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分析:川普对阵美国社会主义的三大原因

美国已经到了必须对社会主义做出选择的关头了

概述:从价值观来说,川普无疑是不喜欢各色社会主义的。但是,一门心思要搞”美国第一“的商人总统,现在直接把矛头对准美国的社会主义,有非常现实的考虑:经济上,社会主义者的高税收和无所不管的大政府理念,与川普的减税和放松管制的”川普经济学“格格不入;政治上,美国民众对社会主义的偏好快速增加,特别是在千禧一代人群中高达61%,如果不予重视,川普很可能失去2020大选。

二月份至今,美国最火热的新闻,除了围绕建边境墙的两派纷争,就是川普从国情咨文发表至今,连续叫板美国社会主义。演讲中,他指出社会主义的承诺与兑现完全相反,带给人类的只是灾难,并且多次重申“美国绝不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这个言论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都引起了轩然大波。

川普为什么要公开叫板美国社会主义呢?

从各方面信息看,川普这样做,有价值观的因素,也有现实的经济和政治考量。

一、从价值观来看,川普一直在与各色社会主义开战

川普从竞选开始至今,一直称“我们并不要求各国遵守同样的文化、传统,甚至政府制度。”这被许多人认为商人总统以利益为重,根本无意于结束世界独裁国家,那些希冀外力帮助结束本国暴政的人因此非常失望。

但是,这恐怕一开始就是一个误解。

川普当选后,最有名的反社会主义演讲,是在2017年9月19日在联合国大会。那一次他抨击了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此前,他下令恢复或者强化了对古巴、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

联大演讲中,川普一针见血的指出“委内瑞拉的问题不是因为对社会主义贯彻不力,而是因为忠实地贯彻了社会主义。”这种对社会主义的深刻认识,令人为之侧目,但并非仅见,相反的,我们还可以从日前网上热传的他在迈阿密的演讲(全文翻译)看出来。

那次联大演讲,其实也暴露出他对社会主义的处理态度。因为,他一方面指出,美国无意于强加世界各国制定,另一方面也强调“我们冀望所有的国家履行两个核心的主权责任:尊重本国人民的利益,尊重其他任何主权国家的权利。“

这意味着,川普心里面有一个底线,就是这些国家不能做的太过分,也不能严重影响到其它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权利。否则,他肯定会管。

但是,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总统,与那些把人权和价值观放到前面的美国总统相比,川普面临着国内经济和竞争力衰退的问题,所以美国优先是他的基本原则。

换句话说,如果事情不发展到他不得不说话的时候,他还是宁愿按照他的节奏和美国第一原则,认认真真的兑现他的承诺。其它的暂不考虑。

而现在,无疑,美国社会主义发展到了川普不得不说话的时候了。

二、从经济发展看,美国社会主义已经成为川普施政的主要障碍

川普经济理念和治国策略,既不同于传统的共和党,也不同于传统的民主党,而是一个融合。

按照川普经济委员会顾问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和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在《川普经济学:重振美国经济的“美国优先”计划》一书中的总结,川普经济学包括了减税、放松管制、赋予各州更多权力,这些是传统的美国共和党的经济政策,也包括了贸易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这些是传统的民主党的策略。应该说,这一系列方药,符合美国衰落的中产阶级、产业外流、基础设施严重落后、失业率居高不下等现实情况。

也正因为如此,川普上台之后,美国经济界从一开始就信心提振,资金和产业也大量回流美国,就业率屡创新高。

然而,与此同时,美国社会主义,也开始在以反川普为当前核心使命(而非美国发展为第一)的民主党中越来越彰显,最终喧嚣尘上。这里面的两个代表人物就是自称民主社会主义的桑德斯和新社会主义分子奥卡斯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简称AOC)。

2月19日,在参议员桑德斯宣布竞选当天,《纽约时报》总结了桑德斯的施政理念:

经济,桑德斯认为华尔街和亿万富翁是万恶之源,要立法提高税收包括遗产税,提高最低工资和进行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

卫生保健,桑德斯提出“人人享有医疗保险”。

环境,他背书了AOC的“绿色新政”(the New Green Deal),后者的改革计划被总结为“绿八条”,其中包括淘汰汽车、航空公司和奶牛,使用高铁,以及全民医保和给“不愿意工作”的人生活保障等;

教育,他提出要让公立学院和大学免学费并显着降低学生贷款利率

这些措施都是花钱的大手笔。据测算,“全民医保”计划将在未来10年内,使政府医疗支出增加32.6万亿美元(纽约时报报道有一些差异,认为每年联邦会花费2.5万亿美元);环境方面,AOC的绿八条全面实施可能高达40万亿(包括了全民医保);教育方面,美国2018年公立大学1480万注册新生,学费方面,据US News目前本州学费9,716美元,外州学费平均21,629,即使按照每人每年1.5万元估算,联邦将支出每年约2220亿美元,而学生贷款利息降低后政府要补贴银行机构的费用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总结一下,仅以上三项,最终将导致联邦支出增加超过40万亿美元。这还是未来10年的,其后这些增加的高额福利一旦实施,几乎不可能降下来。

这笔钱从哪里来?桑德斯和AOC的答案是征税。其中,桑德斯提议要立法,向约占美国人口0.2%的最富裕人群征收最高77%的遗产税,最低征收门槛为350万美元,基本恢复了1941到1976年间的遗产税制度。而众所周知,消除那种高税收、提振美国经济,是里根总统1980年当选总统之后的大手笔,并且成功了。其依据的原理就是《川普经济学》一书作者之一的拉弗的拉弗曲线。

“富人税70%”这个看起来疯狂的计划,最早由AOC提出,她建议对年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的人群征收70%的“边际税率”。另一个总统竞选热门人物,Elizabeth Warren提出了“超级百万富翁税”,欲为财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富人每年增量征税2%,为超过10亿美元的人每年多征税3%。

桑德斯助手称,按照他的这一法案计划,将从美国558名亿万富翁处征集2.2万亿美元的遗产税。

但是显然,这依然是杯水车薪。

2017年美国GDP总量是19.39万亿,财政收入是3.25万亿,美元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为3.5%,目前积欠国债超过21万亿。如果通过发放巨额国债的方式进行,美国将不堪重负;如果通过企业和个人征税的方式解决,则税收负担将加倍。

更重要的是,这将是一个不可持续的梦想。国债不可能继续发行下去,过高税收,不仅将打击美国经济复兴,而且还会引起资金严重外流。

美国新泛起的这种社会主义的高税收、政府插手各种事物的高管制,显然与川普的减税、放松管制已经直接冲突了,并将再次把美国带入债务和衰退深渊,川普显然已经无法漠视。

三、从政治角度看,破解美国社会主义将是川普赢得2020大选的关键

目前,对川普叫板的美国社会主义的几大代表人物,大都宣布要竞选总统,AOC的“绿色新政”也得到了这些主要人物的背书。

2月19日,美国社会主义核心代表人物,参议员桑德斯宣布竞选2020美国总统。不到一天时间,获得的捐款高达400多万美元,来自15万个人捐款者。一天之内,网上募捐筹集了近600万美元,轻松超过所有民主党对手首日募捐的总和。

经济学者何清涟女士大胆猜测,以桑德斯这势头,今年会力挫民主党那些已经登场的竞争者。如果民主党没其他王牌,2020年大选就是川普与桑德斯对决——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这两条路线在美国的对决。

跟可怕的可能还是美国民意的变化。

其中,对于桑德斯的全民医保,55%的人赞成,40%的人反对。华盛顿邮报与凯撒家庭基金会合作,并在今年进行了另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1%的人赞成。

美国民众对社会主义的支持,也发生了巨变。美国历史上的多数时期,人们提起“社会主义”,往往是给政治对手抹黑,而不是自我标榜。但是,今天,几乎要开始逆转。

据盖洛普去年8月做的一份调查,民主党中57%的人支持社会主义。而在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中,支持社会主义的比例高达61%,对于他们来说,高额的学贷、除了科技精英以外的低薪入职工作,并环顾一个不平等日益加剧和机会萎缩的国家,沮丧不已渴望改变的思想使得他们很容易接纳社会主义。

在美国,千禧一代的年轻人高达7100万人,这是一个庞大的选民群体。而川普的选民基础是成熟的中老年人群,如果不予以重视,川普失去2020年的大选,并非危言耸听。

二年前,桑德斯看起来还是一个异类,但是现在民主党要竞选的那些核心人物,也大多提出了类似桑德斯的施政纲领,这被纽约时报认为是桑德斯要成为“他自己成功的受害者”—-被拷贝。对桑德斯也许是,但是对川普来说,却不是,这意味着即使桑德斯败选,一个全美社会主义联盟和密集洗脑也会形成,会有更多的人会去宣讲那些社会主义理念,那些被灌输者都可能成为川普的反对者。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国情咨文演讲开始,川普把矛头直接对准了美国的社会主义者,并且此后就开始发挥他对社交媒体的把握能力,直接诉诸听众。这将带来几个有利的变化:

撕裂民主党。

民主党里面的保守派和温和派,实际上并不支持社会主义似的改革方案,知道其不可行。比如对AOC的”绿色新政“,佩洛西就不屑,称其只是一个建议案而已,”你可以叫它绿色梦“。

通过持续的揭露社会主义的罪恶,将其华丽承诺与实际灾难的对比,川普可以把那几个核心的人物孤立起来,让不敢发声的保守的民主党及其支持者也能够发表自己的意见。

目前,川普直接挑战社会主义的多次演讲,已经开始有所收获,各大媒体都在探讨社会主义的问题,被视为很有竞争力的2020大选参选者Beto O’Rourke和Kamala Harris都辩解自己不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

直接教育和争取美国民众

整个美国大选中,美国主流媒体几乎100%支持希拉里,对川普极尽抹黑、断章取义之能事,但是川普靠着社交媒体成功绕过了这些屏障。现在川普又将开始上演这一幕,通过在位优势,也会把演讲不断传递到那些对社会主义不了解的人那里。

但是,对川普来说,难点还是存在,第一是如何在最后不到二年的执政中,给年轻人带来更多机会,第二个是如何想办法吸引更多年轻人,第三个,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北欧社会主义的美国社会主义,会发展到委内瑞拉那样倒霉的境地,如何让那些人理解社会主义的问题?

总之,从价值观来说,川普无疑是不喜欢各色社会主义的。但是,一门心思要搞”美国第一“的商人总统,现在直接把矛头对准美国的社会主义,有非常现实的考虑:经济上,社会主义者的高税收和无所不管的大政府,与川普的减税和放松管制的”川普经济学“格格不入;政治上,美国民众对社会主义的偏好快速增加,特别是在千禧一代人群中高达61%,如果不予重视,川普很可能失去2020大选。

可以预见,接下去,不管是川普还是其政治对手,都可能采取更多宣传,和针锋相对的辩论。而川普也预计会利用在位优势,一方面实实在在的做一些实事改变人们对现状的不满,另一方面也可能会针对性的推出一些吸引年轻人的举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特约评论员 秦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