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党媒泄密北京政经双不稳 习近平让步是虚招?克林顿是中共大救星

中美贸易战暂停期已经过去三分之一,尽管双方和解的氛围正在扩散,但美贸易代表称,可能需要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额外关税。中国大陆党媒的常用词泄露政经不稳,“稳预期”频频出现,“厉害国”却逐步收缩。海外民运领袖魏京生指出,若没有克林顿给中共“最惠国待遇”,共产党不可能会“熬到今天”,更不可能变成美国的威胁。美国教授分析,北京做出让步承诺为何不可信,对90天内达成实质协议的可能性存疑。

美媒:莱特希泽建议提高关税;迫使中共真让步

据《纽约时报》周二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告诉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使中共在贸易谈判中做出有意义的让步,可能需要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额外关税。

报道称,这位主导与中共谈判的贸易代表告诉朋友和同事,他有意阻止总统接受“空头承诺”,比如暂时增加大豆或牛肉的购买量。

莱特希泽被视为贸易鹰派,他一直试图通过关税推动中共进行实质性的改革。

贸易战严峻;党媒用词“厉害国”输给“稳预期”

根据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2018年年终报道,在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下,中国大陆传媒的惯用词也有所改变,从2018年7月初美国开始发动贸易战之后,“厉害了,我的国”已经在传媒上失去往日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稳预期”,一个较为收敛的用语。

法广报道,撰写这份报道的是该计划中心主任、前资深大陆新闻工作者钱钢。报告以统计方式,计算大陆传媒惯用词的使用频率,反映中国的政治状况。

报告书同时指出,中国的政治术语当然不是光从字面来解释,而是要懂得个中字里行间的奥妙。“稳预期”这个词在人民日报的历史上,在标题上只出现两次,两次都在2018年8月。内文中出现这个词,2018年上半年只有3次,但下半年却出现48次。

“中国制造2025”和“中国方案”也在下半年逐步退出传媒的版面。所谓“中国方案”就是中国模式或称中共模式,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模式,要推广给世界其它国家。

根据报告书,中国传媒出现“中国制造2025”的用词,上半年占了全年大概75%,下半年只25%。至于“中国方案”,下半年只占全年的五分之二。

人民日报用“金融风险”这个词,也有明显的增加。报告书指出,2015年和2016年,“金融风险”的见报率只是属于“温”的类别,但到了2016年已经成为一个“热”词,而且还一直的继续发热下去。根据报告书,2015年,“金融风险”这个词出现大约225次,之后一直升温,到了2018年已经差不多出现350次。

“下行压力”也一样。根据报告书,2018年第四季传媒出现“下行压力”的次数,比起其他三季高出至少一半。

1月1日是美国与中共建交40周年,但外界对美国与中共建交的质疑越来越多。

当年若没有最惠国待遇中共不可能成为威胁

海外民主人士魏京生回忆,对克林顿政府的决定,当时美国左右派的各大报纸民意调查,都说70%左右的老百姓不同意给中共最惠国待遇、不同意让它加入世贸组织,但是克林顿政府直接施加压力给联邦议员,希望联邦议员投票支持他的决定。

克林顿政府的“脱钩”政策,使美国失去了向中共施压使其改善人权的“利器”。魏京生指出,如果当年不给最惠国待遇、不让它加入世贸组织,共产党不可能会“熬到今天”,更不可能变成美国的威胁。

前美国驻京大使、克林顿政府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温斯顿‧洛德(Winston Lord)回忆,1993年上任的克林顿政府将中国的“最惠国待遇”附加上人权条件,但人们很快意识到,美国希望的进展不可能实现。1994年,克林顿继续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并将贸易与人权问题脱钩,推行新的人权战略。但洛德指出,克林顿政府实际并没有真心推行这一政策。

洛德说克林顿“犯了个大错,给自己的政策拆台”,在人权问题上“只是走走过场”。这被中共钻了空子,中共看到美国内部混乱,“总统(克林顿)在打马虎眼”,自己拆自己的台,所以“他们(中共)也就没有动机去做任何让步”。

洛德指出,美中关系目前遇到了最严峻的挑战。他对美国之音表示,美中面临的是“全面系统性问题,合作面在缩小,争论领域在扩大”。北京“扼杀所有自由”,“切断所有异议人士的自由,抨击西方价值观”。而且中共无视国际法,对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更具侵略性;追求重商保护主义,盗窃和强迫转移技术等等,一切都比历史性挑战更严重。

在克林顿政府中担任东亚太平洋事务副助理国务卿的谢淑丽(Susan Shirk)也承认,当年确实过度强调了贸易发展会促成中国政治转变的说法。她说,“为了让国会批准中国[最惠国待遇]永久正常贸易伙伴地位,我们绝对夸大了它在政治上的好处。”

贸易休战倒数!习近平几大让步真或假?

进入2019年,中美在阿根廷定下的90天贸易战“休战期”剩下不足60天。在北京做出一系列让步之后,目前各界都在讨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习近平做出的这些是否仅是书面承诺、是否可信?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的观点相当具有代表性:

“现在看来,北京是想做出一些改变来迎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要求,但中共已经把自己的信誉搞坏了,这个政权一直靠谎言在国际社会生存,西方社会已经意识到,它加入世贸时做出的承诺都没有兑现。”

“美国政府已经清楚认识到,如果中方不做出政治结构上的改变,是无法真正做出经济改革的。中国的政治经济和其他国家不一样,它的政治经济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共目前想在保有政权的前提下做出某些经济让步,但关键问题是这是做不到的。它的政权是建立在这个经济基础上的,政权财力来自这个经济基础,如果改变这个经济制度,这个政权就无法存在了。”

谢田认为,基于上述理由,北京做出的让步承诺并不可信,中美在“休战期”达成实质协议的可能性存疑。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