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上海老板徐春朋认同三民主义遭打压 真名三退 退党退团退队

——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冤狱迫害 公开住址身份免“人间消失”

大陆声称实行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但上海电子公司老板徐春朋欲加入八大民主党派之一的国民党未果,其后更因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受中共非法打压。十一年来他被上海公安非法绑架逾二十次;未经任何审判而被关进监狱五次,最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徐春朋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并公开用真名退出少先队,但随即被公安带走并以妻儿的利益威胁。徐担心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决定对外公开自己的住址、身份,免于“人间消失”。

大陆声称实行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但上海电子公司老板徐春朋欲加入八大民主党派之一的国民党未果,其后更因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受中共非法打压。十一年来他被上海公安非法绑架逾二十次;未经任何审判而被关进监狱五次,最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徐春朋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并公开用真名退出少先队,但随即被公安带走并以妻儿的利益威胁。徐担心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决定对外公开自己的住址、身份,免于“人间消失”。

徐春朋月初被采访后,随即失去联络。本报1月20日再致电徐春朋,他表示因为电话被监听,上海公安在他1月4日早上接受采访后,下午就强制传唤他,其后以他和新闻媒体有联络为由,关押他一天多后释放。

上午接受采访下午即被传唤

他批评,中共治下毫无法治可言,要传唤人就传唤人。当局传唤他时,甚至复述他和媒体之间的对话,他相信自己的电话等通讯设备均被当局监听,所以不方便多说什么。他强调,“人说话的方式,应该在真实意图下做出的表态,才是真的。”他又担心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希望公开自己的住址和身份证号码,若有不测的话,外界可以知其遭遇。

徐春朋究竟因为什么原因,在接受采访后就被当局打压?在之前本报对徐春朋的采访中,或许可一窥究竟。

加入国民党须中共批准

现年45岁的徐春朋,是上海一家电子公司的老板。因为认同台湾三民主义,打算加入国民党。但致电上海政府查询后得知,需要由户籍所在地的共产党组织发出许可才能加入国民党。他对此不解,为何加入其它党派也要得到共产党的同意,再打电话至当地的国民党询问,该组织“斥责”徐春朋连全国八党均由共产党领导的常识都不知道,追问下发现,在中国大陆无论加入任何党派都需经共产党批准。

收藏青天白日旗遭冤狱迫害

另一名大陆“国民党”委员表示,他们是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非国民党。徐此刻才惊觉,在共产党统治下,所有党派均为政治花瓶。

徐春朋不愿加入需“中共批准”的国民党,转而想收藏青天白日旗,但中共领导下的国民党组织告诉他,他们没有党旗。后来徐春朋想办法收藏到青天白日旗,但没想到被当局发现,2007年他因此而被捕。他说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一个月。

2008年,徐春朋写公开信给时任台湾总统的马英九,希望台湾帮助推动大陆的政治改革,随即被公安带走。公安对徐春朋表示,公安机关在侦查期间,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可以随时拘捕你一个月,不用起诉,也不用判决。

徐经常被上海公安局拘捕至黑监狱或看守所等,由于是非正式拘捕,公安没有用手铐,只用尼龙绳捆绑。徐形容这种绑法非常不人道,“一根如手指粗的麻绳,勒至入肉,疼痛难忍,疤痕可留数月。”徐春朋透露,公安并威胁可将其抛河中淹死,制造一场事故,没有人会发现。公安亦以徐的妻儿作为威胁,最终令徐夫妻两人离婚收场。

将青天白日旗纹于后背差点被公安“剥皮”

在多次的非法拘捕中,令徐春朋感受最深刻的是曾被关押于上海“魔鬼监区”,那里专门关押重刑犯,包括法轮功学员。监狱环境恶劣,一个20平米的房间关押约二十多个犯人。而“魔鬼监区”中的“酷刑”最为臭名昭著,用各种“花样”折磨犯人及不供给食物。监狱内是以犯人监察犯人的模式管理的,跟公安拉关系成功的便可成为“老大”,可以“监察”其他犯人。

因不能收藏青天白日旗,徐改以纹身的方法,把青天白日旗纹于后背。公安得悉后,把徐春朋带到医院,欲将带纹身的皮移除,但因太残酷被医生阻止。徐春朋表示在中国大陆受到迫害并非大事,非常普遍。

不愿被中共“绑架”真名三退在采访中,徐春朋决定用真名三退,他表示自己没有入党,但入过队,故决定退队。他还说,中国百姓为了获得受教育的机会,被迫加入少先队。年幼无知的儿童被共产党“绑架”,被迫热爱共产党,非常不合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海华、梁珍香港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