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蒋经国:斯大林暴露帝国主义贪婪嘴脸 赤裸裸从中国肢解外蒙古

斯大林不耐烦了,直截地表示:“非要把外蒙古拿过来不可!”又很正经地向蒋经国说:“我不把你当做一个外交人员来谈话,我可以告诉你:条约是靠不住的。再则,你还有一个错误;你说,中国没有力量侵略俄国,今天可以讲这话;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

1965年1月,蒋经国

其实,中国伟大的三民主义者蒋经国对中国过去100年的历史,以及未来长时期的发展方向,是看得很清楚的。在这里,综合他的有关论述以飨读者。

蒋经国说,目前最重要的敌人,是攫取我们整个大陆的俄国——赤色帝国主义了。林则徐说:“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这是金石之言!

100年来,我们中国的积弱,固然由于大多数人民失却了“民族自信心”,但重要的,也还是由于列强帝国主义对于我们不断的侵略和压迫——尤其是比邻的日、俄两国,更迭为害。日本没有力量的时候,俄国就来了;俄国打败了,日本又起来;现在日本倒下去了,又成了俄国人的天下。真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日本的田中义一说:“要征服亚洲,必先征服中国。”日本的野心,已由日本人自己的口中说出,这是容易明白的。而俄国人则不同,他们口口声声是“扶植弱小民族”,帮助殖民地民族的解放运动,援助中国革命;其实绝对是口是心非,变相的侵略主义而已。蒋经国从他与其父蒋介石有关的部份入手,阐述苏俄对中国侵略的行动和方法,不外运用如下三种方式:一、组织亲俄第五纵队,制造内乱。二、破坏中国与友邦的关系,使中国处于孤立。三、直接明目张胆地用武力来侵略。

蒋经国说,关于第一点,开始自民国(1921)年,共产国际特派维丁斯基到中国来活动。维丁斯基在上海勾结了陈独秀,创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作为苏俄的宣传机关的代理人。民国十年初,又派了赤色职工国际代表李特洛斯克及殖民地问题委员会秘书长马林为代表来华,协助陈独秀筹画党务工作。同年宣布了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积极进行苏俄在中国第五纵队的活动。一面马林又到桂林晋谒国民党总理孙中山先生,表示苏俄政府同情中国革命运动,希望与国民党合作。并建议:一、改组中国国民党,联合社会各阶层,尤其是农工大众。二、创办军官学校,以为建立革命武装的基础。三、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民国十一(1923)年,中山先生特派廖仲恺先生至日本与苏俄代表会商,结果双方同意,从此国民党就开始与苏俄政府合作。因为这种关系,在民国十二(1924)年八月,其父蒋介石就奉派到莫斯科去考察。经过四个月的考察之后,对于苏俄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回国的时候,便秘密向孙中山报告:第一、苏俄的共产主义,实行起来,一定要为害人类;第二、今日的“朋友”苏俄,正是我们未来的最大的“敌人”。当时为着避免和俄国分裂,所以这个报告没有公布。

蒋介石的慧眼,老早就发觉了俄帝的阴谋。

民国十五(1927)年三月二十日,中共党员李之龙,以当时海军局局长的地位,率领中山舰,实行武装叛乱。蒋介石于先期得到报告之后,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将俄共在广州所有的机关,有关工会、农会、乃至苏联顾问住宅,均予派兵监视;俄共的阴谋立归失败,马上对国民党表示让步。同年四月初,蒋介石建议中央:“整军肃党,准期北伐”,以后全国相继实行清党。

但俄共除原有的东方大学、列宁学院及一般军事学校,收容中国左倾青年入学,受布尔塞维克的思想训练之外,并特别在莫斯科创设中山大学,专收中国学生,希图大量地训练和制造各种各式的第五纵队。其对中国的阴谋,无孔不入。

俄国对于中国的侵略,到了斯大林时代,登峰造极。斯大林的侵略主义,是继承俄国的历史传统;他的政策,也可以说,就是执行彼得大帝的政策。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民族自决”等等的口号,不过是欺人的幌子罢了。

蒋经国举出一个实例:当他于民国二十四(1936)年到莫斯科去看斯大林,谈话完毕出来的时候,他的秘书顺便问蒋经国:“你有几年没有到莫斯科来了,你有什么新的发现?”蒋经国对他说:“我今天下午才到莫斯科,晚上就来看你们;所以我还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不过有一件事,我要请教你,1931年,我也在这个地方看见过斯大林,现在办公室的一切,都和从前一样,只有一点不同;从前斯大林的书桌背后,是挂一张列宁站在坦克车上面,号召人民暴动的油画,这次却不见了,换了另外一幅彼得大帝的画像;这就是我今天所发现的新事物。”这个秘书听了笑一笑地说:“当然是新的,此一时,彼一时。”

斯大林跟列宁从事“革命”,把彼得大帝的余孽沙皇尼古拉打倒了;现在他却用彼得大帝的画像,取他自己所崇拜的列宁的画像而代之。这就是正宗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真实内容,这对于他们的马克思主义是何等讽刺!

在中国北伐时期,也就是国共尚在“合作”和国民党“联俄”的时期,张作霖在北京搜查了苏俄大使馆;搜出的秘密文件中,竟发现了莫斯科苏联共产党打电报给当时尚是中国革命政府顾问的鲍罗廷说:“我们的人帮助南方军队北伐,但却不能让南方军队占领全国;我们的目的,是要用这一个军事行动,来牵制其他帝国主义的力量,使他们不能从东方来打苏联。”

这,就是苏联“同情”中国革命和“援助弱小民族自决”的铁证!

抗战时间,苏联也有飞机和“志愿队”派到中国来助战。有一天,驻兰州的俄国飞行队里一个队员,因为多喝了几杯酒,对蒋经国露出真言说:“我们到中国来打仗,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找一点日本的新式武器做对象,来练习练习。”他们把中国流血争取独立生存的战争,当作他们练习武器的试验场所。但经过“练习”之后,飞机不来了,坦克也不来了。最后,更把东北接收来的日本的武器交给亲俄派,来打倒中国的国民政府了。

民国三十四(1942)年二月,美国因为要苏联参战,提早结束对日战争,罗斯福总统与斯大林订了雅尔塔协定。中国当时为着要打退压境的强敌——日本,只好委曲求全,根据雅尔塔协定,和苏联政府谈判,签订中苏条约。在谈判的时候,美国方面有人主张:“要结束战争,必须苏联参加,要苏联参加,他当然要提出对他有利的条件,等到他提出之后,中国政府应该考虑给他好处。”到了今天,外蒙古、中东铁路、旅顺、大连的军港,乃至整个大陆,苏联都攫取去了。

民国三十四(1942)年,美国还没有把雅尔塔协定公布以前,国民政府派员到莫斯科去进行中苏谈判,蒋经国也参加。这次的交涉,是由当时的行政院长宋子文领导的。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见面,他的态度非常客气;但是到了正式谈判开始的时候,他的狰狞的面目就显露出来了。蒋经国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斯大林拿一张纸向宋子文面前一掷,态度傲慢,举动下流;随着说:“你看过这个东西没有?”宋子文一看,知道是雅尔塔协定,回答说:“我只知道大概的内容。”斯大林又强调说:“你谈问题,是可以的,但只能拿这个东西做根据;这是罗斯福签过字的。”谈判中间,有两点双方争执非常剧烈:第一、根据雅尔塔协定,有所谓“租借”两个字眼。蒋介石给指示:“不能用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帝国主义侵略他人的一贯用语。”第二、所有问题都可以逐步讨论,但是必须顾到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后来,斯大林同意不用“租借”两字,对于中东铁路、旅顺、大连这些问题,也肯让步;但关于外蒙古的独立问题——实际就是苏联吞并外蒙古的问题,他坚持决不退让。这时蒋介石打电报要蒋经国以个人资格去看斯大林,转告他为什么中国不能让外蒙古独立的道理。蒋经国遂以私人资格去见斯大林,斯大林问他:“你们对外蒙古为什么坚持不让他‘独立’?”蒋经国说:“你应当谅解,我们中国七年抗战,就是为了要把失土收复回来,今天日本还没有赶走,东北、台湾还没有收回,一切失地,都在敌人手中;反而把这样大的一块土地割让出去,岂不失却了抗战的本意?我们的国民一定不会原谅我们,会说我们‘出卖了国土’;在这样情形之下,国民一定会起来反对政府,那我们就无法支持抗战,所以,我们不能同意外蒙古归并给俄国。”斯大林说:“你这段话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过,你要晓得,今天并不是我要你来帮忙,而是你要我来帮忙;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

他说话时态度非常倨傲,露骨地表现帝国主义者的真面目。蒋经国也就开门见山地问他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外蒙古‘独立’?外蒙古地方虽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出产。”他干脆地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他并把地图拿出来,指着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蒋经国又对他说:“现在你用不着再在军事上有所忧虑,你如果参加对日作战,日本打败之后,他不会再起来;他再也不会有力量占领外蒙古,作为侵略苏联的根据地。你所顾虑从外蒙进攻苏联的,日本以外,只有一个中国;但中国和你订立‘友好条约’,你说25年,我们再加5年,则30年内,中国也不会打你们;即使中国要想攻击你们,也还没有这个力量,你是很明由的。”

斯大林立刻批评蒋经国的话:“你这话说得不对。第一、你说日本打败后,就不会再来占领外蒙古打俄国,一时可能如此,但非永久如此。如果日本打败了,日本这个民族还是要起来的。”蒋经国就追问他说:“为什么呢?”他答道:“天下什么力量都可以消灭,唯有‘民族’的力量是不会消灭的;尤其是像日本这个民族,更不会消灭。”蒋经国又问他:“德国投降了,你占领了一部份;是不是德国还会起来?”他说:“当然也要起来的。”

蒋经国又接着说:“日本即使会起来,也不会这样快;这几年的时间你可以不必防备日本。”他说:“快也好,慢也好,终局总是会起来的;倘使将日本交由美国人管理,五年以后就会起来。”蒋经国说:“给美国人管,五年就会起来;倘使给你来管,又怎样的呢?”他说:“我来管,最多也不过多管五年。”

后来他不耐烦了,直截地表示:“非要把外蒙古拿过来不可!”

谈话一直继续下去,斯大林又很正经地向蒋经国说:“我不把你当做一个外交人员来谈话,我可以告诉你:条约是靠不住的。再则,你还有一个错误;你说,中国没有力量侵略俄国,今天可以讲这话;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

这的确是斯大林的“肺腑之言”,他所以要侵略我们,还是害怕我们强大起来:因此只顾目的,不择手段,用尽千方百计来压迫、分化和离间中国。

最后,经过许多次的谈判,《中苏友好条约》终于签订了。不过,蒋介石当时对于签订这个条约,有个原则上的指示:“外蒙古允许‘独立’,但一定要注明,必要经过公民投票;并且要根据三民主义的原则来投票。”这原则,斯大林总算是同意了。但这个《中苏友好条约》,经俄帝彻底破坏之后,国民政府已经明白宣布其“无效”;依理依法,外蒙古仍然是中华民国领土的一部份。

在雅尔塔协定中,规定东北的行政权及一切主权,都归中华民国政府。可是,苏联的军队来了,一切都等于废纸了。他们向民国政府口口声声称道“友好关系”,可是,日本关东军缴来的武器,就不肯给。经根据条约一再向他们交涉,到他们没有办法抵赖的时候,他们说:“对不起!关东军的武器原来是放在火车站,因为装车装错,运到莫斯科去了。”后来,民国政府去了一个公文质问,他们满不在乎地回一个公文来说:“你们的信,我们收到了;现在根据同盟友好的关系,我们把关东军的武器,交给你们。共计步枪3000枝,马刀148把,东西现存哈尔滨,你们自己去收回。”……

俄国不但要侵略中国,并且时时刻刻企图离间中、美两国的关系。但俄国挑拨离间的卑劣手段,并没有成功。直到今天,台湾不但一贯地维持国际道义,反而更进一步与美国合作无间。

至于俄国人用武力来侵扰中国边境,自满清入关以后,就开始了;直至民国三十六年伊宁事件为止,不知若干次。自1644年起到1949年,俄国掠夺中国边疆的土地,先后共有54次之多。中国领土被占的面积,包括外蒙古在内,共有6578820平方公里,约为我原有领土的1/3;而与我们现有领土1200万平方公里比较,则已有一半的土地被俄国占领去了。这样大的仇恨,中国是永远忘不了的!

蒋介石曾说:“像我们这样4亿5000万人口,1200万方公里土地的国家,无论是跌下去,或是站起来,对于世界人类总是一番大震动。无论是敌人或是友人,都要先看他自己所受的影响,才敢确立他对我们中国的方针。”

蒋氏父子一生,就是为着民族国家的生存,为着维护真理而努力的一生。“汉奸必亡,侵略必败”,是蒋氏父子昭示我们的历史铁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