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阴间设计师‌‌:生者和死者 我算是他们之间的桥梁

‌‌“生者和死者,我算是他们中间的桥梁,帮在世的人完成心愿,替逝去的人达成遗愿。‌‌”

42岁的香港人欧阳秉志,

做纸扎这一行已经20多年了。

游戏机、吸尘器、名牌包包、老虎机、甚至赛马场……

在他的店铺里,

客人能为去世的亲人朋友

订做各种生活用品。

Beyond乐队黄家驹的弟弟黄家强,

曾经托人找他订制了一把电吉他送给哥哥。

张国荣的粉丝也找他,

为偶像做一个‌‌“为你钟情咖啡厅‌‌”。

因为作品暖心又有趣,

包括美国CNN、英国BBC在内的

多家媒体都对他进行过报道,

他的作品还曾经在希腊等地展出。

在阿志眼中,这些纸扎祭品都是艺术品,

虽然大部分作品最后都会被烧掉,

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生者和死者,

我算是他们中间的桥梁,

帮在世的人完成心愿,

替逝去的人达成遗愿。‌‌”

自述|欧阳秉志编辑|莫竣威

我是一名纸扎师傅,在这一行差不多有20年的时间了。我爸爸也是做纸扎的,两三年前,我从他手上接手了‌‌“宝华扎作‌‌”这家店,算是子承父业吧。

我有一个绰号叫做‌‌“阴间设计师‌‌”,因为我做的东西,大多数都是给逝去的人用的。

哥哥为爱好滑雪的亡妹,订做了全套‌‌“滑雪装备‌‌”

我们说的纸扎祭品,多数是用作祈福和祭祀的。古时候很多人相信,通过焚烧用纸做的钱财、生活用品,去世的人在阴间就可以收到和使用。当然,这种想法很迷信,但现在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了一种习俗,寄托了在世者对先人的思念。

最特别:

为黄家驹做一把‌‌“吉他‌‌”

以往谈起纸扎品,大家的第一反应就会是冥币、小洋房、仆人这些。但其实纸扎祭品不一定是很忌讳和恐怖的,也可以很新潮。

我做过很多很特别的纸扎,像任天堂游戏机、滑雪套装、电子烟、相机、菠萝包、鸡蛋仔、按摩椅、螳螂等等。

阿志做的‌‌“电吉他‌‌”和‌‌“扩音器‌‌”

曾经我也帮一些明星做过‌‌“设计‌‌”。大概10年前,Beyond乐队的黄家强委托一个佛堂找到我,为他哥哥黄家驹做一把电吉他和一个扩音器。

还有一些明星的粉丝找过我,希望我帮他们的偶像打造一些东西。例如张国荣的粉丝,想我为哥哥做一个‌‌“为你钟情咖啡厅‌‌”,梅艳芳的粉丝则想做一个旋转舞台送给梅姐。

母亲为女儿订做的‌‌“蒙奇奇‌‌”

最暖心:

母亲为去世的女儿订做一对‌‌“蒙奇奇‌‌”

我曾经做过一对纸扎‌‌“蒙奇奇‌‌”玩偶,那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纸扎作品之一。

几个月前,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哭着跑来我的店里,情绪很不稳定。她跟我说,想订做两只纸扎的‌‌“蒙奇奇‌‌”。

她一边哭,一边跟我讲制作的要求,还拿了一些玩偶的图片给我。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她是给女儿订做的。小女孩15岁,前两天因为疾病,刚刚去世。这个妈妈说,女儿在世的时候,每晚都会抱着一对‌‌“蒙奇奇‌‌”才能入睡。她希望女儿在阴间也可以有这对玩偶陪伴着,不会孤独。

虽然我之前没有做过这种玩偶,但很想满足这个妈妈的愿望。于是,我上网找了‌‌“蒙奇奇‌‌”不同角度的图片,把它们打印出来,算出比例,然后就开始尝试做。玩偶的手是最难制作的,因为很细。最繁琐的是毛发部分,我是把纸剪好,然后一层一层地粘上去。

一周之后,当那位妈妈再次来到我的店铺,见到这对‌‌“蒙奇奇‌‌”之后,心情好了很多,还称赞我说玩偶做得很像,女儿‌‌“收到‌‌”后应该会很开心。交货的时候,这个女士还额外给了我一个红包,我都没有要。

最有爱:

为爱人做一碗‌‌“米线‌‌”和一份‌‌“鸡翅‌‌”

这碗米线是一个大概20来岁的男生过来订做的,他说女朋友生前最喜欢到一家店里吃米线,还一定要中辣腩肉口味,另外还加一份‌‌“土匪鸡翅‌‌”。

为了完美复制这碗米线,我专门去到这家店里,打包了一份米线和一份鸡翅回来,然后研究怎么做会比较像。

鸡翅部分是最难做的,一开始我打算用泡沫饭盒来做,因为比较好塑形,但是这种材质烧起来会有异味。

后来我请教了我爸爸,最后我的方法是,在冰鲜鸡翅外面裹上纸,用材料把外形固定,包好后,再把鸡翅取出,封口,最后再上颜色。这样做好之后会比较逼真,烧起来也没有异味。

纸扎的‌‌“狗屋‌‌”

我也有为小动物做过东西。比较常见的就是狗屋,之前就曾接到过一个订单,是要做一台‌‌“手提电脑‌‌”。有位先生的小猫去世了,它生前很喜欢趴在他太太的手提电脑上,所以这位先生就让我专门做一台‌‌“电脑‌‌”,烧给他心爱的小猫。

最困难:

母亲节,儿子为妈妈送‌‌“吸尘器‌‌”

有一次来了一位男士,说想订做一台新款的吸尘器给母亲。他说,妈妈曾经很想要一台,但后来生病住院,就来不及买给她。趁着母亲节要到了,这个儿子就打算让我做一台一模一样的吸尘器,送给他过世的母亲。

纸扎祭品跟实物不一样,它里面是中空的,所以比例要很讲究。这个吸尘器上部的储尘罐和涡轮很大,下面的部分又很薄,做成纸扎品根本没办法平衡,立不起来。所以我去了电器店做‌‌“实地考察‌‌”,量好尺寸,把数据记录下来,然后拍照,认清楚各个部分的颜色。回来之后,就按照尺寸,一比一地做起来。

整个制作过程差不多一周左右,中间也修改了好几次。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品,真正的吸尘器价格大概是5000多,我这个一比一打造的‌‌“纸质吸尘器‌‌”最后卖了2000多元。

最得意:

别人把我的作品放在家里当摆设、做展览

除了用来烧,还有很多人把我的作品放在家里当摆设,甚至用作展览。

比如说这个《星球大战》‌‌“白武士‌‌”的头盔,就是一个客人找我订做的,他很喜欢这部电影,于是就找我做了这样一个摆设。后来我又做了《变形金刚》的‌‌“擎天柱‌‌”头盔,舍不得送给别人,就自己收藏。

阿志做的纸扎‌‌“螳螂‌‌”曾经在希腊展出

用来展览的作品就更多了,比如便利店的收银机、汽水机,以及微波炉。去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中秋灯会上,也有我做的一系列旗袍花灯展出。我的作品还曾经在希腊的繁殖者画廊(The Breeder)展出过。

我是一名阴间设计师

找不到工作才做纸扎,

却一干就是20

我从小对设计感兴趣。中学毕业之后,读了一年半的设计专业,就尝试去找工作。那时候写了很多很多求职信,寄到广告公司、动漫公司,想应聘做设计师,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

找不到工作,我开始怀疑自己,生活也过得颓废。每天凌晨3、4点睡觉,中午12点醒来,天天在家宅着,也不想出门。偶尔会给爸爸的店铺帮忙收拾和送货,但也是到了差不多打烊的时间才出来。

后来店里有两个老师傅退休了,于是我就想一边帮爸爸,一边等工作消息,开始到店里干活,没想到这一干就是20年。

以前给先人的纸扎用品很传统,例如古老的唐装、首饰、金山银山什么的。我心里一直有疑问:这些东西那么老土,难道住在阴间的都是古人吗?

纸扎的‌‌“滑板车‌‌”是阿志的第一件作品

正好当时香港很流行滑板车、跳舞毯、机械狗这些玩具,于是我就突发奇想,用了一些硬纸拼拼贴贴,做了跳舞毯和滑板车的纸模型出来,挂在店门口。

原本是打算吸引顾客,谁知道顾客没来多少,反而吸引了传媒。我们就这样上了报纸,名气越来越大,订单一下子多了,纸扎也就慢慢变成了我自己的事业。

做纸扎最考验耐性和观察力

竹、铁丝、纸、浆糊,是纸扎制作的主要材料,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但做纸扎品最考验的就是耐心和观察力。

接到订单后,我会先上网找资料和图片,了解物品大致的模样,有时候甚至专门会去一些店里面看实物。

之后就开始动工了,先把草图在纸上画出来,然后根据需要把竹子削薄,扎起来,搭出一个立体的框架。再在外面贴上纸,涂上颜色。根据不同的东西,我还会做不同的装饰,比如为‌‌“相机‌‌”装上按键、为‌‌“收音机‌‌”装上天线等等。

一个作品,大概要花几天到一周的时间来完成。每一件纸扎祭品,我都很花心思,很认真去完成,虽然最后它们都会被一把火烧掉,但它们在我眼里都是艺术品。

说实话,绝大部分来找我的顾客,都并不是开心的。亲人和朋友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祭品寄托着他们的哀思。我能做的,就是帮在世的人完成心愿,帮逝去的人达成遗愿。

曾经被退货,

我不是什么都能做出来

这些纸扎最终会被烧掉,但这并不代表着,我的客人对产品的好坏不挑剔。尽管我很用心去做每一个作品,但有时候也会遇到退货的情况。

我记得有一次,有客人请我订做一个‌‌“名牌包包‌‌”。他来取货,却质问我为什么这个手袋打不开,不能放东西进去。我顿时语塞。

阿志的‌‌“名牌包包‌‌”可以像真的包包一样打开

通常我们做纸扎手袋或者衣服,拉链是用金色的纸模仿出来,不会使用真的拉链。面对来退货的客人,我只好用刀把‌‌“包包‌‌”割开,将一条真的拉链黏上去,这样就可以拉开了。

自此以后,每逢有顾客过来找我做手袋、钱包,我都会问客人需不需要做成可以打开的。

我也不是什么都能做出来,前一阵子有个人跑到我的店里,问我可不可以帮忙做一个纸扎的迪士尼公园,里面要有全部的机动游戏设施。还有一个顾客,提出要做全套的‌‌“健身器材‌‌”……都被我拒绝了。

生者和死者,

我是他们中间的桥梁

香港有一个网络词语叫做‌‌“废青‌‌”,就是废掉的青年,特指那些对社会没什么贡献的年轻人。我想我以前就是一个‌‌“废青‌‌”。每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也没有学历,找不到工作。

直到做了这些新潮的纸扎祭品后,我才发现了自己的长处。我觉得现在的工作挺有意义的,阳间和阴间,生者和死者,我算是他们中间的桥梁。当然,每一个人应该对身边的亲人、朋友都好一点,不要说等他不在的时候,才来弥补亏欠。

因为纸扎,我也会收到不同传媒的采访邀请。以前我胆子很小,从来不敢在镜头面前讲话。后来就慢慢习惯了,英国BBC、美国CNN、日本的媒体都来采访过我。一些台湾、日本的手工艺人,还来香港拜访我‌‌“偷师‌‌”,这一切都是没有想到过的。

虽然我在现实生活中,当不了设计师,但我帮阴间的人做设计,算是实现了理想。我想,我应该在‌‌“那边‌‌”很出名的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一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