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唯色: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记:那烧了主殿和金顶的大火啊…

从当日的视频、图片和讯息可知,当获知大昭寺今日会开放,成千上万的信众排队至几公里远。但安检极其严格。进大昭寺广场是从安检门过,刷身份证;进大昭寺再从安检门过,却不刷身份证,而是使用了人脸识别!警察用藏汉语重复不能戴口罩和围巾,要把脸抬起来。而经历了人脸识别的信众一进寺内就闻到了烧焦味。排队数小时,好不容易到了觉康跟前却只允许较远地停留数秒,光线又暗,几乎看不清黄色帷幔前的觉沃佛像是否无恙。

第二天:2018年2月18日,藏历新年初三,星期天

着火当晚难以入睡。到处搜寻讯息。友人发来美国电影《霍比特人》的主题曲《吾见烈焰》。因对好莱坞大片兴趣缺缺,我没看过这部电影,但这首歌的歌词却是感同身受的境遇之摹写:

“群山之下,迷雾之眼

细心哨卫,吾等灵魂

烈焰浓烟,蔽日之时,

庇护吾等,杜林子孙

今日所欣,若为焦土

生死契阔,与汝同焚

望火舌熊熊,吞噬长空

唤吾祖先与汝并肩

望漫山遍野,尽绽红莲

……

吾见烈焰,坳中熊熊

吾见烈焰,席卷山林

吾见烈焰,灼魂蚀魄

吾见烈焰,如风饮血

祈望汝等,铭记吾名

袍泽前仆,吾将后继

屹立石厅,独当烈焰

唤吾祖先,与汝坚守

望漫山遍野,尽绽红莲

望凄然萧索,苍穹尽显

……”

这天上午有让人心安的消息传来。微信圈中转发一位叫丹多活佛的人称,主殿的觉沃佛像(佛陀12岁等身像)“完好无损”。那么其他情况如何呢?比如以土木结构的方式始建于七世纪的这座古寺的现状,比如主殿至金顶之间的二层所包括的多座佛殿的现状,比如这样一些具有历史与艺术价值的文物的现状:二层至金顶之间的檐下排列成行的103个木雕伏兽和人面狮身像,史书记载是赞普松赞干布亲率工匠雕刻而成,等等。

获知大昭寺已对信众开放,这还真是神速!朋友传来正在拉萨旅游的媒体人杨潇的微信圈截图:“早晨9点45分大昭寺广场开放。目测金顶无恙。”在一张展示了大昭寺正面照片——天色灰暗,一根插着五星红旗的旗杆立在象征寺院建筑的祥麟法轮之后,大门紧闭,只有三个穿绛红袈裟的僧人和两个看似便衣的男子背影——的下面,他补充道:

1、刚刚从大昭寺出来,主殿没事,等身像没事。寺内的转经道没有开放,不知情况如何。

2、里面不允许拍照。有藏人偷偷拍短视频发到群里报平安,一个排队的藏族男人哭得稀里哗啦,鼻涕都出来了。

3、ps,我不太清楚大昭寺的内部结构,不知道平日是不是允许上楼。今天只开放了主殿的一层。

4、此外,“目测金顶无恙”是我在远处看到的,很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熟悉附近街区的可以指点下在哪里可以看到金顶全貌。

5、update:有人在查附近楼顶是否有人。玛吉阿米露台有岗哨。

6、综合判断,“金顶无恙”修改为“朝向大昭寺广场方向的部分金顶目测无恙”。

这可能是来自现场的最早披露,虽然后来证明他的目测结论“主殿没事,等身像没事”显然轻率了,但我正是据此有了这样的判断:主殿二层有烧着,二层上面的金顶有毁损,不开放转经道,检查附近楼顶有无人,都是因为毁损的金顶会被发现。但这时候我还不知主殿觉康也出事了,直到看见官方公众号“西藏发布”所发的消息。

该消息题为“大年初三,各族群众欢度新年,拉萨一片祥和”,含8张照片,有关大昭寺的6张。但图说只写“大昭寺对外开放”,领导“来到大昭寺广场,与各族群众亲切交流”、“大昭寺内,秩序井然”等等,就像是火灾并没有发生过。但是!第六张照片,注明拍摄于18日11时的照片,最受关注的大昭寺主殿觉康以及主供佛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的照片,我第一眼看见就觉得异样,异样,太异样。

这与我记忆中的觉康迥然不同。这与着火前的藏历新年初一、藏历新年除夕,传遍微博、微信的觉康迥然不同。我的意思是,虽然这最新照片上的觉沃佛像依然头戴华丽的佛冠,胸佩精美的项饰,容颜似乎如昨,然而周围的布置完全两样,尤其是,在觉沃佛像的背后,突然多了大幅的布满红花的黄色帷幔,严严实实地,密不透缝地,这是为什么?

我将这张官方发布的最新照片与之前寺院僧人拍摄的照片、朝拜信众拍摄的照片,以及我过去历年拍摄的照片反复比较,心中疑窦丛生。难道是,昨日烧了觉康金顶的大火也烧了觉康佛殿吗?我于是在众所关注的推特提出疑问,并写:“希望官方能给予一个详细的过程调查和损失情况说明,在昨日众所周知的火灾之后。”我知道,我对突然出现的帷幔这个观察会被媒体注意到。

这一天,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也有报道。但遗憾的是,英文报道称着火的不是大昭寺而是毗邻建筑,藏文报道的说法则称大昭寺没有着火。流亡藏人作家桑杰嘉与流亡西藏外交部秘书长联系,将着火视频与照片发了过去。秘书长是个年轻女性,从未回到过父母的故乡。她说部长们收到境内消息称不是觉康着火,而他们也认为不会是,所以就那样报道了,至于是不是觉康着火,“那就搞不清楚了”。这个答复真轻松。我不禁摇头叹曰:流亡岁月太长,流亡者一代代,已经不认得自己的家乡了。

从当日的视频、图片和讯息可知,当获知大昭寺今日会开放,成千上万的信众排队至几公里远。但安检极其严格。进大昭寺广场是从安检门过,刷身份证;进大昭寺再从安检门过,却不刷身份证,而是使用了人脸识别!警察用藏汉语重复不能戴口罩和围巾,要把脸抬起来。而经历了人脸识别的信众一进寺内就闻到了烧焦味。排队数小时,好不容易到了觉康跟前却只允许较远地停留数秒,光线又暗,几乎看不清黄色帷幔前的觉沃佛像是否无恙。各种警力密布,耳边全是警告:不准靠近,严禁拍照。依顺时针方向右绕,平日可上二层的拐角已被封闭,沿西南侧经过僧众诵经修法的大经堂,抬高视线可见二层走廊及顶层走廊,却意外看见有僧人和穿着迷彩服的军人抬着一段段烧焦的木头匆匆经过。

这是否说明,2月17日的火灾中,从觉康主殿至二层东面、至觉康金顶都被大火烧过?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