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王藏:梅毒和霉毒是家常便饭(组诗)

《猫鼠游戏》

老鼠不会灭绝,白猫和黑猫

河中闭眼,爱上竞争:摸石头,抓老鼠

总射击师教导:

抓到就是好的,抓不到就是坏的

老鼠爱大米,也会爱上猫

黑的也会变白,白的更会洗白

物赉的鼠肉总能填饱物质的胃

进化早是真理,丛林的铁爪显得普世

猫民的悲剧总成猫王的闹剧

白猫的得意,黑猫的失意

好猫的哲学定义,如同老鼠的尖叫

经常化作被虐的快感

《成本与代价》

将一个人推倒,解放衣裤,是很简单的

将一个人扶起,擦掉眼泪,是很困难的

简单可以简单到不受追究,频受表彰

困难可以困难到罗列罪责,永无宁日

《换作我承包,也可能是成都食堂老板模样》

猪不理食物的安全证和荣誉证可以花淫民币买通

有币不仅能使鬼推磨,还能使磨推鬼

一条贱命也能出人头地

可以通过学生兔崽子的贱命年赚数千万

裹数万元外套,挎数十万皮包,穿金戴银

可以让畜不如直立行走,走到食物链高端

嘿嘿,随便想想,换作我承包

也可能尽情双飞,3P,SM,群交,淫人妻女,共夫共儿

可以不用被当成低端人口驱赶,唾骂,嘲笑

可以不用挤公交和买点东西也绞尽脑汁讨价还价

可以房产遍地,爱睡哪儿交配就睡哪儿交配

可以花枝招展回乡,让村民挤眉弄眼却又笑脸相迎

可以提前买个豪华公墓,当个艺术品欣赏

可以不用再聊煤气,水电,房租,贷款等低级话题

想上男厕上男厕,想上女厕上女厕,学上一句:

「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啊!」

可以随时跑韩国,泰国,换个脸皮,换种口味

可以往客厅挂几张抄袭的大作,以专家口吻和客人吹嘘下交情和历史贡献

可以请个写手和记者,为自己立传成奋斗楷模,打造成慈善企业家

可以将曾经不爽的人,一一收拾

可以各种保健,连屁眼也保养成雏菊的形态······

《吃瓜终有散,瓜戏总不绝》

地是同一块地,瓜是同一个品种

会缺空气和营养,唯独不缺瓜

瓜的长相千姿百态,吃相难看好看

吃完就散去,散去再来吃下一个瓜

瓜被瓜分,瓜被瓜吃,瓜被当成瓜

苦口婆心:你要反转瓜戏,让瓜不仅是瓜

说千道万,往往不及一排车轮,一眼辣椒水

《梅毒和霉毒是家常便饭》

列宁的梅毒是合格的,霉毒

换种方式检验也肯定是合格的

那些要命的污水,粮食,雾霾,教材,出版物

都是合格得毛病深重却又挑不出毛病的

开头过程结局,傻逼皆能猜中

剧目终成泡沫剧草草收场,黄鼠狼照常吃鸡

「畜生」一词一直是对畜生的侮辱

信不信只是屁,服不服才是硬道理

孩子从小吃着梅毒和霉毒,步家长后尘

临时抗议的,曾也会去吼着收复钓鱼岛

戴眼镜的,照旧会收入笔墨,指点江山

而被过滤掉的诅咒,急不可耐等待开花

《演剧》

无人能倖免

人人都集演员、监製、製片、配乐、配音、美工、化妆、道具、灯光、特效等于一体

「自编自导,并出戏!」

扛着热锅的一些蝼蚁意淫着

走出互害并不断朝导演竖起中指

《软弱可以理解,使人软弱的才可恶》

软弱来自恐惧,恐惧来自屠宰

砧板上的肉,能挣扎的挣扎下

不能挣扎的儘量不唱菜刀的歌

不成为鲜明的刀把子和笔杆子

《总有一声雷出乎意外》

雷声听多了,鼓膜久炼成钢

死猪不怕开水烫

烂脑袋不怕刀斧噼

雷携电光,私藏云的军火

一次次在撒野中全军覆没

但它击打出的一丝爱火

附满霉菌,不停舔血,与煤暗舞,冰中升温

2019.3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