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穷途末路保命叶公好龙 欧洲突醒防御中共习棘手 出访行程保密有难言之隐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21日开始的欧洲访问正赶上欧盟峰会。欧洲对中共的立场正日趋强硬,正在将其视为“经济竞争者”甚至“对手”,而且认为中共不能再享有发展中国家的待遇。外界注意到,此次习近平出访,不仅通报时间仓促,而且行程十分神秘,至今细节未公开。18日习近平在一场教师座谈会上表示,红色教育必须从学校抓起、从娃娃抓起。独立时评人桑普表示,中共已穷途末路,唯有红色洗脑。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则认为,这招一定会失败,中共就是叶公好龙。

图为21日的欧盟峰会

21日欧洲联盟28国领导人聚集在布鲁塞尔。据路透社报道,欧盟领导人星期四就中欧峰会有关议题展开协调。

据欧盟一位高级官员表示,欧盟领导人将于周四晚间就他们打算在4月9日中欧峰会上向中国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协调立场,包括在世贸组织(WTO)改革方面紧密合作以及网络安全关切。

欧盟委员会已于上周提出一份针对中国的“十点行动计划”,这一文件是欧盟领袖磋商的基础文件。在这份文件里,布鲁塞尔视北京为“合作者”同时也是“经济竞争者”甚至“对手”。

路透社报道指出,欧盟执委会呼吁成员国打出公共采购牌以施压中国等扩大开放。

欧盟执委会20日稍晚呼吁欧盟各国领袖本周召开峰会时,在对华贸易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运用欧盟高达2.4万亿欧元(2.7万亿美元)的政府招标市场做为筹码,施压中国等国家开放市场。

欧盟一直避免在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中选边站,但对于中国经济中存在的补贴及政府参与现象益发不耐,认为中共在这方面的改变很缓慢。

欧盟执委会现在希望重提一份提案,如果某国国内采购市场对欧盟企业存在歧视行为,则欧盟可限制这个国家的公司参与公开投标。

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将对外国公司的投标征收最高20%的罚款。

欧盟执委会副主席卡泰宁对路透说,中共需保护其发展中经济的说法已经不再适用。

法广中文网报道,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卡泰宁(Jyrki Katainen)对传媒表示,欧盟经济完全开放,但中共却未有开放市场,衍生出大量问题;他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应再以发展中国家自居,因此不能再享受有关的特殊地位。

另一欧盟高级官员表示,欧盟领导人将于峰会协调下月9日举行的中欧峰会立场,包括在改革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加强合作、对网络安全的关注等。

2019年3月21日,欧盟举行领导人峰会,首次在最高层面讨论应对中国贸易的议题。(路透社)

21日的欧盟峰会

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我对欧洲的苏醒予以祝贺”。

有报道评论指,欧盟峰会讨论定位与中国的关系,正值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欧洲抵达意大利,欧洲联盟为如何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扩张性外交产生分歧,这也将对欧盟内部能否就与中国关系定位达成一致,带来影响。

习近平访欧细节未公开;北京有难言之隐?

3月20日,新华社报导,习近平3月21日至26日将对意大利、摩纳哥、法国进行国事访问。同日,中共外交部为习近平的访欧之行举行媒体吹风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习近平出访的通报及行程安排,与以往大不一样。如:在临行前一天举办媒体吹风会,这在习近平以往历次出访中比较少见;从18日公布到21日出访,这中间仅相差三天,十分反常。

而在过去,习近平出访都有具体的行程安排,通报也比较早。

在川习会延期、欧盟大转向之后,北京可能重新调整了一些访欧的基调与细节安排。此次北京的通报及行程仓促和神秘,或与各种内外“风险”有关。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3月18日在一场教师座谈会上对多位高校退休教授以及中小学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发表讲话。

习近平称“要建立千秋伟业,必须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才”,“必须从学校抓起、从娃娃抓起。

桑普:中共穷途末路,唯有红色洗脑

独立时评人、执业律师桑普在美国之音访谈节目中表示,中共高层非常重视这一次思政教师会议是因为这事关他们对亡党亡国的忧虑。走到穷途末路,唯有红色洗脑。这种洗脑还要从娃娃抓起,这能看出他们现在觉得没路可走,希望重回毛时代的做法。

所谓的“红色基因高校联盟”只是表忠之作而已,纯粹是为做给上面的人看。他们甚至要求校长和党委书记带头走进课堂,还要求各地方、各部委都下去讲课。

这些都是假的、框里的,所有的意识形态、知识和考试都是假的,拿来算分数而已,真的重点是你要永远忠于党,不当叛乱分子。你若不忠于党,你就要出事了。如果你忠于党,那你还要表忠,这是习近平的重点。

程翔:一定失败,中共就是叶公好龙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认为,这一定会失败。

中国的社会现实就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孩子都是通过观察周围的社会现实才产生一些对未来的想法。他举例说,之前电视上有个小学生受采访被问到长大想做什么,这孩子说想做贪官,因为贪官最赚钱。这可见社会现实对孩子的影响比思政教育更有效。社会风气不搞好,无论你怎么抓孩子的思想都不管用。

程翔举例说,前不久北京一批学生——包括岳昕在内——一起搞佳士工人维权运动,这些人不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吗?那为什么他们高呼社会主义的一些理论时却要遭当局的维稳和打压?岳昕至今还不知道人在哪里。

这就说明中共是叶公好龙。表面说要搞社会主义,但真有人按社会主义信念维护工人权益时,却马上遭打压。所以他们不是真正有意宣扬社会主义,而是借社会主义巩固共产党的统治。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