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设圈套解决林彪

老奸巨滑的毛、周决定迫使林自己走上“自取灭亡”的道路,不给林的余党和其他老干们留下话柄,给林的亲信和死党造成群龙无首的既成事实,使他们不敢公开站出来与毛、周对抗。

在一九七一年一月毛决定改组北京军区领导班子之前,林还掌控着北京军区,林本人和黄、吴、李、邱都还没有被毛剥夺手中的权力,也没有失去行动的自由。虽然毛通过中央军委有决定:凡调动一个排以上的军队都要报经毛亲自批准。但林和黄、吴、李、邱等在军中,特别是四野系统中经营数十年,在其嫡系部队中都有一批死党,而改组前的北京军区及其主力38军都掌控在林系统手中,用这些部队来解决毛的卫队——中央警卫团那点人马是绰绰有余的。

此时如果林能当机立断,抛开等着接毛的班的幻想,联合黄、吴、李、邱调动北京军区原四野林的嫡系部队以“清君侧”的名义发动一场军事政变,将江、张、王(洪文)、姚、周(恩来)、纪(登奎)、李德生、陈锡联、张才千等毛派成员抓起来,将毛处决或加以软禁,夺取全国政权是完全有可能成功的。

然而在毛刚动手改组北京军区时,叶群非常惊慌,要林早拿主意。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一向做事果断、判断精明的林,居然犹疑不决,迟迟未能采取行动,以致错失良机。不知林是出于何种考虑,他仍在等待他儿子林立果的“联合舰队”对毛采取行动。

随着北京军区的改组,北京军区领导换成了毛的亲信,京畿要地的军政大权已被毛掌控。毛通过对黄、吴、李、邱的批判,令他们作出检讨又“名正言顺”地将他们手中的军权剥夺,林与他们的联系也被监控。到一九七一年年中林和黄、吴、李、邱实际上已处于半软禁状态。

毛在对林进行致命一击之前作了充分的准备,毛在这年多次乘专列到各大军区和省市巡视,以他那被林和老干们吹捧起来的巨大声望和各大军区的主要负责人及各省市的党政要员打招呼,对他们进行拉拢、施压、离间他们与林的关系,胁迫这些人与林一伙人划请界线,以孤立林及其团伙。

毛在这些人面前居然颠倒黑白,指责林彪、陈伯达、叶、黄、吴、李、邱在庐山会议上发动突然袭击,指责他们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反对“九大”路线。指责有人急于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毛在这些被他接见的人面前扬言:预计我23号(9月)回京,25号至29号召开九届三中全会,会上要端出林的错误、要增选张春桥、李德生进政治局常委,张春桥增选为党中央副主席。

一向对自己的行踪秘而不宣、严格保密、对自己的打算事先从不告人的毛居然一反往常,对他召见的党政军要员把自己回京的时间、九届三中全会的安排都说出来了。因为毛知道,在他接见的这些人中肯定有林的死党,他们马上会将这些情况报告林。

因为毛掌控的情治系统早已知道林立果的“联合舰队”计划袭击他的蛛丝马迹,毛预计到对方可能会在他回京的路上动手;而且毛有意把要在九届三中全会上解决林的问题及人事安排问题公开对他召见的人说,毛就是要通过这些人把毛回京日期及九届三中全会解决林的问题、安排张春桥、李德生进政治局常委、张春桥任党中央副主席这些信息透漏给林及“联合舰队”的成员,使他们误判毛回京的时间,并逼使林不得不采取狗急跳墙挺而走险的行动来摆脱困境。

当林立果的“联会舰队”还在为9月23日在毛回京的路上袭击毛作准备的时候。毛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神不知鬼不觉地于9月12日下午4时回到了北京。毛出林和“联合舰队”的意料迅速,安全返回北京,和林他们知道在即将召开的中共九届三中全会上必将面临的悲惨结局这两件事,确如毛所料,已将林和“联合舰队”的成员逼到了绝境。

此时已被软禁在北戴河的林,不得不决定于13日上午带上黄、吴、叶、李、邱五位政治局成员乘飞机南下广州另立中央,公布毛的罪行,与毛分庭抗礼。为此,林彪集团已准备好了八架飞机将在9月13号上午将林彪一家和黄、吴、李、邱以及“联合舰队”的主要成员一起运抵广州,在那里另立中央,公布毛的罪行,与毛公开对抗。

如果这一计划能够成功,那么,毛、林二人之争,最后究竟鹿死谁手还难以料定。若果真如此,则现代中国的历史也许就要改写。

历史上上曾发生过一些重大的偶然事件改变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历史进程的事。例如:在中共的蛊惑之下张学良、杨虎成于1936年12月12日发动的“西安事变”使已陷入绝境的中共及其红军绝处逢生,并通过抗日战争坐大,最后夺取大陆政权,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然而在“9.13林彪事件”中却是一件不起眼的、发生几率很小的小事,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就在林彪准备南下广州的前一天晚上,林彪尝到了被自己吹捧起来的毛的巨大威望酿成的苦酒。他的女儿出于对毛的“崇拜和忠心”竟然连续两次向当局举报自己的父母、兄弟要乘飞机南逃广州之事,引起毛、周的警觉。

林彪父子见事已败露,黄、吴、李、邱已被控制,携他们一起南飞广州另立中央已不可能。为避免座以待毙,仓惶之中才决定于当晚强行驾车突破警卫,驶往山海关机场匆匆登上事先准备好的飞机,在没有副驾驶员、没有领航员、油都未加满的情况下仓促起飞,准备飞往苏联。

结果该机于9月13日凌晨3时左右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地区。机上九人全部遇难。

对于飞机坠毁的原因,目前有多种说法,至今尚无定论,其中主要的说法有:1、因油不够,中途迫降失事起火烧毁;2、被毛、周指挥的对空导弹击落起火烧毁;3、被毛、周事先派人在飞机上安装的定时爆炸物爆炸后起火烧毁;4、被毛、周派人事先在飞机上制造延时的机械故障导致飞机起飞后失事坠毁。

其中第1条说法是毛、周和中共当局认可的说法,按这种说法毛、周都不会为林彪一家的死负任何责任,完全可以把林彪之死说成是咎由自取。但这种说法不太靠谱,因飞机坠毁的现场有非常大的一片植被和土地被烧成一片焦黑,机上的人员也都被烧焦变形,无法辩认。这说明飞机坠毁时油箱里的贮油还不少。

作为一个老飞行员的该机驾驶员潘景寅,应该知道要使飞机安全迫降,必定要先消耗掉油箱里的全部燃油之后,才有可能安全迫降。所以潘景寅是决不会在飞机还有那么多燃油的情况之下实施迫降的。

此外,据在苏联技术专家指导下蒙古人民共和国撰写的《关于一架中华人民共和国飞机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坠毁原因的调查报告》中显示该机坠毁时并未减速,而是正以500—600公里/小时的高速航行、飞机坠毁时起落架也未放下、着陆灯也未打开。这些都表明飞机不是在迫降时坠毁的,而是在正常飞行时坠毁的。

属第2种情况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发射对空导弹的程序很复杂,涉及到发射程序的人员众多,不利于事后的隐瞒,因涉及的人员众多,事后要杀人灭口,又不让别人知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此外,属于第3种请况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指使一个人往飞机上安放定时炸弹难度虽不大,涉及的也只有一个实施安放的人,事后也容易人不知鬼不觉地将他灭口,但事前很难确定飞机起飞的时间,因而无法准确确定定时爆炸物的起爆时间。

笔者认为属第4种情况即制造延时发生的飞机机械故障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指使一个人去实施制造延时机械故障,技术上难度不大,又只涉及一个人,事后易于将其灭口,有利于事后的隐瞒与保密。这从“九·一三”事件发生后不久的一件事可以得到印证。

这年10月份,毛指派周陪同与毛臭味相投的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一起乘飞机去中国南方访问时,周抵达首都机场后,一向外表上温文尔稚、从容不迫的周却显得心神不宁,而且十分紧张,不断反复询问值勤地勤人员和驾驶员飞机安全检查前后情况。当周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登机后,也一直心神不安、极度紧张,除一再继续询问驾驶员飞机机械检查方面的情况外,还曾紧张地问道:怎么没有看见长江?这不是往国外飞吧?如果不是毛伙同周刚刚通过制造延时机械故障的办法除掉了毛的心腹大患林,周是不会有如此失常的表现的。因为对毛有深切了解、且与毛一样阴险精明的周深知林死后,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了。所以周十分害怕毛再如法泡制一场延时机械故障将自己置于死地,所以才有登机前后的那些极度紧张和反常的表现。

实际上林彪在出逃之前在北戴河就己经处于软禁状态。负责“保卫”林彪的中央警卫团的二大队以及林的警卫参谋李文普都是毛、周派去监视林彪一家人的。林手下的黄、吴、李、邱自庐山会议批陈伯达之后便处于毛、周的严密监控之下。

在这种状况之下,毛、周本随时可动用中央警卫团和北京军区的部队把林彪一家人和黄、吴、李、邱以及联合舰队的主要成员抓起来,像对待刘少奇一样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由于林彪一伙人的势力在军队中盘根错节,许多军区、地方上军管会的一把手都是林的亲信或死党,毛、周对此不能不有所顾忌。

老奸巨滑的毛、周决定迫使林自己走上“自取灭亡”的道路,不给林的余党和其他老干们留下话柄,给林的亲信和死党造成群龙无首的既成事实,使他们不敢公开站出来与毛、周对抗。

在上述情况之下,按理在9月12日傍晚,也就是毛已回到北京之后(毛是当天下午4点回到北京的),在毛、周已有戒备,林一家和黄、吴、李、邱都处于毛、周的严密监控的情况下,林立果是不大可能轻易弄到一架三叉戟飞机从北京飞到山海关机场的。极大的可能是毛、周故意安排这架他们已在它上面做好了手脚的(已派人在该机上制造了延时的机诫故障)三叉戟飞机让林立果乘它飞到山海关机场(也有可能是在山海关机场做的手脚),以供他们利用这架飞机出逃。

为了促使林一家“出逃”,周还故意在12日晚11时半左右亲自打电活给林,查问256号飞机的去处,叶群接的电话,叶知道256号飞机在山海关机场的事瞒不了,就对周说是林因这里(指北戴河)太冷,想去大连。周假意说:别飞了,不安全。

接着周又对叶说要到北戴河来看林彪。这一着让林彪一家人慌了神,认为是周要带人来抓他们,这促使林当即决定:当晚马上走,否则就来不及了。这样林一家人和林的几位死党便落入了毛、周精心为他们设计的圈套之中。

“九·一三”事件再次显示了毛(当然还有他的帮凶周)的阴险狡诈、冷漠无情,即使是对一贯忠于自己、帮自己打下“天下”、屡次帮自己打倒对手度过难关、把自己的威望捧上神坛、利用他指挥的军队在“文化大革命”中做毛的坚强后盾、为毛稳住“文化大革命”的阵脚、将各级党政军的老干们悉数打倒或制服的“亲密战友”林彪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或怜悯之心,而是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让紧跟了自己一生的林及其家人抛尸异国他乡。

“九·一三”事件发生时,当汪东兴向毛报告林所乘飞机将从张家口方向飞往内蒙,下面请示要不要派战机拦截时,毛还假惺惺地对手下说:“林彪还是我们党的副主席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要阻拦,让他飞吧。”因为毛知道他和周已让人在256号飞机上做了手脚,林已必死无疑,何必多此一举,再下令派战机拦截,给人留下话柄。

以毛一贯凶狠歹毒的秉性,毛如果没有在飞机上做手脚,不知道林飞出去将必死无疑,毛是决不会轻易放过林及其家人的。他必定会派战机拦截林,置林一家于死地而后快。毛的这一段话也从侧面印证了他和周早已派人在飞机上做了手脚的判断。

为了奖赏在“九·一三”事件中周对毛表现出来的忠心。在新成立的取代原林彪系统把持的军委办事组的“军委办公会议”上,毛对“军委办公会议”的成员说:“凡讨论重大问题,要请总理参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