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武大和服赏樱事件

继保钓英雄论断“凡去日本旅游的中国人皆汉奸”、中国网红花千芳定性“学英文的都是洋奴”之后,一名中国东北青年着上疑似和服的古装,企图进入武汉大学赏樱花,遭到保安人员暴打。该疑似汉奸自辩穿的是唐服,强调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和服是高雅的服装,在美学上,只合正宗的大和民族穿着:若役所广司、浅野忠信、渡边谦、木村拓哉,方显出真正的东方神髓。任何日本之邻国,即使自认同文同种,其凭卖相营生之一线人物如葛优赵本山者,亦绝不宜沾此服,只金城武一人可穿,因为他的英文名字叫Takeshi Kaneshiro。

不信,叫唱跳红舞的大妈那个人种穿和服看看。只要想想,你就喷笑?对了。

这位来自前满洲国的青年着的那件,网图所见,不论剪裁质地,又确实不是和服,而是中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前一阵子与一批港女穿着示范拍照的那种汉服。品位之高下,不必请教邓达智,问中环经Joyce Ma店行走之任何港女即知。

唯打人的大陆保安人员来自基层,文化程度低,看得抗日剧多,兼而以为今日之大陆影视禁止古装,疑凶即使自称着唐装,认定也是中了古装电视剧历史虚无毒的人,不论和服唐装,总之一哄而上就棒打手撕,儆恶惩奸,或治病救人。上演一出武打汉奸的爱国戏,倒也无辱没武汉大学的招牌。

但本KOL以西方逻辑理性和美学常识判断:中国诗词中唐朝之前无樱花,传去日本之后,日本人方赋之以生死凄艳的哲学和美学的意义。该中国青年着此唐装和服fusion入场赏樱,罕见地懂得衣着和环境blend in,亦为奇葩。

穿衣须与环境相配,明人小品有云:“花下宜素服,对雪宜丽服”,就是教你注意色泽对比,去巴黎伦敦,虽同属参拜,毕竟不同坐巴士去湖南韶山那种地方,勿穿一身毛装出现。

然而,此事是非之本源,是为何此大学有樱花?因为当年日军进驻武汉后手栽。本来“解放”后经“文革”全毁,无奈后来首相田中角荣访中,送来樱花树种,中共总理周恩来即命移种于武汉大学,以延续日军进驻时之文化遗产。

今日,若四月去不了京都做汉奸,坐高铁去武汉大学也好,在武汉樱花树下,不是日本的领土,行使中国国情,大妈们就可以放心拉扯树枝摇呀摇、摇呀摇的用华为手机拍selfie。但记住勿穿那种衣不称身的伪和服,怕摇着摇着,内里的鲜红胸围与一团脂膏都曝了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