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博学:瘟疫正在毁灭中共帝国

现阶段,已经蔓延中国24个省的猪瘟,证明了猪瘟疫情,在中国已经失控,除了猪肉食用比较少的甘肃和新疆,穆斯林信仰区域以外,中国已经无一地可以幸免,从八月传出猪瘟疫情到现在,短短半年,中国沦陷在所谓“猪仔黑死病”手上,这种黑死病学名是Africa Swine Fever。

1957年,西班牙爆发猪瘟疫情,一直到1990年才扑灭,整整用了32年,而台湾在1997年爆发猪只口蹄疫,一直到2018年,用了21年才扑灭疫情,今年终于可以从猪肉的贸易赚到外汇。如果以一年赚取外汇2000亿计算,20年来就损失了4兆台币。西班牙猪瘟的源头是非洲,1928年非洲肯亚首先爆发猪瘟,但是非洲有一半以上是穆斯林信仰不吃猪肉,所以疫情传播很慢,经过30年才进入南欧西班牙等国,然后跨过里海,在亚美尼亚等国蔓延,接着进入西欧及东欧国家,到了2007年,俄罗斯全境也跟着沦陷,被贴上疫区标志,2012年,波海三小国也沦陷。

去年,中国拒绝进口美国猪肉后,东北开始有小规模的偷渡和边境猪肉贸易,也因此让猪瘟有机会传入中国,如今却一发不可收拾,打开世界地图一看:目前以中东和印度,这些食用猪肉最少的国家,还可以免于猪瘟感染,古巴也传出猪瘟,加勒比海地区加紧戒备,美国海关对旅客入境检查一向严格,至今还未传出感染案例,猪年谈猪色变,有此一说。

也难怪台湾猪农闻猪瘟而色变,偏偏遇到恶邻居中国,喜欢以邻为壑,从去年12月18日起到现在,台湾已经查获来自中国44起违规猪肉入境,把这些故意违反禁令者,视为另类中国对台生化战争,其实也不过分,台湾猪农紧张情绪,可想而知,虽然大部分学者专家认为,以台湾和中国两国之间,旅客和货物来往太过密集,想要阻挡猪瘟入境,实在是不可能的任务;另一方面,中国故意不配合在机场警告或检疫,也是台湾人对中国失去好感的原因之一。

话又说回来,台湾因为尚未被中国并吞,才能维持严格的检疫制度,这个时候想起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所写的诗,“让中国分裂成许多国家,这个世界才会得救”,如今看来,这位诗人才是先知。

中国检疫虚设,猪瘟已经失控

中国肚子里明白:跨省贩售,检疫如同虚设。猪瘟已经失控,却不愿意向世卫组织诚实通报,这种国际组织也早可以解散算了,老共知道既然已经无路可逃,干脆鼓励人民吃病死猪,吃到饱,防疫工作也就主动降级,路上死猪横躺,也可以视若无睹,这就应了一句话:“死猪永远不怕滚水烫”,结果害怕紧张的是亚洲各国,越南政府最近报导:中国猪肉趁着黑夜用卡车大量入境越南,看来,中南半岛迟早要沦陷。澳洲政府对旅客偷带猪肉入境,裁罚924万台币、判刑10年,居世界最严厉国家,台湾相比之下,罚20万只是小儿科。

猪瘟可怕是在于对肉品行业打击,至少目前还没有出现猪传人病例。但是前不久,中国云南的果蝠身上验出伊波拉病毒,吓坏联合国,而且今年初北京、江浙、广东一带也出现H1N1变型流感,直接攻击人类脑部,已经造成多起儿童致死病例,禽流感造成医院人满为患,这才是更可怕的瘟疫来临了。

很少人知道:全世界的瘟疫大传染,几乎和中国脱不了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云南鼠疫横行,一直到1950年终战后才扑灭。中国南方自古被称为瘴疠之地,可想而知,南方的瘟疫很多,根据人类学者研究:似乎和生活居住环境有关,中国南方族群以高脚屋建筑居多,上层住人,下层住了猪鸭鸡等等家畜,人和动物共居,是传染疾病的主因,其次是因为中国战争太多。

写“瘟疫与人”的麦克尼尔说:“人类历史上,战争和瘟疫经常无法脱离关系,而这两者都可能导致王朝灭亡”,大航海时代,欧洲人来到新大陆,带来天花,导致印地安人90%人口死亡,而欧洲最严重的一次流感,却是中国制造,历史上称为“西班牙大流感”。

西班牙大流感祸首来自中国

1918年,西班牙爆发H1N1大流感,800万人感染,后来迅速传染,导致全球5亿人口感染,至少有5000万到1亿人死亡,这场流感到了1920年才扑灭,根据美国的纪录,流感来到美国之后,50万人感染死亡。最近,医学家为这次流感找到凶手,传染源是来自中国广东,一位被征调派往欧洲,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挖战壕劳工,这位带菌的中国工人,把病毒株传播出去,开始扩散到全世界,中国地区也因为这年流感死亡数百万人,台湾地区死亡四万多人。根据中国历史纪录:流感所到之处,“疫鬼正在索命,村里十室九空”,河南地区连棺木也买不到,可见疫情的惨烈。

1997年,中国香港爆发H5N1禽流感,这种人畜共通传染病,曾经引起恐慌,幸好及时扑灭,没有扩大成全球感染。但是,2003年来自广东的SARS呼吸道感染症候群,就引发了全球恐慌,大家也应该记忆犹新。

14世纪开始,横行欧洲的鼠疫,又称黑死病,死者因为身体发黑得名,这种鼠疫的疫情于1340年,先在中国黄河流域爆发,由于干旱导致歉收,老鼠到处肆虐,农村饥饿而死亡尸体,曝晒于户外,尸体变成老鼠的食物来源,疫情终于一发难收,随着贸易丝路,黑死病于1347年传到伊斯坦堡,慢慢又传到中亚甚至欧陆各国,欧洲人把瘟疫称为来自中国的黄祸,导致欧洲总共有一半人口死亡。

戴蒙贾德在“枪炮,病菌和钢铁”一书中说:“人类历史命运,通常会因为瘟疫而改变”,罗马帝国的覆灭,马雅帝国的消失,其实都和瘟疫有关。今天,不只是美国人把中国红色扩张视为一种病毒,包括带着监控后门的华为产品,正在监控全球各国,没有节制的军武扩张,推动恃强凌弱的霸凌哲学,亚洲周边国家,人人自危,以及渗透到全球的红色代理媒体,只会美化中国,成为中国的伺从媒体,不停洗脑人类,导致全球阅听人人性和心智的残缺,中国这个国家,已经不是邪恶可以形容,他的强国梦,对世界而言,才是最大噩梦。

从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到北京市民为了看流感疾病,必须漏夜排队,一见到医院大门打开,一群人就用跑百米的速度方式,冲进医院,生活在台湾的人,很难想象所谓进步富有的中国,会出现这样的画面。一个连猪都管不好的国家,却企图用武力想要统治台湾甚至全世界,一个连人民疾病都无法妥善医治的政府,却不断恐吓想要并吞优良医疗体系的台湾,或许上帝也看不过去,正在展现公义,祂看到了这个邪恶帝国的作为,正要以瘟疫毁灭这个帝国吧。(有删节)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