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袁斌:李锐笔下的小人江泽民

“江泽民当了总书记以后,就不认识我这个人了,碰了面也不打招呼。”李锐回忆,有一年国庆节在天安门城楼上,江泽民走到两边跟大家见面,好几个军队将领和他打招呼,他从李锐面前走过,看到李锐理都不理。“这种嘴脸,党内我见多了。”

2月16日,曾任毛泽东秘书的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在北京去世,终年101岁。当天,这条消息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了。

说到李锐先生的生前事,他对毛泽东的评价是大家熟知的,但他对江泽民的评价却鲜有人知。李锐在他生前出版的《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曾用不少篇幅谈及与江泽民交往与结怨的经过,并批评他“惯于作秀显高明”。

书中说,1980年初期,邓小平提出干部“年轻化”,陈云建议在中组部成立青年干部局,负责选拔、培养青年干部,获邓小平赞同。1982年,中组部青年干部局成立,经陈云提名,电力工业部副部长李锐出任局长。李锐到中组部后,参加中共十二大人事筹备小组。十二大强调中央委员会要补充进知识化同专业化相结合的中青年新委员。李锐的好友周建南向他推荐了时任电子工业部第一副部长的江泽民。

周建南和李锐都是1917年生人,两人交情很深。中共建政后,周建南在第一机械工业部主管电机制造,李锐负责水电,需要发电机,两人工作上来往很多,关系融洽。周建南和江泽民两人的关系也很密切。周建南曾任机械工业部部长,长期是江泽民的上司。周建南是江苏宜兴人,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毕业,而江泽民是江苏扬州人,也是上海交大电机系毕业。

考察江泽民时,李锐让中组部青干局副局长李志民到电子工业部考察了一个礼拜,反映还不错,江泽民得以当选中央委员,并在1983年升任电子工业部部长。

李锐说,他本人不认识江泽民,但是因为相信周建南,又迷信交通大学(很难考,李锐当年不敢报考),所以对江有好感。但李锐当时并不知道,江泽民不是考进上海交大的。江泽民原来是抗战时期南京伪中央大学的学生,日本投降后伪中央大学取消了,学生分配到其他大学,江泽民分在上海交通大学。

李锐说,江泽民当了电子工业部长不久,有一次突然到自己家。他说,陈云把他找去了,问电子工业部的情况,陈云的儿子陈元在座。陈云两次谈到让陈元归队,陈元毕业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当时是中共北京西城区委书记。江泽民对党内高层运作完全没有经历,也是第一次单独见陈云,江泽民很紧张。他问李锐:陈云是不是要让陈元来当部长啊?李说:顶多当个副部长。江泽民说,像陈元这样的情况,部里有二三十人,他不同意。李说:你就装傻,装着不知道陈云是什么意思。他要办这个事情必须经过中组部。你不提出,我不办理,这个事情就过去了。

李锐当时在中组部是有发言权的。有一次开会,胡耀邦跟李锐闲聊,说现在上海市领导班子缺人。李锐说:江泽民是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的,是不是可以考虑?不久以后,江泽民就到上海当市长去了。

周建南知道李锐推荐了江,可能告诉了他,所以江泽民上任之前,又到李锐家求教:到上海去要注意点什么?李锐就说,上海不仅经济是半边天,文化也是半边天,还向他介绍了王元化。王元化那时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是在此前配上海班子的时候,由李锐推荐上来的。后来王元化告诉李锐,江泽民对他很重视。这是李锐和江泽民直接发生的第二次关系。

第三次是在1989年胡耀邦逝世时,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和《新观察》组织座谈会,李锐参加并发言。《世界经济导报》发表了纪念胡耀邦的长篇报道,江泽民派曾庆红和陈至立把《世界经济导报》查封了,遭到上海市民抗议。江泽民压力很大,打电话向李锐求救,希望他游说中央,帮他释放压力。

几天后,江泽民又亲自到北京托关系找赵紫阳求救,但赵紫阳不但不支持他,反而严厉批评了他,说:这个事情是你自己闯的祸,自己回去处理。李锐说,江泽民从此恨死了赵紫阳。在赵紫阳晚年病重期间,李锐曾给江泽民写信,劝他解除赵的软禁,江根本不理。后来《炎黄春秋》登了田纪云等人回忆赵紫阳的文章,江办就通知,让《炎黄春秋》换人。李锐因此骂江心胸狭窄。

“江泽民当了总书记以后,就不认识我这个人了,碰了面也不打招呼。”李锐回忆,有一年国庆节在天安门城楼上,江泽民走到两边跟大家见面,好几个军队将领和他打招呼,他从李锐面前走过,看到李锐理都不理。“这种嘴脸,党内我见多了。”

李锐最后写道:“有一次报纸上有篇文章说,扬州人喜欢讲话,得了话痨,我就写了一首诗,收在《龙胆紫集》里面:谚云得意便忘形,弹唱吹拉从不停。可怕话痨难治也,惯于作秀显高明。我对这个人的结论就是这首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