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解秘李克强报告:几大风险改善少又添新愁 应急措施又将是一纸空文

15日中共两会闭幕,中共总理李克强避谈重大的敏感议题。旅美学者程晓农表示,尽管中共人大只是橡皮章,但从人大审议的各类报告中却能窥测中国经济的部分内幕。中国经济增长乏力,下行早已经开始。在多方面改善不多;今年还增加了国内外2种风险。时事评论人士胡少江认为,新出台的《外商投资法》将是一纸空文,是内忧外患下「倒逼」的改革产物。外媒报道美国智库报道,中国过去几年GDP造假,虚夸了12%的GDP。分析说,左倾媒体和智库对中共态度转向,说明北京更加孤立。

金融时报发表了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的报告,指认中国过去几年GDP造假,虚夸了12%的GDP,总值达1.5万亿美元。

美国塔尔萨大学国际谈判兼职教授、国际贸易投资顾问张洵表示,此文意义非凡:金融时报和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这两家都一直立场左倾,替中共说话,现在掉转枪口,说明随着美中贸易战、华为、孔子学院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和演化,红朝已越来越孤立,无人替之辩护。

2019年中国“两会”本周五在北京闭幕后,中共总理李克强举行中外记者会。

本周五(15日)上午中共总理李克强按惯例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中外记者的提问。在近三个小时的记者会上,李克强回答了十八个提问,话题涉及中国经济、美朝关系、美中关系及欧盟与中国的关系等。

程晓农:李克强的经济风险和国际风险

旅美学者程晓农分析,尽管中共人大只是橡皮图章,但从人大审议的各类报告中却能窥测中国经济的部分内幕。

他在澳洲电台SBS撰文说,全国人大形式上的功能是每年听取报告,举手通过;其实质性的职能则是立法。全国人大不是经济决策机构,在经济形势和经济政策方面极少有自己的截然不同于国务院的看法。

但是,人代会所审议的各种工作报告以及相关的会议新闻,往往能提供一些观察经济风向的线索。每年人代会总理都要作政府工作报告,从2015年开始,经济风险一词就出现在李克强的报告里;此后各年的报告中类似内容不断出现,而对经济风险所涉范围的评估则逐步扩大。

程晓农还认为,中国经济增长乏力,下行早已经开始。

回顾过去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经济形势的国内因素评估,可以发现:

早在2014年就谈到了“产能相对过剩”;

2015年提出了“财政、金融风险”;

2016年再提财政收支问题,加上了“产能过剩”(不再是相对过剩);

2017年则提到“部分行业产能过剩”;

2018年提出了“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创新能力不强、中小企业经营困难”;

今年的报告涉及面更广,如“消费增速减慢,有效投资增长乏力,实体经济困难较多,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一些地方财政收支矛盾较大,金融等领域风险隐患依然不少”。

程晓农分析,上述内容表明,在产能过剩、财政风险、金融风险这几方面,6年来改善不多;从2018年开始,经济增长缺乏动力,实体经济困难凸显,意味着经济下行已经开始。

今年还增加了民营企业经营困难这个现象,而民营企业是就业者的主要职场,民营企业的难处越大,今后的就业形势越艰难。可以说,政府过去6年来的经济政策,充其量只是在延缓经济下滑,但在消除经济风险这方面,效果不彰。

今年的报告首次提出了国际风险,其实并不意外,中美经贸谈判这个外部因素带来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在中国的许多出口企业一直拼命抢时间多出口,就是害怕美国提高关税后失去美国市场;而上面提到的目前在消费、投资、实体经济、企业经营等方面遇到的困难,也多多少少折射出国际因素的影响。

程晓农指出,正是在这样的国际和国内经济背景下,今年的人代会通过《外商投资法》,这是缓冲国际风险和经济风险的一个应急措施

胡少江:《外商投资法》将是一纸空话

刚刚在北京闭幕的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这个法律将过去分别针对外商独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的三个法律进行了统合,成为中国规范外商投资的一部新法。

时事评论人士胡少江表示,根据中共当局的说法,讨论通过这部《外商投资法》、放松贸易管制和降低关税、以及进行其他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承诺等并不是特朗普政府施压的结果,而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是按照中国自己的节奏进行的深化改革的一部分。

许多人称这类被迫出台的改革举措为「倒逼」的改革,这种倒逼的力量既来自于中国经济出现的减速;更是来自于国际经济伙伴的强烈不满和进行报复的直接威胁。四十年来,通过引进一些市场机制、高速消耗中国的环境和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对大陆开放,中国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增长,与此同时,不愿意放弃对经济的最终控制的执政党、腐败的各级政府官员、在政府的庇护之下享受经营特权的国有企业等成为新经济的既得利益者,也成为反对进一步改革的力量。

换言之,这是一部没有充分表达投资者真正诉求的法律,也是一部执行起来十分困难的法律,更不用说,中共当局对外商的许多限制已经深深地体现在一系列的行业和部门的行政规定里,这些都将为这部模糊的法律的执行带来障碍。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