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袁斌:中共是国际社会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

图:今年3月4日北京“西山会议”上,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在会上提出,中共“整个权力架构的反宪政”,以及在中国推动多党制、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等政治改革的言论。图为北京紫禁城。()

这是国际舞台上极为罕见的一幕!

3月22日上午,当习近平在罗马奎里纳莱宫与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举行会谈时,中共驻罗马使馆新闻办公室负责人杨翰(译音)竟然对正在现场采访的《罗马日报》负责亚太事务的女记者朱莉娅‧庞皮利进行恐吓。杨翰几次要求庞皮利必须“停止说中(共)国的坏话”,并称“我很清楚你是谁”。当庞皮利认为这很可笑而发笑时,杨翰重复说:“你不能笑。你必须停止说中(共)国不好。”当庞皮利要对方出示身份时,被杨翰拒绝。随后庞皮利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杨翰再次走近她,要她“放下手机”。

这起事件发生后引发了意大利政坛的强力反弹。意大利前教育部长杰尔米尼(Mariastella Gelmini)指出,这是中共对意大利新闻自由的严重干预。她说:“新闻自由是我们的民主基石,也是任何民主国家的基石。一个使馆的高级官员对仅仅在尽自己职责的记者施加言辞暴力,并威胁要她放下手机,是不能容忍的”。

其实,这只不过是中共干预和破坏国际社会新闻自由的冰山一角。

3月25日,德国之声中文网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输出“传媒新秩序”威胁全球新闻自由》的报导。报导说,无国界记者在24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共政府正在透过规模庞大但又极其缜密的计划,以签约、持股、并购等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将他国媒体的报导转向对中国有利,把“中国式新闻学”输出到国外,意图建立“传媒新秩序”。例如泰国最大报《新暹日报》跟中国《南方报业》开启合作、新西兰《先驱报》被中国新中传媒收购、香港《星岛日报》和台湾《中国时报》被亲中商人收购后立场转向。媒体在引进中国资金之后,不只报导内容更多的取材自中共官媒,正面报导篇幅增加,就连取材方向都受到影响。

中共在干预和破坏国际社会新闻自由的同时,也在干预和破坏国际社会的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

据自由亚洲报导,中共已不满足在中国实行审查制度,他们正将审查延伸到整个西方国家,特别是盯准华裔人口逾5%的澳大利亚。中共广电局已对澳大利亚出版、但在中国大陆境内印刷的书籍,列出禁止“目录”和“黑名单”,凡触及中共官方设定的“雷区”,将会被禁止印刷。即使这些英文出版物是澳大利亚作者所着,面向的读者群也为澳大利人。

《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一书的作者汉密尔顿,不久前在社交媒体披露了禁止目录和“黑名单”,其中很多是中共当局不喜欢的异见人士。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人权观察”3月21日发新闻稿说,目前,全球许多与中共政府有关系的大学,或者有着大批中国留学生的大学,都长期存在着研究中国的学者被拒签、校园的监视和自我审查等问题。2015年至2018年期间,该组织曾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和高校学生学者进行了上百次访谈。许多受访者表示,他们修改了教室内外的言论,因为担心被拒绝进入中国或失去项目资金,给中国学生、学者或其家庭成员带来问题,或者冒犯惹恼中国学生、学者。来自中国的学生则因为担心他们的讲话受到其他中国学生的监督和报告,而在课堂上保持沉默。

另据《华尔街日报》3月21日消息,一家名为VIPKID的中国青少儿英语教育机构,自去年秋天起,要求外教不能讨论政治敏感话题,并使用合乎中共政府要求的地图,违者被中止合同。报导说,VIPKID在美国、加拿大雇佣了6万多名老师,并正在寻求价值5亿美元的投资。

上述事实表明,中共以其从中国人民身上榨取的血汗为经济后盾,利用民主国家制度上的某些漏洞,正在把手伸向世界各地,明目张胆的干预和破坏国际社会的言论自由,已构成了对国际社会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充分暴露了其争夺世界霸权的野心。

遗憾的是,国际社会目前还没有普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更缺乏系统和有效的应对措施。正如一些有识之士所呼吁的那样,言论自由是民主国家最根本的自由,如果这个底线守不住的话,以后一切都守不住,妥协到最后,就退无可退了。因此,国际社会决不能为了一时的经济利益置普世价值于不顾,继续容忍和放纵中共对言论自由的干预和破坏,像对华为那样待其侵入西方通信业良久后再进行抵制。

一言以蔽之,为了捍卫民主的底线,现在是国际社会对中共明确说“不”的时候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