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上七万言书坐监十年 十世班禅被毒杀内幕

1964年年初,十世班禅被放出,参加拉萨的默朗木庆典。中共本意是让他批判达赖喇嘛,但出人意料的是,班禅在法会上却突然提出西藏有权独立并号召西藏独立,他还同时支持并赞扬了达赖喇嘛,称达赖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真正的领袖,最后亦“祝愿达赖喇嘛长寿”。十世班禅所为让中共至为恼怒,他当场遭到拘禁,并在受到了连续七天的秘密审讯后消失,长期失去自由。

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左)和被中共绑架的6岁转世灵童十一世班禅根敦曲吉尼玛。(网络图片)

1989年1月28日,藏传佛教领袖、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新宫猝然离世,终年51岁,中共官方的说法是“心脏病”。不过,根据中国海外流亡作家袁红冰的调查,十世班禅是被中共毒杀的。

袁红冰表示,经过自己多年的查访,包括采访到中共太子党的相关成员,得知中共让医护人员,将氰化钾类毒药刺入十世班禅的皮肤,导致其中毒死亡,而下令将其毒杀的决策出自邓小平、李先念和薄一波。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中共要以这样的方式让十世班禅闭嘴?

选择留在大陆

众所周知,藏传佛教的两大领袖为达赖喇嘛及班禅喇嘛。民国政府在撤离大陆前,曾邀请班禅喇嘛一同到台湾躲避红祸。可惜少年班禅已经忘记九世班禅喇嘛在三十年代对藏民的警告:“无论共匪到哪里,他们都会首先烧毁寺庙,砸毁佛像,杀死喇嘛和强迫信众沉默……所以,他们遭人痛恨,一点不奇怪。他们对我们佛教徒来说是巨大的威胁……武装起来,支持国军,保护我们的人民,对抗仇视我们宗教的邪恶敌人。不要相信他们甜蜜的宣传!他们会点燃你们的房屋,毁坏你们的家庭。我告诉你们这些,是要挽救你们和世界。”

中共1949年建政后,于1950年派兵占领了西藏。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喇嘛当时都因为没看清中共而选择了支持立场。次年5月,中共中央政府与西藏当局在北京签署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又称《十七条协议》。达赖成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班禅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在京期间,班禅还多次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中共领导人会面。

然而,在8年以后的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这不能不说与中共对西藏的改造和对藏人的屠杀有关。

从1955年下半年开始,中共开始在大陆推行社会主义改造和农业合作化运动,并在金沙江以东包括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的藏区实行土地改革,藏区随即发生民变,即中共口中的“康巴叛乱”。叛乱被镇压下去。此外,中共在对四川、青海等地藏区农牧业强行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时,摧毁了大量寺院,还强迫僧人还俗,许多普通民众被打成“叛匪”,人民生活也陷入困顿。

在中共的土地改革中,班禅积极响应,还提出在自己所属的庄园首先进行试点,班禅的父亲也主动向民众道歉,表示自我改造。然而,在之后的群众运动中,班禅的父亲并没有避免被殴打的厄运。

中共对藏人的压制和迫害,引发了藏人更大的反抗。1959年3月,风闻达赖可能被劫持去北京,西藏拉萨爆发反抗运动,并与中共军队发生激战,这直接导致了达赖的出走,并在印度成立流亡政府。班禅随即被中共任命为新的西藏政府筹委会代理主任。

4月,班禅前往北京与毛、周见面,并参加第二届全国人大会议。在会上,班禅作了与中共官方言论一致的发言,称“西藏在平息叛乱和改革中取得的伟大胜利”。人们无法知道,这是班禅本人的态度还是迫于压力的违心之论。之后几年,班禅多次在西藏问题上替中共官方站台。

不过,一再为中共站台的十世班禅,终其一生,都从未斥责或批评过达赖喇嘛,并多次拒绝谴责达赖。

上《七万言书》

中共镇压藏民反抗以及达赖出走后,开始了“污名化”西藏,中共媒体把西藏描绘成人间地狱,有种种酷刑,如抽人筋、剥人皮、挖人眼睛。而毛的军队是“正义之师”,是去“拯救西藏人民”的。毛的宣传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汉人及外界对西藏的印象。

1961年下半年,十世班禅先后到西藏、四川、青海、云南诸省藏区访问考查,在发现人民公社的问题及执行民族、宗教、统战政策的问题后,质问中共四川干部:共产党的宗旨称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们为什么不为老百姓说话?为什么不向中央反映真实情况?为什么在人民的苦难面前闭上眼睛?”

班禅遂决定自己向中央反映情况,但遭到了身边人的反对。其经师恩久活佛劝他不要轻举妄动:“达赖活佛已经走了,现在只剩下你一个,要是你有不祥,不只是你,也不只是我们扎什伦布和后藏的事,整个藏区的政教事务都会受到影响,几百万藏民会感到没有依靠。”但不了解中共本质的班禅以自己是为百姓考虑并无私心为由,还是执意用藏文写下了《七万言书》,耗时5个月,之后请人翻译成汉文。

1962年5月,十世班禅向国务院递交了《关于西藏总的情况和具体情况以及西藏为主的藏族各地区的甘苦和今后希望要求的报告》,简称《七万言书》,包括平叛斗争、民主改革、农牧业生产问题和群众生活、统一战线工作、民主集中制、无产阶级专政、宗教问题和民族工作问题八个方面。报告中,班禅提出“七个认识”,认为中共“平叛”和“民主改革”中出现的错误和问题极其严重:一、对自治权利的认识;二、对中央和地方干部过问西藏问题的认识;三、对是否要消灭藏族问题的认识;四、对是否要消灭宗教问题的认识;五、对叛乱原因的认识;六、对地方错误的认识;七、对国家前途问题的认识。

十世班禅通过列举大量事实,说明了在平叛、改革中出现错误和问题十分严重,还强调:这些问题和错误若不认真加以纠正,藏族将面临灭族灭教的严重危险。

班禅指出“改革后佛教遭受巨大的衰败而濒于灭亡,我们藏人于心不忍。”“(中共)掀起了一个消灭佛像、佛经、佛塔等的滔天浪潮,把无数佛像、佛经、佛塔烧毁,抛入水中,扔到地上,拆毁和熔化,对寺庙、佛堂、玛尼墙、佛塔姿意进行了疯像闯入般破坏……盗走了许多佛像饰品和佛塔体内的宝贵物品……公然无忌的侮辱宗教,把《大藏经》用于沤肥的原料,专门把许多佛画和经书用于制鞋原料等,毫无任何道理。由于做了许多疯子也难做出的行为,因而使各阶层人民诧异透顶,心绪混乱至极,极度灰心丧气,眼中流泪,口称:我们的地方搞成了黑地方(西藏俗语中把没有宗教的地方称为黑地方)等而哀。”

使藏民最为痛苦的还有死人不准超度:“按我们藏人的习惯,人死后若不进行超度,就被看成是对亡人不孝敬、残酷无情而极为恶劣的。”因而一段时间人们说:“我们死的太迟了,如果早死一点,还能得到超度,现在死就像死了狗一样,气一断就会被扔到门外去。”

在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过程中,班禅指出“如果想进行斗争,即如被斗者虽然没有特别严重的过错,也要捏造许多严重的罪行,并予夸大,随心所欲、颠倒是非,不仅毫无根据,一个比一个更尖锐激烈、更粗暴、更狂妄、更矜夸过火地姿意进行诬陷,以致冤枉了许多好人;而且对于那些疯狂的人,反予以奖励表扬,而对真假不加调查等,没有进行应有的掌握,此其狂风之一。……斗争一开始,大喊、怒吼几下,同时拔发揪须,拳打脚踢,拧肉掐肩,推来推去,有些人还用大钥匙和棍棒加以毒打,致使被斗者七窍流血,失去知觉而昏倒,四肢断折等,严重受伤,有的甚至在斗争时当场丧命,此其狂风之二”,“很多在押犯悲惨地死去了,几年来,藏族人口有很大减少,这对藏族来说,是个很危险的问题。”

班禅还表示,中共平叛扩大化时,青、甘、川、滇藏区有的地方“除老幼妇女等不能打仗的外,其余青壮年男子以及通情达理的人,大部分被逮捕关押了。”

针对中共宣传的旧西藏的黑暗与落后与中共带来的光明等,十世班禅表示:“在西藏一些地方出现了个别人饿死的情况,这是非常不应该,是恶劣的、严重的。过去西藏虽是被黑暗、野蛮的封建统治的社会,但是粮食并没有那样缺,特别是由于佛教传播极广,不论贵贱任何人,都有济贫舍施的好习惯;讨饭也完全可以维生,不会发生饿死人的情况。我们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饿死人的情况……”。

班禅由此向中共发出“勿使众生饥饿,勿使佛教灭亡!勿使我雪域之人灭绝!”的呼声。

触怒毛被批斗

据说,毛看了十世班禅的《七万言书》相当震怒,将其定性为“反动派的疯狂反扑”。1963年全年到1964年初,班禅被禁锢在一栋小楼内,他想见毛和周,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他求助神佛,希望神灵可以为其辨明是非。

1964年年初,十世班禅被放出,参加拉萨的默朗木庆典。中共本意是让他批判达赖喇嘛,但出人意料的是,班禅在法会上却突然提出西藏有权独立并号召西藏独立,他还同时支持并赞扬了达赖喇嘛,称达赖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真正的领袖,最后亦“祝愿达赖喇嘛长寿”。

十世班禅所为让中共至为恼怒,他当场遭到拘禁,并在受到了连续七天的秘密审讯后消失,长期失去自由。

1964年9月18日至11月4日,在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期间,十世班禅受到严厉批判,被指控“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蓄谋叛乱”。因班禅拒绝妥协,他被扣上了“态度恶劣”、“拒绝改造”的帽子。会上,“翻身农奴代表”还“声泪俱下”的指控十世班禅“残酷压迫剥削农奴”,“犯有滔天罪行”,并批判他是“最大的反动农奴主之一”。随后,会议批判了“班禅叛国集团”,指控十世班禅阴谋“背叛祖国”,搞“西藏独立”,等等。

会议期间,十世班禅的家被抄,查出大批卦辞,并被认为是“向党进攻”、“诅咒共产党、诅咒毛主席”的罪证。其后,其一系列职务被撤销。

1964年底,班禅在周恩来的命令下,离开西藏,来到北京。

文革坐监十年

文革爆发后的1966年8月末,中央民族学院的造反派强行闯入十世班禅在北京的住处,将其五花大绑押送到学院,召开了大规模的批斗会并成立了“揪斗班禅联络站”、“批判班禅指挥部”等组织,争相批斗班禅,班禅亦遭受到了肉体上的折磨。其中,批斗罪名包括虐待殴打家中保姆,喜好男色等。

在西藏作家唯色的《西藏记忆》中,两个藏族青年回忆了他们在北京批斗十世班禅的情景。当时在中央政治干校教书的扎原说,六六年在北京的藏族红卫兵到班禅喇嘛家将他一家子抓到中央民族学院开批判大会,班禅大师的弟媳白央头发被红卫兵剪得乱糟糟的。班禅喇嘛一下车,红卫兵就蜂拥而上,先是推搡,很快就变成拳打脚踢。红卫兵用皮带抽打班禅,连皮带上的铁扣也被打掉了,班禅很顽强,一声不吭,因为天热满头是汗,整整斗了一天。

中央民院的学生米玛则回忆了在北京体育馆批斗班禅大师。记得班禅喇嘛还穿着黄色绸缎的藏装,挺威武的样子。批斗后被拉到中央民院的一排平房里面,红卫兵用非常侮辱的方式将班禅喇嘛公开展览示众。将他一家一人关一个房间,开着门,拉一根,不让人进去,仅供参观。米玛说,参观班禅喇嘛的人特别多,因为很稀奇,以前未见过大活佛,这种公开示众达一个星期。

1968年2月,十世班禅被再次带走,并以“隔离监护”的名义被囚禁在秦城监狱,长达近十年。在狱中,十世班禅虽没有受到肉体折磨,但却饱受精神折磨。据其回忆,因为语言的问题,常常十天半个月没有人同他讲一句话,这几乎让他发疯。

班禅喇嘛的翻译及其传记作者降边嘉措也说,班禅在狱中被关进单人牢房,完全与世隔绝,造成的愤怒和恐惧使他每次在放风和送饭的时间都找喳大吵大闹。在这十年时间,他没有见过亲友,也没有机会说一句藏话。班禅喇嘛入狱时才28岁,因为年轻才熬过了文革残酷的岁月。

但80岁的藏传佛学高僧、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喜饶嘉措大师却未能有幸活过文革。他受班禅《七万言书》影响,被从北京被遣返回老家青海循化县,文革中批斗时被打断一条腿,受尽折磨后死于1968年。

出狱和结婚

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10月,十世班禅获释,但仍被软禁于北京直至1982年。班禅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1978年6月,经邓小平批准,十世班禅与原69军军长董其武的外孙女李洁结婚,婚后二人生有一个女儿。十世班禅是历届班禅中唯一结婚的。

此后,中共为了统战目的,把十世班禅增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

1982年,离开西藏18年之久的十世班禅回到西藏。一周后,他重开了扎什伦布寺的佛塔,当地三万居民参加了相关仪式,该寺曾存放了五世至九世班禅的遗骨,文革时期被红卫兵肢解抛弃,后被藏人找回。

批中共与离世

有意思的是,已在北京对中共再次表态效忠的十世班禅,1987年3月28日却在人大小组会上发言时谈到:“1958年我在青海听到党内文件上说‘要挑起叛乱、压出叛乱,然后在平叛过程中,彻底解决宗教和民族问题’。”

7月17日,十世班禅还表示:“我们今天在这里欢聚一堂的时候,自然想到达赖喇嘛和国外的藏族同胞。他们远离故土、流落异国,脱离祖国,离别同胞,这是任何的爱国之心、有爱民族之心的人所不堪的。作为同一民族的同胞兄弟,我对他们的这种处境历来十分关切。特别是对达赖喇嘛本人,由于他和我同是佛门弟子,同是历史上形成的黄教教主宗喀巴衣钵的传承人,是很好的教友,我对他更为关切。”

1988年2月8日、9日,十世班禅表示1987年10月,警察向围攻警察局的人群开火警告,造成人员死伤,与中共官方宣称没有人员死亡的说法相冲突。

1989年1月11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热地向十世班禅归还了60年代从班禅家中没收的档案材料,其中包括《七万言书》手稿和照片、梦兆录、卦辞等。十世班禅对此说道:“你们看,这意见书,全是我亲手书写,亲自修改的,为了它,我花了不少心血。批判时,说是这个人写的,那个人写的,冤枉了不少人。”

1月23日,十世班禅给各省代表召开座谈会,听取对西藏工作的意见。他发表讲话对中共的西藏政策进行了激烈的批评,认为中共治理西藏30年来付出的代价超过了发展带来的好处,并针对当时对待藏人示威的严厉处置表示有些官员反复犯错。此外,他还在公开讲话中表达“很想念我的教友达赖喇嘛”。

或许正是十世班禅越来越无法控制的抨击中共的言行,让中共高层动了杀机。1月28日,十世班禅在日喀则在主持历代班禅灵塔落成仪式时突然发病,次日死亡。

结语

十世班禅被毒杀后,中共将达赖喇嘛指定的转世灵童囚禁起来,并重新指定新的班禅。显而易见,中共需要一个听话的班禅,而不是一再对中共批评、不愿做中共玩偶的班禅。然而,中共的欺骗手法却骗不了有信仰的藏人,藏人不断逃亡印度,去追随达赖喇嘛,就是明证。毋庸置疑的是,藏人拥有真正的信仰自由的那一天,一定是中共解体的那一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