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友群:江泽民集团是习近平最大“政治隐忧”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大纪元资料库)

几天前的中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谈到2019年反腐败工作时,明确提出要防范“利益集团”。那么,当前,习近平要防范的最重要的利益集团是哪一个?笔者认为,仍然是“江泽民集团”。理由如下:

第一,赵正永案往源头上追就追到江泽民那里

习近平当局1月15日通告,原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直接原因应该是赵正永对习近平阳奉阴违,在拆除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上,一顶,再顶,三顶,四顶。

习近平2014年5月到2016年2月先后4次就“拆除秦岭违建别墅”作出批示。但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一直在糊弄习近平。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作出第一次批示。赵正永收到后,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传达,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违建情况,向中央报送材料。直到同年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调查一个月后,陕西省委向中央报告称,违建别墅底数已查清,共计202栋。事后表明,此次调查漏报违建别墅1000多栋!2014年10月、2015年2月、2016年2月,习近平又接连作了3次批示,赵正永根本不当一回事,一再欺骗习近平。

秦岭自古以来被称为“龙脉”。在这个“龙脉”上的违建别墅竟然达1000多栋!这些别墅自然不是买不起房的普通百姓建造的,而是有钱有权的人建造的。这些有钱有权的人的利益在陕西省的最高代表,就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但是,毕竟,习近平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是“习核心”,赵正永凭什么敢跟习近平对着干?只因为赵正永的后台老板不一般,他的后台老板是“江核心”——江泽民,他是江泽民提拔重用的一方诸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任中共安徽省公安厅厅长赵正永积极紧跟,深得江泽民赏识。2001年6月,赵正永被江泽民提拔重用为陕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之后,赵正永更加卖力的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则不断给他加官进爵,由陕西省副省长、代省长、省长直至省委书记。赵正永成为江泽民在陕西省的代理人。

江泽民统治时期,为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以“腐败治国”,听任积极迫害法轮功的高官“闷声发大财”。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赵正永成为陕西省各级各类腐败分子利益输送的一个汇合点。以赵正永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陕西腐败分子的利益共同体,其中包括陕西省副省长冯新柱,陕西省政法委副书记、省610办公室主任吴新成,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钱引安,西安旅游集团董事长李大有,西安市委组织部长钟健能,西安市政协副主席赵红专,西安报业传媒集团总经理苟立武,西安市文广新局局长吴逸伦,西安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王德安,西安市信访局局长吴智民,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局长唐建平等。这个利益共同体依附于江泽民,形成一股与习近平分庭抗礼的地方势力,让习近平“有权无威”。

第二,周强的问题往源头上追也追到江泽民那里

去年年底以来,一直被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穷追猛打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是当下中共司法机关“恶人”的典型代表。崔永元在微博中指名道姓痛斥中共副国级高官、中共首席大法官、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知法犯法,声震海内外,当年张牙舞爪、口口声声要“亮剑”如何如何的周强,居然不敢还一句嘴。崔永元在网上公布了周强干预“陕西千亿矿产权案”的证据,在一份标注为“机密”的“情况汇报”中,有周强本人的批示:“此案有关处理情况,要严格做好保密工作。”也有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的批示:“经请示周院长,本案现中止诉讼。裁定书我已签发。请告相关人员,按周院长指示,对案件有关情况,严格做好保密工作。”最高法院民一庭法官王林清在网上发布的自述视频中,讲述了周强要求法官裁定将案件“发回重审”的指示。王林清表示,此案已发回重审了一次,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能再发回重审。周强又要求法官裁定“解除当事双方的合同”。王林清表示,当事双方都没有提出这个要求,按照“不告不理”的原则,最高法院没有必要作出这样的裁定。从上述批示和王林清法官的自述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周强的两个要求都是非法的,无理的。但是,周强为什么要这样做?周强是否收受了有关人员的巨额钱财?除了这一个案子外,周强还非法干预了多少案子的审理?

2015年5月以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实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至今为止,已有21万人之多。这是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伟大壮举。作为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拥有最便利的条件了解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犯下的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但是,面对江泽民制造的一个个惨绝人寰的惊天冤案,周强不仅无动于衷,相反,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2017年1月25日,周强与时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联手发布一个主要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司法解释”。2017年2月1日起,中共各级法院按照这个所谓的“司法解释”,将许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狱。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就有93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周强故意存心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充分暴露了他追随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本质。周强也因此成为江泽民“血债帮”的重要成员之一。

据大陆媒体报道,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日前主持会议,决定月底召开人大常委会第8次会议,审议个别人事任免问题。有分析认为,会议可能要处理干预“陕西千亿矿产权案”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周强很可能成为继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之后被查办的又一名政法高官。

第三,孟晚舟案往源头上追也追到江泽民那里

2018年12月1日,华为副董事长、财务总监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消息爆出后,一下子将全世界的目光吸引到华为身上。孟晚舟的爹任正非创办的华为与中共江泽民集团之间的密切关系被不断曝光。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从这一天起,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开始反迫害、讲真相。江泽民最怕中国大陆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于是,由他的儿子江绵恒主导修建互联网上的“长城防火墙”,使中国大陆民众无法看到国外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报道。华为就是这堵隔离墙的主要建造者。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对全国上亿法轮功学员全方位的监控成了他的一件大事。于是,“金盾工程”等纷纷上马,华为则是这些工程的重要建造者。华为还是中共610办公室,公、检、法、司系统迫害法轮功的电信设备最大的提供者。华为手机也是监控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工具。德国安全公司2015年发现,包括华为在内的26款中国制造的智能手机,硬件中都被预装了监控软件。华为还是江泽民集团在全球渗透的急先锋。

因为任正非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江泽民给予任正非经济上巨大的支持。2011年10月,美国中情局的一份调查报告披露,在过去3年里,华为从中共官方得到近2.5亿美元资助。2004年,中共国家开发银行为华为提供100亿美元的融资额度。2009年,国开行又为华为提供3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从1998年至2013年,陈元执掌国开行15年。中共政坛公开的秘密,没有江泽民,就没有国开行的陈元时代。陈元是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云是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后提拔江泽民担任中共党魁的关键人物。为了回报陈云,1998年,江泽民让陈元担任国开行行长、党组书记,级别为正部级。陈云——江泽民——陈元——任正非,这样一个官商一体的政经纽带就此形成。

以上三人涉及三个重要方面:一是中共地方实力派;二是中共政法高官;三是中共科技巨头。它们的共同主子都是江泽民。赵正永曾经是习近平家乡陕西省的主政者。习近平3年4次批示,赵正永就是顶着不办。习近平家乡的主政者尚且如此对待习近平,其他地方诸侯如何对待习近平?可想而知。这个石头不搬掉,习近平根本没有办法“号令各路诸侯”。中共政法系统长期为江泽民集团把持。近些年来,政法系统制造了大量“知法犯法”的国际大丑闻,“屎盆子”全都扣在习近平头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居然跟江泽民的铁杆亲信赵正永搅在一起,政法系统的“害群之马”不除,习近平的日子不好过。孟晚舟的爹任正非因为有江泽民这个大后台,将“吸血”的触角伸向全中国,伸向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江泽民集团最重要的“提款机”。孟晚舟被抓,习近平从一开始就将此事与中美贸易谈判切割开来。但是,任正非在国内外不断搅和,让习近平进退两难。这个“地雷”不排除,习近平里外不是人。

赵正永、周强、任正非这三个人之所以能够成气候,是因为他们同属江泽民集团。到目前为止,习近平反腐打虎,打到江泽民的亲信,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止步。这个利益集团的总头目江泽民,“二当家”曾庆红,核心成员贾庆林、吴官正、李长春、贺国强、刘云山、张高丽、张德江等,习近平一个没动。这些人表面上不敢跟习近平唱反调,内心里,没有一个是服习近平的。暗地里,他们仍然沆瀣一气。对习近平,凡是能糊弄的,他们肯定糊弄;凡是能“软顶”的,他们肯定“软顶;一旦习近平遇到大麻烦,他们肯定唯恐天下不乱。放眼整个中国政坛,江泽民集团才是习近平最大的“政治隐忧”。

2019年1月14日,是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90岁生日。这一天,茅于轼写道:“我最大的缺憾,很简单,就是中国还是一个专政社会,我希望中国能够尽快地变成一个民主法治宪政的国家。”“如果我有选择,我希望到美国去。”中华文化自古以来就有“叶落归根”的传统,离家远行的游子在晚年做梦都希望回到自己的家乡。茅于轼今年90高龄了,却表示如果有选择的话,愿意去美国,可见他对中共的统治是多么绝望!

进入2019年,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登高一呼,喊出了“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的时代强音。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笔走龙蛇,也爆出一声惊雷:中共该退场了!并且提出“阁下(当指习近平)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竞争为首任民选总统”。

中国历史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复疑无路”的紧要关头,习近平如果能够认清赵正永、周强、任正非们兴风作浪的真正原因,正本清源,抓捕江泽民,铲除中国内政外交的总祸根,顺势解体中共,或可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崭新局面。

——转自希望之声,发表时作者做了部分修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