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猪年新看中国历史笑科

中国人坚称日本人是秦朝徐福的后裔。徐福是汉人。以此逻辑,日本人的种裔,是汉人。而汉人,当然是中国人。那么一八九四年的日清战争,其实是汉人与满人之战:汉人徐福的后裔,全歼女真蛮族帝国的北洋舰队,此一胜利,实是中国人之光。而此役为满方效力之李鸿章,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管带邓世昌,对抗徐福后裔的汉师收复中华领土,则全为汉奸无疑。

中国历史教育出现不同的角度解读,日本已故学者冈田英弘由蒙古、中亚、欧洲的角度,打破“大中原中心主义”的视觉,重新定义,令人耳目一新。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亦北大历史系出身,对冈田英弘极为欣赏,二〇一五年四月,王岐山向来访的美国日裔学者福山说:冈田英弘对欧洲和中国的微观调查,成就甚佳,功底甚深。

冈田这一派,香港的饶宗颐亦同好。饶氏论述华夏的角度,以中亚、波斯、印度等为视点,是具有国际视野的汉学家(Sinologist),而不是一般误解的所谓“国学大师”。凡称饶宗颐为“国学大师”者,俱人云亦云辈,一开口就露了底。

冈田和饶宗颐氏,俱有全球化的恢宏视觉。今天是全球化的时代,中国历史文化,一以全球化之宏观视野重新审视,就发现中国人本来的历史观,有许多逻辑混乱。

首先,中国人自称炎黄子孙。此说源自传闻远古的一场部落战争:黄帝与蚩尤决战于涿鹿,黄帝战胜,蚩尤溃败。以后的中国人,西瓜偎大边,儒家学者,尤其现实,成王败寇,于蚩尤诸多丑化,中国世代为儒家洗脑,自称是胜者黄帝的后裔。

但蚩尤的部落,没有被黄帝杀个精光,也有后人。蚩尤的后人,就不是中国人了?那么他们是谁?一名现代中国人,可不可以昂然宣称“我不是炎黄子孙”,而是蚩尤的粉丝和后裔?

秦始皇就崇拜蚩尤。中共则崇拜秦始皇。因此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文化话语权,今日的大陆,并不存在任何所谓的炎黄子孙,而皆“斯大林爷爷的思想子孙”和蚩尤Fusion的另一族。这个族裔,又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以冈田英弘和饶宗颐的灵感,必开拓全新的视野,值得探讨。

还有一件:中国人坚称日本人是秦朝徐福的后裔。徐福是汉人。以此逻辑,日本人的种裔,是汉人。

而汉人,当然是中国人。那么一八九四年的日清战争,其实是汉人与满人之战:汉人徐福的后裔,全歼女真蛮族帝国的北洋舰队,此一胜利,实是中国人之光。

而此役为满方效力之李鸿章,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管带邓世昌,对抗徐福后裔的汉师收复中华领土,则全为汉奸无疑。

这样一看,咦,就好笑了。阁下以前读的中史,又是些什么东西?怪不得毛泽东要文革了,文革确实要不止一次。中国历史的“话语权”,在全球化之下,应该如何挪移,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猪年来了,龙门大家一起来搬,多好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