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微揭秘】领袖鼓励争鸣:我们人民的自由已被压死了吗?

1958年中宣部《宣教动态》刊载陆定一从上海收集的意见。新闻界:有些同志谨小慎微,不敢说话。出版界:对出版工作如何贯彻百家争鸣只是兢兢业业小心为妙。电影界:反右以后,大家缩手缩脚,特别是在创作上很少发言。毛泽东批示:“为什么知识分子不敢讲、不敢写呢?我们人民的自由已被压死了吗?”

*独立评论thinker: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全国范围内展开大规模反右派斗争。7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由毛泽东起草的社论,社论认为,资产阶级右派就是“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反动派”,他们的方针是“整垮共产党,造成天下大乱,以便取而代之”。(1957年4月30日毛泽东召集民主党派负责人座谈要求提意见实行“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启之:文革初,贬到重庆任副市长的前文化部副部长陈荒煤被揪回北京批斗后锒铛入狱。他没想到,十年前他是怎样挖空心思,从钟惦棐的私人信件中断章取义,上纲上线将其打成极右。人们为巴金、曹禺、老舍、郭小川文革中的遭遇愤愤不平,却不知道,这些名家在反右时为了洗清自己也曾落井下石。

即f管f笑:1957年反右,北京大学划“右派”716人,其中8人先后被处决:哲学系学生黄宗奇1957年处死;中文系学生林昭1968年处死,数学力学系教师任大熊1970年处死;西语系学生顾文选1970年处死;历史系学生沈元1970年处死;物理系学生吴思慧1970年处死;化学系学生张锡锟1970年处死;哲学系学生黄立众1970年处决。

*吴铭:1958年中宣部《宣教动态》刊载陆定一从上海收集的意见。新闻界:有些同志谨小慎微,不敢说话。出版界:对出版工作如何贯彻百家争鸣只是兢兢业业小心为妙。电影界:反右以后,大家缩手缩脚,特别是在创作上很少发言。毛泽东批示:“为什么知识分子不敢讲、不敢写呢?我们人民的自由已被压死了吗?”

*caichu88:今年是中共发动的“反右”运动第60年,“反右”运动实际上是剿灭不同意见,确立中共一言堂的运动。据网上爆料,“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的蒙冤者远远不止55万,而是300多万。我们强烈谴责罪恶的、反人道的“反右”运动。历史审判的日子就要到了,起来,2017!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