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在伦敦吃日本菜 看大厨照竟联想手撕鬼子

我说:我尊重文化多元,不过只有中国的火锅店或香港旺角的夜店之类,心急的侍应收碗盘,方如此壮观。即使香港许多假日本菜馆,或因日本曾领导过香港三年零八个月,香港人也不会这样收摊。友人事后孔明:怪不得,见到那碗饭的卖相,就知道这家店应该是某国人开的。

伦敦因近年市场兴“文化多元”,中国餐馆又被中国人大量做衰,于是多了日本餐馆。

在市中心的日本料理,金融精英和政商影名人光顾,多日本名牌直接来开分店,菜式精良。不过周边地区,由于贴近基层,伦敦移民人口,又哪来这许多日本人。伦敦的英国人是不会一窝蜂的做日本菜生意的;而最盛行向外流移、又喜欢做饮食业的亚洲人口又是哪国人?这样一演绎,眼见日本餐厅越多,不免越令人担心。

这次在伦敦北边的Golders Green,有当地人士招待,在大马路进了一家“日本料理”。门口一张很大的海报,附有照片,标榜厨师是有名有姓的日本人。一行人看见,满心欢喜。

但我在玻璃窗外稍一驻足,发现该料理店内之女侍应,亚裔,虽人人穿和服,却衣不称身。复见各桌顾客,虽有几桌白人,唯桌面杯盘狼藉。墙上一张大壁画,油彩画着很大的富士山,笔触极为粗糙。我已经暗吃一惊。

但东道主已经推门进店。坐下来,餐牌每页用透明胶套,由穿和服的女侍应一迭推过来。我不敢造次,随便叫一碗野菜拉面。其他人各自叫寿司。

店内看不见日本师傅做寿司,即寿司在厨房内准备。寿司先上,不知何故,还加送一碗白米饭。

白米饭不是秋田珍珠米,一团团黏着,一看即知是几十年唐人餐馆用巨型电饭煲煮的那种。此时我开始掀起桌布,观看桌底。同行的友人问看什么?我说:我想看看桌下有无一只痰盂,发现竟然没有,可见这家所谓日本料理,在这一点,体现了明治维新精神。

匆此快餐,具有九龙深水埗或蛇口大嫂气质(我没有歧视单一某地)之女侍应即过来收碗盘。我叫的野菜面一大海碗,未敢喝汤,女侍应即用来权充大盘,将纸巾、青豆壳、食剩的寿司卷,哗哩哗啦集中倒进去,如高投弹般,还略溅出几星汤沫。

此时,修养再高尚之本人,也难免略皱眉头。

我说:我尊重文化多元,不过只有中国的火锅店或香港旺角的夜店之类,心急的侍应收碗盘,方如此壮观。即使香港许多假日本菜馆,或因日本曾领导过香港三年零八个月,香港人也不会这样收摊。

友人事后孔明:怪不得,见到那碗饭的卖相,就知道这家店应该是某国人开的。

我答:也不见得全假,至少那个电饭煲应该是日本的Panasonic,虽然进店前我看见海报上的那个声称叫山田什么的日本厨师的那一张标准照片,不知是否本人偏见,觉得有点贼眉贼眼,像手撕鬼子电视剧里的临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