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被迫承认河北非洲猪瘟疫情 指只剩3省是净土

中共农业农村部官网消息,河北首度出现疫情,目前仅剩海南、西藏、新疆3地未传出案例。24日,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被确诊发生非洲猪瘟疫情。此前,大午集团自曝自家在徐水区的大午新大猪场死猪过万头,但当地政府不让上报。据内部人士透露,徐水区猪场的猪已经都死光了,当地政府不作为,未采取任何措施控制疫情,使当地成为非洲猪瘟重灾区。

图为中国网络报道含非洲猪瘟病毒香肠产品图片

法广/据中共农业农村部官网消息,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2月24日发布,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这是河北首度出现疫情,目前仅剩海南、西藏、新疆3地未传出案例。

联合早报引述中共官方媒体消息,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中共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2月24日发布,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报道引述《新京报》消息,该养殖场现存栏生猪5600头,已出现发病死亡病例。

东森新闻说,河北首度爆发非洲猪瘟疫情!中国大陆仅剩3省未沦陷。

继山东省2月20日爆发疫情后,河北省也沦陷。据中共农业农村部消息,河北保定市徐水区24日确认有非洲猪瘟疫情,事发养殖场现存栏生猪5600头,已出现发病死亡病例。这是河北首度出现疫情,目前仅剩海南、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3省区未传出案例。

中共农业农村部发佈公告称,2月24日接到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诊,保定市徐水区某养殖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该养殖场现存栏生猪5600头,已出现发病死亡病例。

报道说,台湾为阻绝非洲猪瘟病毒传入台湾,农委会强调,依据动物传染病防治条例第45之1条规定及防检局去年12月18日公告裁罚基准,自明日零时起,入境旅客自越南违规携带猪肉产品入境遭查获,第1次违规将裁罚20万元,第2次就开罚100万元,外来人士遭罚20万元未能缴清罚款者移送移民署当场拒绝入境。


河北确认猪瘟疫情 知情人:徐水区猪已死光

大纪元/24日,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被确诊发生非洲猪瘟疫情。此前,大午集团自曝自家在徐水区的大午新大猪场死猪过万头,但当地政府不让上报。据内部人士透露,徐水区猪场的猪已经都死光了,当地政府不作为,未采取任何措施控制疫情,使当地成为非洲猪瘟重灾区。

中共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2月24日发布消息,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农业农村部24日接到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诊,保定市徐水区某养殖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通报称,“该养殖场现存栏生猪5600头,已出现发病死亡病例。”

外界注意到,这是河北首次确认非洲猪瘟疫情。但通报并未指名养殖场名称,也并未说明已经死亡的猪只数量。

此前2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监事长孙大午在微博上自曝“大午新大猪场死猪1万5000头,还有近6000头活猪,我们认为是非洲猪瘟,但政府不给确认,明天要扑杀”。

大午集团内部人员23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徐水区其它养殖场的猪都死光了,我们是最后一家。”“我们没有检疫的功能。此前上报一个多月了,政府一直不确认,也不说是不是非洲猪瘟。”

官方确认非洲猪瘟疫情后,孙大午于当日下午再次发布微博,转发农业村部的疫情通报,并称“我的微博上午11点半,又可以转发了!好危险,我们平安落地了!”

孙大午微博转发农业村部畜牧兽医局的疫情通报。(微博截图)

网友追问,“孙先生,你的微博爆料生猪死亡15000头,还有近6000头,明天捕杀;农业部文件说‘存栏5600头,已出现死亡病例’,为何数据差距如此巨大?”

但大午集团目前尚没有对此问题做出公开回应。

网友跟贴表示,“死了的猪,(官方)肯定不会认啦,再说数字也不好确认,能赔就不错了,一些地方政府不报,怕丢饭碗”;“年前我就听说保定有这个猪瘟了,可是一直说是谣言”;“非典当年就是这样给耽误的”。

微博用户“恨腐败”说,“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病死猪也不少,好多猪场都全军覆没了,官方不敢公布。”

新大畜牧发上访信政府无回应

据大午集团内部人士透露,2月8日,新大畜牧曾向徐水区政府发出《关于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的上访信》,称公司地处徐水区大因镇防陵村西,自2018年11月开始,新大畜牧猪场周边猪场就陆续出现异常,报无害化处理死猪数量成倍增长,加快淘汰母猪、销售肥猪和仔猪。

信中指出,“种种情况表明,猪场已感染非洲猪瘟,但在这种情况下,区农业局并未重视采取任何措施控制疫情,而是任由感染猪只随意流通,从而造成疫情迅速蔓延,使徐水成为非洲猪瘟重灾区,规模猪场无一幸免。但至今未上报一例非洲猪瘟疫情。”

2月8日,新大畜牧公司向徐水区政府发出“上访信”,陈述猪瘟疫情,要求政府赔偿。但官方没有回应。(受访人提供)

而新大畜牧公司则是从在1月初开始,出现部分母猪不食、流产,陆续异常死亡现象,治疗也不起作用,给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到目前为止,直接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损失还在进一步扩大,现公司濒于破产,经营举步维艰。”

新大畜牧要求对农业局的不作为予以严肃处理,并对因此给企业造成的巨大损失给予赔偿。

2月2日,新大畜牧公司还向保定市徐水区政府发出《关于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的情况反映》、《关于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补贴资金的申请》,请求政府给予资金支持。

由于新大生猪产业养殖基地是是徐水区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2008年9月份,区政府曾与河北大午集团和四川新希望公司签证三方协议,承诺给予项目资金支持,分期到账,到2012年1月合计1000万元。目前已到账500万元,剩余500万元至今没有兑现。

自2018年8月2日沈阳市第一例非洲猪瘟疫情公布后,新大公司采取积极防范措施,对饲料车及拉猪车清洗消毒,并新建1个臭氧消毒间、2个雾化消毒间、1个车辆消毒通道、2个高标准员工洗浴间、1个洗衣房,并配备了相应设备,投资100余万元,期间购买大量消毒药品、设备,累计花费200多万元。

新大畜牧公司希望政府兑现上述两项资金支持,给予公司资金补贴,让公司渡过难关。

据悉,这三封信件均未得到有关部门的回应。这才导致大午集团监事长孙大午用微博向社会公示疫情。

民营企业艰难生存

该内部人士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大午集团有20多个公司,发展一、二、三产业,猪场的损失肯定是不小了,但还不至于说把根基动摇了。

公开资料显示,大午集团始建于1985年,经过二十多年的自我积累,成为集养殖业、种植业、加工业、工业、教育业、旅游业为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但因为当局的官僚机构阻挠,大午集团多次与地方政府发生冲突。

相关资料显示,孙大午从养鸡起家开始,就拒绝村里的支书入干股,以至被铁锤砸伤;逢年过节与政府部门没有“礼尚往来”,当地信用社从不批给他贷款。孙大午公开称地方政府各机构是严重阻碍农村经济的发展的“八座大山”。

2003年,孙大午因非法集资罪名而被判刑,但外界普遍认为属于纯粹的政治案件,因其在网上批评政府农村金融政策。

新大畜牧的合资方新希望集团的总经理刘某与县里的一些官员有“勾兑”。2015年7月,大午集团出资修建的大午路正式开通后,刘某女下属李某组织阻断交通,企业被堵了四五个小时。警方没有抓捕闹事村民,以“涉嫌打架”传唤孙大午及8名集团管理人员。9月,河北大午集团千人上街抗议官匪勾结。

对于合资公司新大畜牧,孙大午曾表示,“我们经营的第一年,就大约盈利3,000万。可在他们手里,利润没超出过500万。企业挣的钱哪里去了?除去李某他们家,那么政府官员收了多少?”“那么断了他们的财路,受损失的是谁?是不是这些政府官员,是不是这些黑社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法广/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