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任正非语出惊人搞砸了!华为和iPhone最大不同在此

华为和iPhone虽都在中国组装,但安全性大不同。澳洲学者表示,两者较大的差别在于它们使用的作业系统,而且这是因为双方的“理念不同”,并非手机本身。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语出惊人,自曝华为不支持“自主创新”,而是“获取别人的创新”,引发哗然。华为还因剽窃摩托罗拉被告上法庭,窃密者多年来向任正非秘密汇报。财经分析人士胡少江说,华为开除王伟晶一定是得到中共批准。政论家胡平分析华为是仗着国家补贴自己钱多去挖别国的科技人才,并做间谍,更让外界对它警惕。

华为和iPhone同在中国制造;为何安全性大不同

台湾中央社报道,华为在科技界与三星和苹果这些大厂牌并驾齐驱,但也因为其与中共政权的关系而受到全球严格检视。

“澳洲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16日报导,就连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都不再相信中国的民营企业能够不受共产党控制。

澳洲金融评论报引述熟知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想法的高阶官员报导,中共国家情报法“消除了民营和国有企业之间的区别”。

报道引述澳洲广播公司新闻网(ABC News)报导,美国奥本大学(Auburn University)麦克瑞利网络和关键基础建设安全学院(McCrary Institute for Cyber and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Security)院长席鲁佛(Frank Cilluffo)指出,中国企业和北京当局之间的关系,跟美国企业和华府之间“本质上截然不同”。

尽管iPhone和华为的装置都在中国大陆组装,但席鲁佛说,他认为其中有一些差别,足以降低iPhone所具有的风险。

他说:“苹果可能会使用中国的生产设施,但苹果公司会仔细检查、监督自己供应链的安全,并拥有识别和补救相关漏洞和缺陷的技术专业。”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国际网络政策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访问学者尤伦(Tom Uren)说,华为和iPhone之间较大的差别在于它们使用的作业系统,分别是Android和iOS,而且这是因为双方的“理念不同”,并非手机本身。

尤伦表示,没有手机是完美的,不过一般认为iPhone较为安全。跟开放原始码的作业系统Android相比,苹果iOS对应用程式商店(App Store)可下载的App把关较严格。

任正非自曝:华为不主张“自主创新”而是“获取别人创新”

17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党媒小报《环球时报》采访时语出惊人。

任正非说,华为工程的创新模式是当“别人已经创新,我们要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得到别人的许可,付钱就行”。

他还表示,科技是“人类共同财富”,一定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这样才能缩短与世界领先的进程。“华为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当然科学家都是自主创新的,我指的是我们这种公司的工程创新。”

希望之声电台报道,华为在2018年还遭到摩托罗拉起诉。该公司在交给美国北伊利诺斯州法院的起诉书中写到,华为在过去的10年中,曾伙同10多名摩托罗拉员工长期地合谋窃取无线网络设备方面的机密信息。一名名叫Shaowei Pan的华裔员工在任职的几年期间一直秘密向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汇报工作。

评论人士秦鹏说,华为不走自主创新路线,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走向世界领先。“踏”字正体现了华为当局的狼文化,也只有华为能理直气壮的把它用在这。

英国评论人士胡少江近日撰文表示,人们责怪华为无情抛弃了王伟晶其实是错怪了华为。王伟晶曾经为核心机密部门工作,没有政府的许可,他是断然不可能从中共驻波兰使馆转入华为公司担任高管的;当然,这一次也一样,没有中共政府的同意、甚至是授意,再借给华为老板任正非一个胆儿,华为也是不敢开除王伟晶的。

胡少江还说,在一个强调集体主义的国度里,政府是可以通过牺牲个人来争取“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当然这里的所谓国家利益究竟是作为集体的中国人的利益,还是中共当政者的利益,还是什么别的什么团体的利益,这就另当别论了。如果说,王伟晶涉嫌间谍一事妨碍了中共支持华为抢占世界电讯市场的战略规划,那么他被牺牲掉也是非常符合中共特色的思维逻辑的。

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王伟晶做了什么,他肯定是被华为和支持华为的中共政权推下了悬崖,因为在外人看来,中共无心为王辩护,这等于是证明王伟晶已经铁板钉钉地违反了波兰的法律了。

胡平:华为从事间谍让外界对它更警惕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报道称,政论家胡平分析,华为是一家很庞大的通讯设备公司,最重要的问题是由中共政权大量的补贴,才可能使得它做成这么大的规模,才有可能在国际市场上有那么大的竞争力。低价的华为手机在国际市场占有那么大的份额。

“这也是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这些国家对它特别不满意的原因之一。别人都是民营企业,你这个根本是由政府作为后盾的。”

胡平还表示,华为是仗着国家补贴自己钱多去挖别国的科技人才。它购买别人的技术之外,也盗窃别人的知识产权。现在还揭露出来,它从事一些间谍的工作,这点更让外界对它警惕。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