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卢峰:香港“逃犯” 条例将成23条帮凶 贻害无穷

不少人包括香港众志提出了一些折衷的建议,例如把修例适用范围局限于台湾,又或设定日落条款,令修例在处理该宗凶杀案后自动失效,以免出现牵一发动全身的情况。可惜,李家超等特区政府官员为了让面子好过,为了害怕开罪北京坚决不肯接受这些合理的建议,连考虑也不愿意,一意孤行要全速推翻现时移交逃犯安排,削弱市民的保障,市民及年轻人怎能不忧心忡忡?

看到特区政府如临大敌的包围香港众志几个抗议的年轻人只觉荒谬又心痛,她们不过在政总静坐及要求就移交逃犯的修例安排对话,却被视作什么暴徒般围堵,然后出动一大队警察把她们粗暴抬走,丝毫不予任何对话的机会。特区政府如此害怕年轻人,如此畏惧跟年轻人讨论他们的忧虑,还说什么要跟年轻人同行!

年轻人对修订移交逃犯条例有巨大忧虑是正常不过的事。首先,修例过程完全没有恰当与周详的讨论,只靠行政长官、保安局局长一时的长官意志而启动并全速进行;连一场象样的解说,一场有实质内容的咨询会也没有。对市民特别是年轻人来说,政府如此急于行事的背后大有可能隐藏不可告人的目的。

恐面对滥捕滥判风险

此外,政府官员特别是那位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提出的修例理由根本毫无说服力。以所谓堵塞移交逃犯安排的漏洞为例,现时香港不能把逃犯移交大陆、台湾、澳门是因为彼此的司法、法律制度不同,政府之间无法达成互助的安排,市民也担心跟这些地区特别是中国大陆达成移交逃犯安排会大大削弱市民在法律权利上的保障,令市民面对滥捕滥判酷刑的风险。换言之,跟大陆没有移交逃犯安排不是漏洞而是对港人的保护网,是要保障港人免受大陆不公正、党大于法的司法制度迫害。李家超却颠倒黑白是非坚决修例,年轻人怎会心服,怎能不要求对话解释及修改。

至于说帮助早前台湾凶杀案死者及家属雪冤以惩治凶手。从人情上看当然有它的理由,但以公共政策及立法而言却未免轻率及感情用事。要知道修改法例影响的是全港市民以至在港工作生活、旅游外籍人士;而修订移交逃犯条例的影响更是深远,既直接削弱全港七百万市民的权利与自由,也对来港旅游、工作的外籍人士及商界构成威胁,还会打击香港的营商环境及投资者信心。特区政府在没有认真咨询及清楚交代影响以前忽然为了一宗刑事案件而修例,置香港整体利益及七百万市民的权利于不顾。这不但是行事卤莽更是不负责任。

其实,不少人包括香港众志提出了一些折衷的建议,例如把修例适用范围局限于台湾,又或设定日落条款,令修例在处理该宗凶杀案后自动失效,以免出现牵一发动全身的情况。可惜,李家超等特区政府官员为了让面子好过,为了害怕开罪北京坚决不肯接受这些合理的建议,连考虑也不愿意,一意孤行要全速推翻现时移交逃犯安排,削弱市民的保障,市民及年轻人怎能不忧心忡忡?

修例将成廿三条帮凶

更何况今次修例包藏祸心,可以大大加强二十三条立法的威吓力及杀伤力。按照特区政府的解释,修例后移交逃犯时政府及法院只考虑移交两地都列为刑事罪行的案件疑犯,不涉及香港不视为违法的案件。可在北京压力下很快香港将就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霸权国家机密的行为……”。

要知道大陆有各种各样打压异见人士、维权律师的法例如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入罪的门槛很容易,只要在网上发表批评北京政府或领导人的言论就算违法。一旦特区政府完成二十三条立法,任何人在香港传媒或网上批评北京政府,举办六四悼念活动,以至藉五四周年纪念讨论中国为何没有民主都可能变成大陆执法机关可追究的行为,然后透过移交逃犯安排要求特区政府及法院交人,随时令他们面对大陆法院的秘密审讯及长期监禁。

也就是说,修订逃犯移交条例将成为二十三条的帮凶,把任何胆敢在香港批评大陆政策、批评习近平、悼念六四的人变成“逃犯”,再移交到大陆受审及判刑,变相把大陆对付政治异见的专权法例全部搬到香港,基本法、国际人权公约的保障则全面失效。面对这样的威胁,市民特别是扎根香港的年轻人怎能不坚决反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