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袁斌:中共开倒车 株连之风愈演愈烈

2月20日,709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来到河南省出入境管理局给儿子李泽远办护照,结果被拒。为什么被拒?当局的答复是因为其父李和平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李泽远属于内控人员,不予办理护照。屈指算来,这已经是李泽远因为同样原因第三次被拒办护照了。

撇开李和平有没有颠覆国家政权不论,李泽远本人既没有犯罪,也没有被判刑,仅仅因为他父亲李和平被判了刑,当局就取消了他办护照的资格,这不是典型的株连又是什么?

众所周知,毛时代尤其是文革那会,政治运动不断,一人挨整,全家倒楣,株连之风可谓盛极一时。文革后一段时间,这股风没那么盛了,虽然也没绝迹。但好景不长,进入21世纪后,株连之风又开始卷土重来。

据著名人权律师滕彪披露:“2005年我与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去调查山东临沂暴力计生事件,发现存在极其普遍的株连。费县村民房钟霞因躲避强制流产,她的亲戚被抓了22人,包括三个孩子、一个孕妇和一个70多岁的婆婆。有的乡镇不仅株连亲属,而且株连邻居,甚至实行全村连坐。在全国各地执行计生政策的过程中都普遍使用株连手段。挺身而出揭露计生暴行的陈光诚被构陷入狱,他的妻子袁伟静和孩子被软禁在家多年,与外界彻底隔绝,并多次受到野蛮的殴打。”

滕彪说的21世纪初的情形,近年来株连之风更是愈演愈烈,大有重回文革的势头。

这不,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月14日,中共云南高院微信公号发表了一篇题为《我国进入一人受刑全家受影响》的文章,强调从刑法第九修正案开始,大人犯法,他们的孩子将跟着受罪,获刑人士的子女在公务员考试、军警招考都面临审查无法通过。其中,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其子女的不得从警。被刑事处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对党和政府有不满言行的、或正被调查对象的子女,亦不能加入。据笔者所知,如此堂而皇之为搞株连张目,高调宣传“一人受刑全家受影响”的,文革后这是第一例。

其实在实际当中,受株连最严重的还不是一般刑事犯以及因非政治原因而受处罚的各类人的家人子女,而是政治犯良心犯即中共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对党和政府有不满言行的”人的家人子女,受株连的范围也不限于无法通过公务员考试、军警招考,还包括许多方面,比如入学、出国等等。像李和平的儿子李泽远办护照被拒就是个典型例子。

不过,不管是受刑事处罚包括因各种非政治原因受处罚的人也好,还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对党和政府有不满言行的”政治犯良心犯也好,大人判刑遭罚,家人孩子受累,都是在搞株连,都是对公民人权的侵犯,都是对法制的公然践踏。而对后

者而言还不仅止于此,它同时还是中共以此要挟敢于批评反抗其暴政的正义人士的一种流氓手段。

一直以来,一些对中共缺乏深入了解的人天真的以为,中共会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推进民主,殊不知事实恰恰相反。当中国跃升为全球第二经济大国之后,中共不但没有推进民主,反而开起了历史的倒车,而且越开越快,近年来株连之风愈演愈烈,以至于越来越多有识之士都发出了文革重现的惊叹,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

环顾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在文明大道上往前迈进,中共却在开倒车,再开下去的结果是什么,不说大家都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