,不但直接接触到外国物美价廉的先进产品,也会接触到世界文明和普世价值,美国的服务业一旦进入中国,也会直接触及中共打造多年的防火墙,那时候,网路搜索引擎将不会为中共量身定做,邪恶的中共所作所为将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说到底,中共结构性改革的核心问题实际上就是意识形态问题、是政治问题、是所谓的原则性问题。中共搞经济几十年,也没有改变政治经济结构,虽然虚胖了一阵,但不是这个政经结构带来的,是在不公平贸易之上。但中共却认为自己的经济政体结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正在用所谓经济大国的姿态去渗透世界,结果经不起验证,贸易战一打就垮。

在巨变节点北京会做什么

非常保守的慈禧在西方列强的压力下,在变与不变中徘徊了许多年,最终还是接受了西方文明而改变旧的体制,但是巨变并没有发生在清末新政的崛起,而是发生了改朝换代的巨变,清朝被中华民国取代。清末从反变法到重新启用戊戌变法的精髓而推行新政,这个转变非常之巨大。是的,今天的北京当局也面临一个巨大转变的节点,但其会做什么呢?是力求转变的巨变,还是保守不变等待灭亡的巨变?

当代的中共搞经济也一直在变与不变的各种压力下走过了四十年,终于在贸易战的几经折腾中,败得一塌糊涂开始举旗认怂,这次中共作出了许多承诺,如果仍然不兑现,恐怕再难回到谈判桌上,其后果中共恐怕也预料到。

清政府能够做到,但中共一定比清政府更难做到,这是因为中共的本质太邪恶,中华民族历史上任何一个封建王朝都不象中共那样五毒俱全,中共走过的这几十年,给中华民族留下累累伤痕,到了今天,还念念不忘文革的残酷岁月。

在中共顽固的意识形态下,谈判桌上肯定不会顺利,将触及到中共最不愿意触及的底线,在底线以上答应142条或者200多条都不是问题,但是在底线以下,哪怕仅仅答应一条都是非常艰难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随着贸易战的升级,中共面临穷途末路的处境,也不得不回过头来考虑底线以下的问题。

中共很可能以谈判失败告终,到时关税和各种制裁也会让中共陷入崩溃状态,中共很可能重新关起国门,准备让人民吃草,人民一定会反抗,中共已经无法支付巨大的维稳开支,为了巩固政权,将采用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手段进行巨大清洗,用群众斗群众的方式,也就是利用五毛、愤青等等理智不清的群体充当急先锋,清洗国内一切不稳定因素和一切不顺从的群体。北京清理低端人口和新疆的集中营等已经在为更大清洗铺路了,势必引发全民反共,极左思潮的盘算必将彻底失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也许北京当局非常明白90天的含义和份量,这不是拖延战可以解决的,也不是直接输送利益可以化解的,而是要触动意识形态、改变旧的体制,这90天也许比慈禧逃往西安途中巨大转变的份量更大,这90天或许就是巨变的分水岭,要么放弃邪恶的共产主义接受普世价值,要么被人民推翻而改朝换代!当局剩下的时间已经非常有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