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经济灰犀牛防不住!专家:习近平同意川普条件 没反弹

中共今年将把对铁路的投资建设提高到创纪录的8500亿元,然而截至2018年9月,中铁总的负债已高达5.28万亿。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共应对今年经济增长下滑而采用的用基建拉动GDP增长之举。但已经有警告声音说,中国的高铁债务和运营亏损世界第一,要警惕其成为“灰犀牛”。另外,中共不可能再继续依赖房地产促进经济增长,绝大部分房企的筹资用途为“现有债务再融资”,即“借新还旧”。对于美中第六轮贸易谈判,学者们认为,美中可能会达成某种协议,但执行起来还是会有问题。

美中第六轮贸易谈判会有什么结果?

自由亚洲电台28日报道,本周刘鹤率领的中国高级贸易代表团,在华盛顿和美国代表进行第六轮谈判。美国南卡大学教授谢田,和中国财经评论人士贺江兵均表示:双方可能会达成某种协议,但执行起来恐怕还有问题。

谢田表示,中美这次贸易争端,实际上是博弈论中典型的零和游戏。美国实际上是被中共占了便宜了,美国实际上是要求不再继续这样的关系。对美国来说,最好的结果和最坏的结果可能是一样的,就是进一步表达立场和观点。

贺江兵认为,中美贸易谈判会有结果。结构性问题方面也不是问题,偷东西不让偷了,还能说一定要偷吗?定期核查也不会有问题。上次中兴通讯,罚了十多亿,而且派员监督检查,最后中国都接受了。也不会有反弹的问题,因为要反弹的话,中兴公司那个事就已经反弹了。

现在中国经济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所以中国可能更需要急切的结束和美国的贸易战。如果继续打下去,可能就不止是经贸问题了。然而,王岐山在达沃斯论坛上已经说了,小偷抓百分之六十就行了,警察不能把小偷抓完了,什么“规则不能放在发展之前”,这当然是鬼话了。但对美国人来说,这就更不能相信了。这个话,就是中方对中美谈判的态度,达沃斯可不是一个小场合。这让美国和世界怎么相信中国?

中共靠房地产无法拉动经济;只能“借新还旧”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编译报道称,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导,过去,中共政府一直通过房地产来刺激经济增长。但现在,中共政府又不得不努力阻止房价高企的风险蔓延至其它经济领域。

但是,伴随着中国人对房屋投资的偏好,中共政府的刺激手段不断推动着房价和民众家庭债务负担的飙升,并已经造成了一种很危险、很微妙的局面。分析人士预计,除了全力保持房价稳定的措施之外,北京这次不敢再重施旧计,继续刺激房地产市场。

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中国股票首席投资官周琳达(Lynda Zhou)表示,房价意外大幅下跌将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本周早些时候,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谈到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时曾警告说,黑天鹅事件是一种不可预见的事件,通常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先锋投资战略集团亚太区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王倩本月早些时候在上海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本轮经济下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个人和私营部门信心下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担心,刺激经济的政策可能正在慢慢失去效力,而且可能不会很快奏效。”

另外,据上海证券报日前报道称,梳理上市公司的发债公告可以发现,绝大部分房企的筹资用途为“现有债务再融资”,即“借新还旧”。而根据国金证券统计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房企到期的债券总量将达2272.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44.26%。

大陆铁路投资达8500亿;总负债5.28万亿

据日本经济新闻消息,中共已经确定将2019年的铁路建设投资提高到史上最高水平的8500亿元人民币。据中国铁路总公司近期出台的年度建设计划,2019年新开工铁路里程预计达到6800公里,比上一年增加45%。其中,高铁开工里程将控制在3200公里,但由于穿越山区、多隧道的重庆至昆明高速铁路即将开工,总的投资额预计将有大幅增长。

对于今年中共大规模投资铁路建设,海外评论人士文小刚表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严重下滑,中共高层对此忧心忡忡。习近平和李克强今年就经济下滑,警惕灰犀牛多次发声。中共当局为了刺进经济增长,利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向市场投放流动性,声称要加大对中小民企放贷,要给企业松绑、减税等等,但是这些措施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经济问题,因为中国的经济问题根子在中共身上,中共要控制经济就要依仗国企,而国企又人浮于事、占据巨大资源却不能给社会提供利润回报,而且还豢养了很多僵尸企业,这样经济不会好。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北京交通大学中国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赵坚28日在财新网发表评论文章,提醒世界最大规模的中国高铁网络和过低的高铁运输密度(运输收入)预示着重大金融风险,可能成为撞击中国经济的灰犀牛。

文章透露,截至2018年底,中国高速铁路营业里程已达2.9万公里。但除京沪、京广通道上的高铁运输能力得到较高利用外,其它高铁项目的运能大量闲置,存在严重亏损。例如,兰新高铁尽管有每天开行160对以上高铁列车的能力,但每天只开行4对高铁列车,其运输收入甚至不足以支付电费。

文章说,中国十多年间建设的高速铁路已经是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半个世纪建设的高速铁路总和的2倍以上。世界最大规模的中国高铁网络和过低的高铁运输密度(运输收入)预示着重大金融风险。

根据文章,虽然中铁总的客运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达到1693亿元,全年或达3400亿,但截至2018年9月,中铁总的负债已高达5.28万亿,再考虑地方政府投资建设高铁的债务,已经形成的巨额高铁债务或引发国家的金融风险。

高铁的冒进伴随着政府巨额债务。文章表示,根据官方统计,截至到2014年底,铁道总公司负债总额高达3.675万亿,而2015年中铁总计划完成固定资产投资8000亿元以上,中国铁路总公司负债总额将很快超过4万亿元人民币。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