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税收去哪儿了?全国“书记”4890万人一年花2.4万亿

庞大的党政官僚体系吞噬了大量社会财富

日前,中国大陆网络有一篇文章热传,作者测算出全国共有正副书记约4890万个,按每人每年年薪五万,即24000亿。四千多万专职书记的人口规模,相当于一个欧洲大国了。网友感叹,终于懂什么叫吃饭财政了。

记者查了一下,这篇名为《中国“书记”大数据,触目惊心》的文章,数据最早来自时任北京大学新闻学副教授焦国标研究的成果,2005年他在BBC中文的一篇文章中还提到研究获得的主要数据

也许,是因为现在经济加速下行、民生凋敝、社会矛盾激化,人们再次聚焦于吞掉中国税收支很大部分的官员们身上了

中国“书记”共有4890万人?

焦国标分析,自中共中央至村党支部,各级党组织共有现任正书记1630万,占国民总数的1.25%。其中全国行政系统(各级党委和政府)共有党委书记约107万多个,全国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和私营企业里共有党委书记约967万个,全国事业单位里共有党委书记约400万个。三块正书记总计约1630万。如果按一正二副计算,全国共有正副书记4890万。

在《中国“书记”大数据,触目惊心》文章中,作者也做了比较严格的测算,做了举例。

他先计算了政府机构,因为中国各级政府是党、政两套班子,而政府机构共分中央、省、市、县、乡和村(城市里相对应的是社区居委会)六级,所以书记也分六级。按照官方公布的各级行政区划统计数量,他先得出全国有省委书记34个,市委书记333个,县委书记2861个,乡党委书记44067个,村委书记(村支书)663000个,城市社区居委会书记77000个。这一组数字加在一起,一共是787295个。

然而,这只是很笼统的计算,实际上各级机构里面还有很多错综复杂的“褶皱”,而且还有很多事业单位和企业里面也有专职书记。他还计算了各级行政褶皱的里面藏着的书记和企业等的书记,称仅北京中央机构就有11480个书记:

中央机构分中央和国务院两套班子,中央下设二十一个、国务院下设五十二个部级或副部级机构,加在一起是七十三个。这七十三个部级或副部级机构就有七十三个同级别的书记。

此外,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团中央、全国妇联和全国总工会,这七个机构,各有其书记,共七个书记。与上述七十三个书记加在一起,一共是八十个书记。这七个机构,每一个机构的建制规模(不是指行政级别)都相当于一个部。

这即是说,在首都部级规模的机构,共有八十个。每个部级规模的政府机构下面,各有从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局级机构。比如统战部下设九个局级机构,中国人民银行下设十八个局级机构,农业部是二十个,教育部十九个,卫生部十五个,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十五个,司法部十六个。

外交部复杂一些,北京本部下设二十八个下属机构,另有二百多个驻外使领馆,还有十个驻外社团,加在一起总共约有二百五十个下属机构。平均按每部下设二十个局级机构计算,八十个部共有一千六百个局级机构。一个局有一个局级书记,于是中央八十个部级机关里也就有了1600个局级书记。

局下面设处,一千六百个局,平均每个局设八个处,就共有12800个处级书记。至于有些大处下可能还设科,这里就忽略不计了。

80个部级书记,加上1600个局级书记,加上12600个处级书记,一共是14480个书记。这即是说,仅首都北京中央机关里就有14480个党委书记。

焦国标的BBC文章里面则对于事业单位的书记们做了说明,他分析:

全国共有事业单位130万个,一个事业单位起码有一个书记,这就有了130万个党委书记。可是许多事业单位里并不是只有一个书记,而是有很多个书记。

一所大学只是一个事业单位,可是里面的书记职务就是几十个,或上百个。比如清华大学里的二级机构有100余个,河南大学有二级机构62个,书记数目就分别是100来个和60来个。

中国共有普通高校1552个,每个高校按50个二级机构计算,全国普通高校里二级党委书记就有77600个。再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只是一个事业单位,但是下面有8个职能部门和34个研究所,这样起码有42个二级书记。

焦国标称他的数字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分析来的,很复杂。

吃饭财政,吃掉的不仅是“饭”

中国的财政政策长期被认为是吃饭财政。吃饭财政预算的核心就在于解决政府供养人员的吃饭问题,包括财政供养人员的工资、奖金、各项福利以及公务人员的办公费用。

中共庞大的党、政官员体系,特别是书记—这种与行政官员重叠多余的党官,更是消耗了大量财富。保守估计,4890万个书记,按每人每年年薪五万,即24000亿。而这还没有计算其需要配备的办事人员、办公场所、车辆和办公消耗等费用。

这必然得地方政府财政收入越多,同时也导致政府根本无暇顾及普通市民的社会保障问题。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认为,地方政府为了加快经济发展的步伐,通过设立平台公司从国有商业银行获取大量的资金,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可是这样做的结果非但不会增加主要城市居民的实际收入,反而有可能会导致主要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不断增加。

乔新生认为,要尽可能地把吃饭财政变成民生财政,一方面精兵简政,通过机构合并,大刀阔斧地砍掉国家机关,减少政府公务开支;另一方面必须尽快把财政收入主要用于解决普通居民的实际问题。

去党留政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中共在过去不同时期曾经讲过党政分开,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

例如,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党政分开”一度是中共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热词,但是八九年之后,许多人指责“党政分开”等改革实际上等于放弃中共对政府、人大、司法、国企和事业单位的领导权,结果必然是架空中共的领导地位。从那之后,中共又开始强化党的统治。

到了今天,中共的这种党政不分、党国不分,还滋生了严重的腐败、官僚、扯皮、对经济的乱伸手,造就了世界上最庞大的贪腐集团

历史学家辛灏年曾经指出,中国共产党不会改良,党政分开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去党留政才是根本出路,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郑清源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