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南海看似矛盾两大重磅政策 一语道破背后动机 专家还分析另有企

有网友一语道破中共动机:“有钱高收入的年轻人去大城市城市化,为国接盘;没钱低收入的年轻人上山下乡,不给城市添堵。政策为两类人都指明方向,都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4月8日中共发改委称将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年内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有学者分析,中共此举的目的在于稳定中小城市的房价预期、促进消费。大纪元何坚分析文章指,户籍改革的难点在于户籍背后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3月下旬中共共青团的一份文件鼓励城市青年到农村创业。时事评论文昭认为,此举意在避免城市失业带来的政治风险。

有网友一语道破中共动机:“有钱高收入的年轻人去大城市城市化,为国接盘;没钱低收入的年轻人上山下乡,不给城市添堵。政策为两类人都指明方向,都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4月8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发布通知称,除13个城区人口在500万以上的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外,其余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限制。

经济学人智库(EIU)中国经济分析师苏月向BBC中文表示,“落户制度的放宽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提升。”

在目前的政策引导下,资源和人口会逐渐向一二线城市聚集,二线城市人口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部分三四线城市会根据国家规划融入城市群建设,一些发展落后的三四线城市,尤其是资源枯竭型城市,将面临人口规模收缩和老龄化的问题。落户制度放宽将有利于稳定中小城市的房价预期、促进消费。

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胡荣称,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价格接下来会经历或大或小的增长,譬如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特别是来自五六线城市的),他们可能会愿意去这些三四线城市发展,而且很方便就可以落户,这就有效的减轻了一二线城市长期以来的人才的虹吸效应。

开放落户的背后隐秘

1958年,中共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正式确立了户口制度,将中国民众死死地捆绑在户口上,便于中共对中国人进行严密控制。但这是违宪违法的“非法条例”。

但中共户口的初始目的,早已被智能身份证、手机监控、“天网平安”、大数据应用等等整合而成的“全民监控系统”予以实现。

对中国人控制力度远超户籍的“全民监控系统”,并不仅仅只有视频和网络监控,从社会信用到公共福利等涵盖中国民众一生、方方面面的一切信息,都被中共强制纳入到全民监控系统中。

户籍改革的难点

大纪元何坚的评论文章指,户籍改革的难点,不在于取消户籍,而在于户籍背后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

如果剥离了背后的就业、补贴、教育、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和福利,户口如今在中国并无多大“含金量”。中共不愿废除户口的关键,主要在于公共服务严重不足,无法与城乡间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口相匹配。

中共的目的

2019年中国经济形势极度严峻,中共内外交迫下亟需手段来刺激经济,推延债务危机。这其中,发展经济的关键在于扩大内需,推延债务危机的重点则是稳住房市。

放开落户和城镇化,就是中共选择的政策突破点。中共寄希望于开放落户后,人口流动能刺激房市和消费。

养老金困境难解

中共实行的是统帐结合的养老金制度,即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社会统筹部分的养老金为现收现付,由现在的年轻人交钱支付给现在的老年人养老;个人账户部分的养老金不断缴纳积累,用于年轻人退休以后的养老所需。

然而社科院今年2月发布的《社会保障绿皮书》显示,目前个人账户养老缴费已经被用于支付当期退休者使用,结果造成职工个人账户为空帐。这就是说,年轻人现在缴费留存的养老钱,已经被花掉了。

而且,虽然整体上中国养老金有结余,但具体到各地差异极大,逾半省份养老保险当期收不抵支。

从中共财政部公布的2019年养老金中央调剂情况看,是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福建、山东等7个省市,在补贴其余的22个省份。

再加上中共庞大的官僚系统所产生的养老、医疗等社保开支,更是一笔收支严重失衡的巨大负担。

因此,开放落户对于各地城市而言,有可能缓解人口流入城市的养老等社保资金缺口的危机,有可能解决政府的燃眉之急,但却无助于养老等危机本身的解决。

因为无论是养老危机,还是城市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不足的问题,肇因都是政府没钱,政府把从中国民众身上收缴的税金都用在了贪腐、维稳和政绩上。

文昭:21世纪的“上山下乡”有政治目的

3月下旬共青团中央有一份文件,号召青年到乡村建功立业。这份文件的标题叫《关于深入开展乡村振兴青春建功行动的意见》。文件的工作重点是三个,培育本土人才兴乡、服务在外人员返乡、动员社会人才下乡。

时事评论员文昭在自媒体节目中表示,后面两样,服务在外人员返乡、动员社会人才下乡,比较明确地是要引导城市部分劳动力向农村回流。

文革时代的上山下乡运运,和目前的这个上山下乡号召。共同背景是:城市失业造成的一系列问题,最终带来政治风险。这个问题在60年代显得更加紧迫;当代在中东茉莉花革命发生的国家表现得也很突出。

一个统计的经验,15-24岁这个年龄段的青年失业率大约是社会平均失业率的三倍。

文昭还说,有的朋友对我讲东北那些大城市的失业率起码在20%以上,那当地就很少有让青年立足的空间。

共青团中央“上山下乡”2.0版号召其目的之一也是要向农村分流劳动力,缓解城市失业压力,避免失业带来的政治风险——年青人没什么可失去的、又血气方刚,别闹出个茉莉花革命出来。

文昭认为,21世纪的下乡运动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要避免一个农村经济空心化的问题:条件好点的都进城了,农村剩下的就老弱贫穷、加没技术没文化的,农村就会成为一个彻底掉入贫困而且没有希望的地方。当局大概也是想避免这种城镇化的连带效应吧!

文昭指,与其搞下乡运动鼓动或强制青年去农村工作,不如实现公共资源在城乡的平均分配,首先是教育和医疗资源。这才是中央政府这一级应该做的事,而不是搞下乡运动。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