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蒋弄臣:枪口抬高的那一寸是唯一的庆幸

不要因为几条漏网之鱼就替网辩护。

即便是苏联那样残酷的审查制度之下也一样能诞生伟大的电影,但这是艺术工作者的伟大,不是政策制定者的伟大。

我们的电影行业勉强取得一些进步,就有人急不可耐地想替审查制度出头。今天看到一种十分荒谬的论调,说既然《我不是药神》和《流浪地球》能上映,那么只有那些拍不出好电影的人才会“甩锅”给制度。

这些人不是年纪太小就是记性太差。《药神》为什么从《印度药神》到《中国药神》再到《我不是药神》三易其名,徐峥为什么要在上映前特地发条微博告诉大家“龙标到手”,文艺工作者的“九九八十一难”到某些人嘴里就变成了轻飘飘的一句“怎么人家拍得出来你们就拍不出来?”。

五年前就拍好的《无问西东》和《狗十三》为什么去年才上映?《烈日灼心》片尾为什么要加上王砚辉那一段真凶自首的情节?《无人区》里的警察为什么“死而复生”?被视作例外的《战狼2》《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和《人民的名义》的背后为什么都有一个级别比总局更高的单位?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还要一种更荒谬的论调认为电影行业需要把把关,否则全是流量小鲜肉的烂片。

天地良心,这些“流量”“圈钱”的烂片有哪一部是没有通过审查吗,就连《逐梦演艺圈》不也光明正大地上映了吗?你确定有人在这方面把关吗?

看衰《流浪地球》这类科幻电影你还可以说是资本的短视,可拉上《药神》又算哪门子事,韩国电影的例子就摆在眼前,中国有哪家电影公司不知道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卖座吗?

《我不是药神》上映之后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立项有变多吗?远的不说,你去查查看翁子光2016年筹备的那部鲁荣渔号惨案改编的电影为什么没了下文。

这么浅显的道理真的别再争论了。

我们可以庆幸枪口抬高的那一寸,但这并不代表枪口是正义的。

=================

喷嚏网:贾樟柯的爷爷解放前在东北当医生的,解放后,回到汾阳开诊所,赚的钱,买了点地。后来,家成分就被定地主了。后来估计也影响到他父亲那辈了。贾樟柯拍完《站台》,剪了三个小时的片子,拿回家给父亲看。当天放完了,父亲没言语。第二天早上,贾樟柯很忐忑的问,片子怎样啊,父亲说,你要在过去,就是个右派。贾樟柯的片子,前三部《小武》、《站台》和《任逍遥》,都没有公映过。直到《世界》在山西公映的时候,家里才松了口气。

这是老外拍的纪录片《汾阳小子贾樟柯》里,贾科长亲口讲述的一段往事。之前,贾科长说电影说过往,才思敏捷,妙语连珠。但一说到父亲的时候,突然就哽咽,语无伦次了。一个男孩无论长大多大,无论在外部的世界取得多大的成就,在内心,都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

贾樟柯说,《站台》写的是79-89年,他自己的青春体验。他献给父亲的作品——“父亲一生都在为我担忧,他没有太多快乐的时间,我也没有机会感谢他”。

==================

@公元1874:鲁荣渔这事儿被改成两个剧本,一是事件发生后,《踏血寻梅》的导演翁子光就开始创作,二是《太平洋大逃杀》发表后高群书导。前者至今剧本没过审,放弃了;后者同样没过审,想转网大,但目前也没音讯。怎么看这片儿也拍不了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蒋弄臣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