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所有在北上广焦虑的问题 小县城里都有低配版

年底和年初都是大型的‌‌“求职跳槽季‌‌”。

2019年刚到,朋友圈里就刮起了一阵‌‌“离职风‌‌”,九宫格的图片配上200字以上的离职感言,底下评论区都在遥祝前程似锦,后会有期。

辞职,是无奈的选择,但更多时候它也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身边已经有好几个朋友在网站上投递简历,还有一位高中同学在犹豫要不要回老家那个三线小县城里,因为家里人最近给她找了一份轻松的文职工作。

她又回到了刚毕业时候的处境:是选择留在一线城市里为了梦想而燃烧,还是听从家人的安排回到二三线小城市里舒服养老?

一线城市和二三线城市之间的选择,一直都是大众争论的焦点。

北上广,

这是机遇之城,也是积郁之城

跨年的酒桌上,一位北漂的朋友谈起在北京的生活。

他说一天中最绝望的时候,不是加班熬夜到两点的夜晚,而是第二天刚起床的清晨,你在刷牙的时候,手机突然开始震动,你看着微信窗口疯狂弹出来的新消息,你的手就放在屏幕上,但却没有点开的勇气。

所有人都在追问工作进度,是的,他也明白,没有人关心你昨晚加班到几点,他们只关心工作进行到哪一点。

他说,这城市太大了,再伟大的理想都显得格外渺小。早上,我听到闹钟在响,但我真的没有勇气醒过来。

刚踏入这个大都市的每个人都曾怀抱着一腔热血,都把这里当成播种梦想的福地和良田。

直到高昂的房租水电账单让你开始想要退缩,直到拥挤的早高峰地铁把你的梦想挤得稀碎,新闻频繁报道着外卖的安全卫生问题,你知道事实如此,但还是日复一日地吃着。

有人在这个城市拿着月薪三万的工资,出入在各种名画展览当中,在精致的网红餐馆打卡,他们享受着这个城市一切的便利;也有人拿着月薪三千的工资,忍受着领导的辱骂,在办公室没日没夜地加班,一边吃着外卖一边赶项目进度。

北上广,是机遇之城,也是积郁之城。

三线城市,

根本装不下我的梦想

当年披头士主唱约翰·列侬曾被问到‌‌“为什么一个英国乐队却要到美国发展‌‌”,他当时的回答是:‌‌“在古罗马帝国时期,当时的哲学家和诗人都要去罗马,因为那里是世界的中心,我们今天要来纽约,因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

或许这也是很多年轻人为什么要留在大城市的理由。

2018年年初,广东省教育厅发布《2017年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从就业流向来看,八成以上高校毕业生都选择在珠三角就业。报告显示,珠三角地区9个地级市共吸纳38.66万名毕业生。

在小城市,很多高校毕业生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

一位学广告专业的朋友说,像我这个专业回到老家的小县城里,毕业就相当于失业。虽然在那里生活压力小,但工资也低,每天流水线一样地过,社交圈子来来回回都是那几个人,我的人生好像一眼就能看到头。

三线城市,根本装不下我的梦想。

而且,更重要的是,‌‌“所有在大城市里焦虑的问题,其实都有低配版‌‌”,在小城市生活就一定能提高幸福感吗?逃离北上广后真的就能安逸自在,无忧无虑吗?

你的选择,决定你的生活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从新媒体角度看,凡是写‌‌“逃离北上广‌‌”的文章大多都火了,这侧面反映了在北上广这三座一线城市里,有多少年轻人一边吃着外卖熬夜工作,一边在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逃离这个‌‌“鬼地方‌‌”。

与此同时,也有人在此刻买下了前往北上广的车票,这些背井离乡的年轻人,只是为了在更大的舞台展示自己。

人生,就是由无数的选择组成的。在年底大型的‌‌“求职跳槽季‌‌”里,很多人再次陷入了同样的困境——踏上北上广还是逃离北上广?

个人的晋级离不开城市的因素,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哪座城市,需要慎重地考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新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