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林彪最怕听到的一句话:“敬祝林副统帅永远健康”

毛看到舞台的演员在齐声祝祷“万寿无疆”时,对身边的林彪开玩笑说,下一个要轮到你了(指文革时期的例行套语,在祝毛“万寿无疆”后,要“敬祝林副统帅永远健康”),就这么一句话,让林彪大为警惕,当晚回家,书写“悠悠万事,唯此唯大,克己复礼”,下令“林办”人员夜间上街刷去所有祝林彪“永远健康”的标语,并连夜写信给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要求在全国制止对“永远健康”的宣传。

林彪最恨的是陆定一夫妇。陆原是毛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提拔的重要领导干部,建国后毛对陆也基本信任。50年代后期以来,陆在对知识份子问题的看法上和毛一致,受毛欣赏,但陆定一的夫人严慰冰长期给林家写匿名信,得罪了林彪。陆定一和林彪的重量不能相提并论,毛要拿到林彪的忠心,牺牲陆是小事一桩。

林彪对过去得罪过他的人绝不容忍。1953年3月,傅连暲医生曾奉毛的命令为林彪检查过身体,引起林的疑心,文革初,傅连暲即遭迫害。毛知道傅是好人,而且在1934年在江西萼都曾经救过毛的命,于1966年9月3日下旨救傅:此人非当权派,又无大罪,似应予以保护。由于毛救傅的旨意并不坚决,在回复傅的求救信中,更对傅有所指责:“对自己的一生,要有分析,不要只见优点,不见缺点”,1969年2月29日,傅连暲还是被叶群、邱会作整死。

林彪在军队中最不放心的是贺龙,必欲除之而后快。在老帅中,朱德已垂垂老矣,没有任何威胁;刘伯承双目几近失明;陈毅,在军中没有什么人马,而且有历史上反毛的事,自有毛来收拾他;徐向前,几十年谨小慎微;聂荣臻,只是管国防科技,离权力中心很远;叶剑英,更没“山头”和人马;老帅中只有贺龙实力雄厚,在军中有较深的人脉资源,在国内外都有较大的影响,而且在60年代初中期曾奉毛命,一度代林彪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和罗瑞卿也关系密切。于是林彪夫妇在刚出山的1966年7至8月,就策划诬陷贺龙。毛对贺龙原是信任的,但以后也渐起疑心:1964年11月,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在莫斯科对贺龙策反,贺龙在当时虽表现了对毛的忠诚,毛还是难打消疑虑:苏联人为什么会对贺龙策反?毛就改变了对贺的态度,同意打倒贺龙,林彪趁此机会,把贺龙系的人马全部清洗,毛听之任之。

但是,林彪对毛批刘少奇的绝情,私下抱有看法。60年代初,林彪很佩服刘少奇、彭真治党的一套,曾亲笔写下,在管理干部方面,要“学刘彭的做法”。在1962年1月23日准备“七千人大会”报告时,林彪提醒自己,“讲时应照顾听众利益,及大首脑(一号、干部辛苦、各脑、周)利益,分别拉之”。在1月29日作报告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少奇同志的报告讲得很好,很正确,我完全同意。在文革中,林彪对刘少奇的态度,基本上是顺着毛和江青的态度走。1966年8月14日,林彪将一份诬告刘少奇的信转给江青,“并请酌转主席阅”。1968年9月29日,林彪又在刘少奇专案组的“审查报告”上亲笔批示:“刘贼少奇,五毒俱全,铁证如山,罪大恶极,令人发指,是特大坏蛋,最大隐患。把他挖出来,要向出色指导专案工作并取得巨大成就的江青同志致敬!”但是据给叶群讲书的官伟勋说,林彪私底下对其女儿林立衡说:“刘少奇在论事上比毛主席讲得透,刘邓都是好同志,拿掉他们没有道理。”林彪的秘书张云生也回忆,1967年7月,红卫兵包围中南海,要揪出刘少奇,林彪在听秘书讲文件时脱口而出:刘少奇是副主席,蒯大富反刘,就是反党。

林彪对陶铸被打倒无能为力,陶铸被打倒后给林一信,林见信后“默默无语”,叶群命秘书把信赶快烧掉。

对彭德怀也没有特别加以打击,揪彭和打彭是由江青亲自指挥的。

对刘伯承没有加以迫害。

对徐向前、陈毅,看毛的眼色,在毛反击“二月逆流”和武汉“七二〇事件”后,林彪对这两人,特别是对徐向前有严重打击,但在1967年冬,林彪又对杨成武说:徐向前没有野心。

对朱德,林彪虽然多次在中央的会议上羞辱朱德,但在私下,据朱德女儿所述,自1959年庐山会议后,直到他叛逃的前一星期,“还常常登门拜访”朱德。

对周恩来,基本不妨碍,一般情况下,也尊重周的意见,支持周的工作,在文革中和周没有发生过正面冲突。1967年3月,为召开军级干部会议一事,周因直接报毛而没报林彪,受到江青、康生、叶群的指责,毛同意军内事应先报林彪,再报毛,为此周还亲自向林彪写检讨,表示“今后决不再犯”,林接信后颇为感动,当即叫秘书写信给周致谢,后被叶群拦下,改以电话问候。

对康生:知道康生的厉害,敬而远之。

林彪对一些部下倒台有同情,和江青也吵过架,但林彪区分不同情况,除对极少数亲信伸出援手(只救过邱会作),其他一概不管。

林深居简出,除了随毛露面,很少有接见军队人员的行动,对“军委办事组”的工作“很少过问”,和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也很少接触。

林彪对“永远健康”的祝辞也非常害怕。1967年6月16日,林与毛一起观看上海京剧院演出的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毛看到舞台的演员在齐声祝祷“万寿无疆”时,对身边的林彪开玩笑说,下一个要轮到你了(指文革时期的例行套语,在祝毛“万寿无疆”后,要“敬祝林副统帅永远健康”),就这么一句话,让林彪大为警惕,当晚回家,书写“悠悠万事,唯此唯大,克己复礼”,下令“林办”人员夜间上街刷去所有祝林彪“永远健康”的标语,并连夜写信给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要求在全国制止对“永远健康”的宣传。

可是当机会到来时,林彪也迅速出手,这是他的一贯特点。1967年3月20日,林彪想揪“军内走资派”,“带枪的刘邓路线”,毛权衡后加以制止,林退缩回去了。1967年7月20日,“武汉事件”爆发,林彪顺风扯帆,跳到前台,“兴奋异常”,先是主持了中央文革碰头会,7月22日,林立果以“红尖兵”的笔名,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提出“揪军内一小撮”的口号。林彪本来没准备参加中央文革预定在7月25日召开的群众大会,后又向中央文革小组表示自己要出席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百万人群众大会,于是,林彪第一次成为主角登上天安门。7月下旬,林彪主动接见文革小组几位成员,说“寄希望于小将”,试图借江青之手、清除军内非林系的力量。8月1日,《红旗》为纪念“八一”的第十二期,果然提出“揪军内一小撮”的口号。

武汉事件和林彪在7月20日以后的行为引发全国性的“反军”高潮,各地执掌军政大权的非林系的军队大员,如许世友等,政治地位岌岌可危,林彪的“活跃”引起毛的高度警惕。毛在上海,当着随行的杨成武和其他工作人员的面,对祝林彪身体“永远健康”和“四个伟大”的提法表示不满,又对杨成武谈起长征途中林彪要毛下台的旧事。毛要杨速回北京,撇开林彪,向周恩来传达他的指示:老帅出席八一建军节招待会,由杨成武在招待会致词。毛的这些举动,一下把林彪打缩回去了。他“又恢复少言寡语,闷闷不乐的状态”,来了个“大撒手”。8月25日,为了稳定大局,毛下令抛出王力、关锋等,又一次要杨成武撇开林彪,向周恩来传达他的指示,周认为不妥,要杨前往北戴河向林彪汇报。此时,倒刘大局还没有最后完成,毛只是要敲打林彪一下,并没有“换马”之意,9月24日,他在谈到召开九大问题时说,接班人当然是林彪。之后,毛又有一系列安抚林彪的动作,1967年11月25日,毛作出批示,拒绝了林彪提出的删去对他评价太高的词语,表示“删去不好,也不必改写”。

1968年3月,又来机会了,江青要打倒杨成武和傅崇碧,林彪也想打击“杨、余、傅”,因杨成武、余立金都向他封锁毛在上海的讲话,而毛也有考虑,杨成武“四面讨好”,傅崇碧跟周恩来较紧,余立金不重要,毛就支持了林彪。1969年4月,九大期间,属于林彪系的温玉成突然被林废黜,毛也接受了。这是毛对林彪的最后一次的给予。

1966至1968年,几乎军队的所有决策均须事先报钓鱼台,得毛和江青同意后,才能推行,林彪的讲话,也得由钓鱼台事先审查,军委办事组人员的组成,也是毛亲定的。所有重大决策都来自于毛,但是当毛需要林彪的时候,也会适当满足林彪的要求,这几年的情况,大致如此。毛依靠军队,稳住了大局,又以军队为中心,重新建党,恢复了秩序。

三、叶群扮演的重要角色

考察50年代后的林彪,不能忽略其妻叶群在林彪政治生活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叶群是抗战爆发后奔赴延安的众多革命女性中的一员,曾在延安中国女子大学担任组教科长,1942年林彪从苏联返延安后和叶群结婚。林彪奉毛命去重庆期间,叶群在抢救运动中被整,在受审查时间,曾“往洗脸盆里大小便”,从此紧紧抱住林彪这棵大树,在建国后的历次党内斗争和政治运动中安全渡过。叶群性格外向,懂俄文,有文化,好读书,悟性很高,在50年代,叶群陪伴丈夫一同韬晦十年,夫妇双修“宫廷学”,一直督促林彪捧毛。

叶群和江青的共同点是:两人都有野心,有文化,叶群本来比江青有“人情味”,对下属和“林办”工作人员的态度也较好,但自文革介入高层政治后,也变得和江青一样,作风专横,都是满嘴意识形态大话,又有农民革命“女寨主”的派头。江青自称“老娘”,叶群自称“姑奶奶”。和江青的不同点是:江青不能当毛的家,只是毛的工具;叶群在相当程度上可以当林彪的家。叶群虽然经常受林彪的训斥,自尊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对林彪有怨气,但共同的利益已把她和林彪紧紧捆绑在一起。林彪在赋闲的十年,已习惯于依赖叶群,也从多年的经历中相信了叶群判断能力的准确性。林彪身体不好,精神倦怠,需要叶群打理内外事务。

文革中叶群基本以林彪代表的身份出现在重大场合,而实际她所扮演的角色更为重要:

(一)控制林彪接触的信息。

(二)给林彪的意见和批示“把关”,督促林彪捧毛捧江青。

(三)代表林彪,指导军中有关重要的人事事务,是军委办事组的“女当家”。

毛在文革初期对军队的领导机构做了精心的布局,1966年初,毛命令叶剑英取代罗瑞卿担任军委秘书长,叶剑英担任此职一直到1967年3月。此时发生全国夺权、军队“支左”及“二月逆流”,军委机构名存实亡,由各大军区各自为政,北京只有一个由杨成武的总参的班子负责备战工作。1967年夏,毛去南方,江青、林彪、叶群建议成立“军委看守小组”,8月7日经毛批准,确定吴法宪为组长,而叶群实际上是“军委看守小组”的灵魂人物。9月23日,毛回到北京,提名杨成武参加“看守小组”,改名为“军委办事组”,由杨任组长。1968年3月,“杨、余、傅事件”爆发,“军委办事组”改组,由黄永胜负责,叶群等为成员,叶群几乎不参加办事组的会议,但在其中仍起关键作用。毛了解叶群在军委办事组的角色,叶群参加军委办事组是毛的意见。毛对叶群揽权没加以制止,是把叶群当林彪的替身看待的。

中共革命是以男性为中心的,叶群只是军队的一个上校,因为是林彪的妻子,就可以参加军队最高领导机构的工作,这是十分反常的。然而在毛时代,特别是在文革中的1966至1971年的特殊时期,“高干夫人”深度参与政治,却是常见现象。因为,革命不分性别,而且出于保密的需要,首长夫人被认为政治可靠,于是从江青开始,到省级军政领导人,担任丈夫秘书的夫人比比皆是。由高干夫人担任丈夫的秘书或办公室主任的制度为高干夫人干预政治大开方便之门,其中分寸,全靠首长掌握。此制度在文革前还是局部现象(王光美一度跃入政治前台是一特例且造成严重后果),有刘、邓、彭真以党纪加以控制,但到了文革时期,特别是在1967初实行全国军管之后已失控,军队中大军区级以上的高干夫人参政已非个别现象。毛为什么不加干预?

可能的原因是:毛让江青出山,委以重任,就不好再批评下属让夫人做办公室主任,林彪身体不好是事实,只能让叶群代林彪参加会议,而叶群善于察言观色,很会说话,使毛对叶群一向不反感,曾被毛称许为“八级泥瓦匠”。而且女性参政是可控的,其性质都是首长的附属物,好坏都拿丈夫是问,或鸡犬升天,或一起下油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爱思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