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时代当然好!猪都对着墙上毛泽东像亲吻

——马永清仨月苦难

猪大约饿急了,就回到大食堂躲风觅食。当这只猪闻到主席像上的浆糊味后,便蹿上主席台,不客气地对着墙上的大幅毛主席像亲吻、咀嚼、撕咬起来。 猪都对着墙上毛泽东像亲吻撕咬竟引出一个大案,涉案人家庭破裂。

马永清,肥西三河人,外号马三。他是六四年下放到大圹圩农场的老知青。其人外俊秀而内憨厚,但确实容貌英俊,是公认的美男子。

美男子也好,美女也好,都要苦力的下地干活。

但这不影响马永清凭借自己的英俊长相,在谈恋爱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美女爱俊男,自古使然。

前人《西厢记》里的淑女崔莺莺,爱上了穷书生张生。落魄的张生,也爱上了又富又美的崔莺莺。崔莺莺的母亲、势利眼老夫人即使百般阻难,也挡不住她们的爱情。

这不,场部文艺宣传队的台柱子,身后有一个班小伙子追求的美女徐萍,独独就和马永清马三好上了。

他俩很快在六八年春结了婚,徐萍很快有了身孕,很快在当年冬天产下儿子小马保。

这年冬天特别冷。

人们在家里,为了取下挂在绳索上的毛巾,急性子的人用力过猛,往往会将毛巾掘断。

可见冷的程度多么吓人。

当时,农场基建的房屋,处处通风,更无取暖设备。而高邮湖的寒风,是残酷无情的,它绝不会为美女、婴儿而心软温柔。

寒冷,连壮健的成人都受不了,初生孩子的产妇和婴儿,如何经得起这冰冻三尺的严寒?

为了娇妻弱子不被冻坏,本不勤快的马永清无奈,只好用盖房子的大脊瓦,自制一个煤炉。他每天去食堂,在炉膛里拣未烧尽的煤核,为的是烧火给妻儿取暖御寒。

大家都知道,这种煤核不经烧,但能燃烧,可以在煤炉里燃烧取暖。

马永清爱面子,拣煤渣怕人看见,就每天在别人没起床的时候,拎着个破篮子,到食堂的大煤灶炉膛下面扒来扒去地拣。

马永清每天拣的煤渣,也可够两天取暖烤尿布的了,总算劳有所得,可解燃眉之急。

但天有不测风云啊。

这天,马永清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人要倒霉,吃瓜子都能嗑出个活臭虫。

早上七点钟,每天要对着毛主席像“早请示”的人们,按时陆续来到食堂饭厅。

惊悚出现了!

大家赫然发现,主席台上的大幅毛主席画像,自眼珠往下,都不见了。

这就显得异常恐怖!

而地上布满了一团团、一片片大大小小的纸团和纸屑,显然是被撕毁的毛主席画像。

恐怖的不是半个毛主席画像显得的很狰狞,而是事涉这是重大现行反革命事件!

因毁坏毛主席宝象而被杀头、判刑的事例,当时太多。可以说,是举不胜举。

人们惊呆了!

不知谁大喊一声:“大家都退出去,保护现场!赶快向革命领导小组汇报、报警!”

一听此言,大家不约而同退了出来。

谁也不想招惹是非。

吃中饭前,一辆北京吉普开进三队,被造反队接管的天长县公安局,派来了两个人。

他们照例勘察现场,取证、走访,分析案情,大会小会开个不断。

他们初步断定:这是一起重大现行反革命事件。

接着,就是进行阶级分析。

出身成分不好,社会关系复杂,历史上犯过错误,品行上有过劣迹、前科,对现实不满者,统统被列入嫌疑犯之列。

天长县公安局派来的两个人,就在他们自认为有嫌疑的人中,推敲这个重大的现行反革命事件,到底是谁干的。

但他们找不到任何作案的证据,因而也找不到这个人。

阶级分析归阶级分析,要找出具体的嫌疑犯,多少得有点证据才行。

案件陷入僵局。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于是,老猫上锅台的老熟路一套,就被天长县公安局派来的两个人给抖搂出来了。

他们号召大家互相检举揭发。

终于,有人向公安人员揭发说,那天一大早,他出来小解,看见马永清拎着个篮子,从食堂后面走出来过。

这一下,公安人员终于抓到了线索。

他们经过了解,得知马永清出身工商业兼地主,便认定作案人非他莫属。

于是,立即派人将马永清带到队部办公室。

马永清一进门,公安人员先发制人,严厉地问他:“马永清,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

看似精明,实则木纳的马永清淡淡地说:“我不知道。”

公安人员便将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想必你也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我们的政策!你现在还不赶快坦白吗?”

马永清被问的一头雾水,说:“你们要我坦白什么?我能坦白什么?”

公安人员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就讹诈说:“别装蒜,已经有人揭发,食堂里的毛主席像,就是你撕毁的,你还不老实交代!”

马永清没想到这事竟然栽在自己头上,他郑重地辩解说:“这些天我一直请假在家服侍老婆,我除了去食堂拣煤渣,我连门都不出,哪儿也不去。我说的这些,大家都能作证。”

马永清再憨厚,当然明白此事非同小可。何况,事情原本就不是自己所为,他岂能背这个要人命的大黑锅!

公安人员不死心,不顾马永清家有产妇婴儿,竟然将他关起来审问。

生死关头,马永清牙关紧咬,自是绝不承认。

公安人员故伎重演,开了两场斗争、揭发马永清的大会,依然一无所获。

当初的揭发人,只说看见马永清拎着个篮子,从食堂后面走出来过,并未说看见马永清作案。此时事关人命,他良心发现,也坚持不改口。

公安人员无奈,将马永清带到天长县看守所,羁押,逼供了两个多月。

事关生死,纵被打死,马永清也不会承认。

公安人员手段用尽,均无所获。最后草草收场,将马永清放回。为了面子,还不给马永清任何结论。

事实上,这件重大现行反革命事件,经过公安事后侦破,他们对案情已经一目了然。

荒唐而有趣的是,食堂主席台上的毛主席像,是猪撕毁的,并非人为。

真叫人哭笑不得。

原来,队部食堂猪圈里圈养的有猪,有的猪逃离猪栏了,也无人去追。四野茫茫,追也追不到。这些逃离猪圈的猪,就成了散放的牲口。到处都是庄稼粮食,逃走的猪饿不死。天长日久,它们的习性近似野猪,基本就不归栏了。

现在天冷了,有只猪大约饿急了,就回到大食堂躲风觅食。当这只猪闻到主席像上的浆糊味后,便蹿上主席台,不客气地对着墙上的大幅毛主席像亲吻、咀嚼、撕咬起来。

天色微明,有人走动,此猪怕人,便逃之夭夭。

人们心里明白了,撕毁毛主席画像事件,与马永清根本无关。

马永清险成冤鬼,受此劫难,身心俱碎。

产妇徐萍受此惊吓、折磨,心理必然留下阴影。

他们二人的婚姻后来破裂,于此事应有干系。

回首往事,令人扼腕。

政治黑暗年代,何其恐怖。

(本文为周颂平讲述,甄远东整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