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日本教授:中共“扶贫”宣传太过 民众不再相信政府

中共各级官员疯狂敛财,挪用贪污扶贫款数额触目惊心。图为四川山区的农民。

日前有媒体报导,日本东京大学副教授阿古智子对中共“扶贫”政策的看法。她表示,中共往往是“小小改革,大大宣传”,“扶贫”问题的症结是制度没有多少改变,又“维稳”太过。

2月6日,中央社刊出,2018年12月对长期研究中国农村和基层社会、日本东京大学副教授阿古智子的采访。

阿古智子说,中共大力宣扬“扶贫”的成果,其实只是表面功夫,贫困的根源在于制度,例如农村官员的贪腐、农民的债务等。

早在1994年,为了写硕士论文,阿古智子就到过湖南省桑植县做调查。那时候,她就发现:一个遍布背债、贫困农民的贫困县,为了接待外宾大撒银币,安排超乎想像的吃饭、喝酒排场。

阿古智子提到的“扶贫”中官员的贪腐,从中共给出的数据也有体现。

2018年6月份,中共审计署发布一组数字,在对145个贫困县审计的报告中,涉及约39.75亿元的资金落入贪官手中变为“扶贫”款;失职渎职造成财政资金流失,查出84件基层干部牟私利等案件,追回5.32亿元。

2018年3月,中共财政部副部长胡静林在两会期间对外称,2017年有7.3亿元扶贫资金被挪用、虚报冒领,“有贪污浪费的,有优亲厚友的,有挤占挪用的。”涉及28个省的874个县,涉案人数450人。

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广东省有118名官员因“扶贫”职务犯罪而被立案,这些人绝大部分是村两委干部和工作人员,而且是窝案、串案。涉案金额平均每宗12.5万元,最高涉案54万元。

阿古智子研究中国社会及贫困问题20多年,她认为,中共在“扶贫”政策、贫富差距等问题上,往往是自我宣传太过。

其实中共的宣传不仅是过,更多的是造假。例如,陕西一家媒体“老陕网”曾报导,西安市周至县的一名贫困户,产业帮扶养牛,他只和一头牛拍过照片,不知道后来牛在哪里。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的“扶贫”官员,为了增加贫困户收入,将扶贫档案作假。报导说,4个鹅一年下4,000个蛋,连公鹅也要下蛋。

湖北宜昌当阳市官方网站,2017年曾发布了一篇宣传当阳市国土资源局“扶贫”的文章,发现该文章绝大部分内容均与此前桂林市灌阳县发布的文章一致。

阿古智子还认为,中共当局“维稳”太过、且不聘用敢说真话的人,影响了政策的执行效率,不利于国家发展、进步。

她提及2001年在日本驻北京大使馆工作时的一段经历。当时,阿古智子和一名做调查报导的中国记者前往内蒙古赤峰市,调查当地“扶贫”款被挪用的情况。

结果,在返程时,两人被国安人员抓走。阿古智子因没随身带护照,为了不给同行记者带来麻烦,不得不写下悔过书。

她曾想到广东湛江两所小学,做一项关于流动儿童、留守儿童问题的调查,却不被允许。当地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外国人不可参与考察。

阿古智子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宣传太过的结果,会让一部分民众不再相信政府,也会使这些贫富差距问题被掩盖起来。

中共这种“走形式,假把式”的“扶贫”措施,不仅让政府失去信誉,还招致民众厌烦。

2018年9月份,网络热传一张贫困户家的“门前照”,该村民在自家墙上写着:“各位领导:本人已脱贫,请不要再来打扰了。”当时,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侠客岛”的微信公众号披露,上门的“扶贫”官员买了一壶油、一袋米来走访,结果却吃了闭门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