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超强文!】孙立平:特朗普冲击政治正确 (图)

当你认为他是一个商人时,它更像一位政治家;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政治家时,他更像一个战略家;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战略家时,他更像一个战术大师;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战术大师时,他更像一个一流的演说家;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演说家时,他更像一个怀有坚定信仰的信徒。

特朗普,第一个到访西墙的美国总统(网图)

前些天,在写一篇文章:40年前,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思想的禁锢是如何被冲破的,思想牢笼的被冲破又为改革开放打开了什么样的前景。

行笔至此的时候,恍恍惚惚觉得好像现在就有一件类似的事情正在发生。是哪件事情呢?哦,对了,就是这件事情,就是这个特朗普,就是这个特朗普对政治正确的冲击。这件事情非常类似于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那场冲破思想禁锢的思想解放运动。

应当说,对于这样的一个冲击,很多的媒体、很多的学者在现象的层面上都意识到了,但对于这场冲击所具有的真正含义,可以说整个世界几乎都低估了。我这么说吧,如果你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你到现在还在像一些人那样用带点轻佻的口吻议论甚至嘲讽这件事情,可能是你自己要成为被嘲讽的对象了。

要知道,伴随着这样一场冲击,美国的社会和思想文化可能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而这场变革,对于美国未来的走向,甚至对整个世界格局的演变,都会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让我们简单来回顾一下这场冲击它发生的背景。

我们知道,美国这个国家很独特,它是一个既年轻又成熟的国家。说它年轻,是因为,美国是1776年才建国的,至今只不过两百多年的历史。在世界各大国当中,应当说美国的历史是最短暂的,所以说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它又是一个相当成熟的国家,这种成熟不仅仅是表现在美国的那些建国者深思熟虑的建立起来的那些制度,同时也表现在,在过去这些年,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整个世界文明的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引导者,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它也形成了深厚的文化积淀,这些积淀体现着文明的成果,同时也体现着世界头号大国对整个世界所负有的一种责任。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样的一个积淀,到了今天也逐渐成为它的一个包袱,成为对它自己的一种禁锢,成为对它自己的一种束缚。

这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种所谓"政治正确"理念的形成。这种政治正确的理念之强有力,甚至可以看作是一种禁忌。在2016年,当特朗普接受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提名的时候,他当时做了一个演讲。在这个演讲中,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将直白地、诚实地陈述事实,政治正确,我们再也承受不起。这里说的是他要做的事情与破除政治正确的关系。

其实可以看看,特朗普无论是在执政之后,还是在进行大选的时候,都经常把矛头对准政治正确。他非常明确地说,我拒绝政治正确。而且他把拒绝政治正确和使得美国再次伟大直接联系在一起。在奥兰多枪击事件发生之后,他说,我拒绝政治正确,我只做正确的事情,我想把事情变得简单一点,我想让美国变得再次伟大。

非常可惜的是,整个世界可以说在当时都没有真正理解他这些言论的意义。甚至就是在今天,我们都忽略了这些信号。

直到今天,还有人把他类似的这些言论理解为胡言乱语、特不靠谱,还有的人在当时就预测,特朗普反对政治正确,一定会被选民所抛弃。实际上特朗普这一系列的举动对于美国来说——我说的是对于美国来说——意义极为重大。

前面我曾经把特朗普反对政治正确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思想解放、拨乱反正进行类比,有的朋友可能觉得很奇怪,说这个类比不合适吧。其实我是就它的作用来说的,特朗普对于政治正确的冲击,和当时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思想解放运动对于过去那些僵化的教条的冲击,具有同样的意义。

我们可以具体来看一看特朗普反对的政治正确是什么。

我们知道,所谓政治正确最初主要是围绕像平等、对于少数群体的尊重诸如此类的问题展开的,但是实际上不仅仅是如此。在现实当中,可以发现比如说像全球化,全球化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再比如说自由贸易,自由贸易似乎也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再比如说大国责任、对于盟友的义务等等,这些年似乎都在逐步的演变成一种政治正确。

当然,在移民、宗教、少数族裔等这样一些传统的、能够体现政治正确的领域,都在出现越来越多的禁忌。甚至说一句圣诞快乐,有人都会觉得你这是政治不正确,要把圣诞快乐改成节日快乐。

所有这一切的政治正确,对于美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它背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它的行动越来越束手束脚,它不得不做很多它不愿意做的事情,而许多应该做的事情,可能因为有政治不正确的嫌疑,只能弃置一边,至少是做起来的时候,也觉得理不直气不壮。

所以这就和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情况很相近。政治正确形成了很多的教条,从而使得一个国家选择的范围越来越小,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结果是把自己弄得越来越被动,能够走的路越来越窄。

所以特朗普最近这几年发起的对政治不正确的冲击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是一场非常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一些过去不能触碰的禁忌被冲击,原来一些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可能的选择成为现实,衡量事物有了新的标准,选择的范围迅速扩大。

所以我们可以预见,在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冲击之后,美国的社会会发生深刻的变化。可以这么说,美国这个社会经历了这样的一系列冲击之后,在特朗普的这一系列的"疯言疯语"当中,可能将会变得更为年轻、更有活力,甚至可以说他正在经历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这就启示我们,在当今的世界上,在当今的时代,是思想解放,还是思想禁锢?是墨守某些僵硬的教条,还是打开无线选择的前景?是在某些禁忌的束缚下束手束脚,还是在冲破这些禁忌之后轻装前行?将会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决定着未来世界的格局。

链接:外一篇

渤海莫大:特朗普是神经病?

特朗普的国内对手们,每年都要逼着他去做精神科检查。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太像个精神病了。

王朔也有过这种遭遇,他跟他老妈不对付,被老妈怀疑精神有问题,于是请心理专家李子勋测试,测试结果用王朔的话说“倍儿正常”。

生活中,不同价值观、不同意识形态的人,互相看着都像精神病,王朔和特朗普被怀疑精神有问题,都是这个原因。他们在各自的国度里,都显得太不政治正确了。

政治正确是什么?是启蒙运动三百年以来,几代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社会学家们逐渐积累出来的所谓普适价值,宁可虚伪也要对对手彬彬有礼,宁可吃亏也要遵守规则,宁可养虎遗患也要绥靖和平。

特朗普,这个连村主任都没当过的老商人,一步登天当了总统,上来就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貌似充满了随意性,充满了政治不正确。

孙子曰: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特朗普出人意表打破常规的施政方式,完全符合孙子的这些兵法原则。为了胜利可以无为,也可以无所不为;可以阴奉阳违,也可以阳奉阳违;可以穷则独善其身,也可以达则兼济天下。总之一句话,为了美国优先,对待外部一切人、组织、势力,都必须用尽一切办法。

这边紫禁城里喝着龙井夸着伟大,笑容可掬卑躬屈膝,拿了大单,返程飞机上就启动反倾销调查,中止双边贸易磋商;这边讲着跟大家一起合作共赢,回去就大幅降税;这边出访阿拉伯大卖军火,回去就宣布把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这边说着普京牛掰、普京好基友,餐间出趟厕所就发射战斧导弹,老领导们缔结的中导条约说撕就撕了。

可是,哪怕你成绩再斐然,如果你一贯违反几百年演进出来的政治正确,你在别人眼里仍然可能是个精神病患者。

什么退出教科文组织,退出TPP,实施禁穆令,退出中导条约,下一步还要退出联合国。照这个风格,近代以来学术界总结出来的什么外交原则、国际准则、政治正确都得重写。

如今特朗普肆无忌惮地拆毁他们赖以功成名就的政治正确大厦,那还了得!要拆他的台。否则一旦被他扭转了民情民意,以后民主党就得沦为民间组织。

幸好美国的精神病院不是在民主党领导下,否则强行把特朗普收住院都有可能。

虽然民主党多数议员和特朗普一样也是基督徒,但教义上的严重分歧,让他们互相视为仇敌。他们看特朗普是精神病,而特朗普看他们是道德婊。做为一国元首的特朗普,其执政理念侧重的是公义的旧约教义,虽然他在现实生活中乐善好施,但他知道那是私德,以私德执政,其国必乱。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是最聪明的,但和犹太人比还差点儿。犹太人给人的印象是唯利是图能赚钱,但还有一个特点更为鲜明,就是他们的信仰之坚定举世无双。现代的以色列国以强大强硬强悍著称,奉行的“以色列优先”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如出一辙,也确实出于一辙,那就是旧约精神。

特朗普在内政外交中的阳奉阴违、明修暗渡的智慧,不仅中国人有,在犹太智慧中更是登峰造极。从亚伯拉罕到雅各,再到约瑟、约书亚、大卫、所罗门,讲的都是信仰和发财的故事。特朗普敢于既赚阿国的钱,又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无可置疑的首都,就充分表明了这一点。

当今的西方,如果有谁还敢称颂征伐迦南地的约书亚,极大可能会被视为法西斯或者精神病,因为在政治正确那里,那已经不是政治正确与否的问题,而是反不反人类的问题了。但是特朗普就敢,他还敢因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承认以色列先祖墓而退出该组织。

这次特朗普国情咨文演讲,请了一个小男孩叫约书亚-特朗普,把旧约直男约书亚和特朗普联结在一起,也是冥冥中的天意。

网友有感于特朗普的这些特色,仿照中国式智慧段子评价其人:当你认为他是一个商人时,它更像一位政治家;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政治家时,他更像一个战略家;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战略家时,他更像一个战术大师;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战术大师时,他更像一个一流的演说家;当你认为他是一个演说家时,他更像一个怀有坚定信仰的信徒。

全世界都看到了他左手上的算盘,却没看到他右手上的圣经,大家都被“假新闻”上特朗普的搞怪搞笑形象骗了,其实在以色列哭墙下祷告的形象才是他的标准照。

但正因如此,民主党人才坚持认为他精神有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立平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