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不得了!中共女代理和基辛格是一类 美国慢慢开始动真格的了

中共国家企业国航前经理林英因违法充当中共代理人,正面临美国法律的制裁。消息震惊海外华人社区。纽约律师叶宁指,只要是在外国政府和人员授意下进行的行为,均属于“外国代理人”的范畴。林英和基辛格是一个类型。新内阁上台,美国慢慢开始对中共特工和动真格的了。美国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说,林英不仅面临牢狱之灾,而且也不排除被取消美国公民身份的可能性。从美国盯上“千人计划”学者再到林英案,美国对中共红色渗透越来越强硬。

2019年4月17日,前中共国际航空公司经理林英在纽约东区联邦法庭认罪,承认她在任职期间作为中共政府的代理人,帮助中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中共军方人士,将未经扫描检查的包裹,从纽约走私回中国。

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林英只承认了一项非法外国代理人的罪名,检方为此放弃了对她其它罪名的指控,包括涉嫌协助有中共间谍嫌疑的人士潜逃。

48岁的林英已经加入美国国籍,她如今将面临着可能最高10年的刑期。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林英同意没收其14万5千美元的财产。

美国华府律师叶宁谈林英案

美国华府律师叶宁表示:“被代理人如果是个国家政权,公权力,代理人就必须向美国司法部报备。”

按照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她需要就其代理人行为提前十天通知美国司法部长。

林英在认罪时强调,她是按照(中共)官员和她的雇主中共国航的指示行事,但从2016年她被起诉到2019年4月认罪,林英逐渐意识到,“代理人”不再仅限于间谍和颠覆行为,只要是在外国政府和人员授意下进行的行为均属于“外国代理人”的范畴。

叶宁还说,“因为你的职务,工作赚钱的方式,就是替外国公权力,做各种各样的业务代理的。这就是外国代理人。即使你替一个外国政权做说客,也应该列入外国代理人。比如基辛格,这一类的就是典型的外国代理人。”

前波音公司美籍华裔工程师钟东蕃

林英不是美国境内发生的第一起充当中共代理人被定罪的华人案例。根据美国的法庭文件,最早因违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未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被判有罪的华人已有香港党媒凤凰卫视美国经理麦大志和前波音公司美籍华裔工程师钟东蕃,以及正在审理中的中共间谍季超群。

麦大志间谍案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间谍行动,调查起始于2004年。FBI经过一年多对麦大志夫妇的紧密监视,最终起获麦大志以及其弟麦大泓(Tai Mak)将敏感技术交给中共的证据。2007年3月,麦大志和麦大泓被美国联邦法庭起诉,罪名是涉嫌窃取美国海军机密情报交给中国、为外国政府做代理人但未经登记以及伪证罪。

历经一年多时间的审判,2008年3月25日,麦大志被加州联邦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4年半。4月21日,麦大泓因密谋将美国敏感潜艇技术资料传递给中共特工被判刑10年。麦大志妻子赵丽华(Rebecca Mak)被判刑3年,期满后将被驱逐出境。麦大泓妻子李伏香(Fuk Mak)及其子麦友(Billy Mak)以“为外国政府做代理人但未经登记”的罪名认罪,被判驱逐出境。

FBI对麦大志的弟弟麦大泓也进行了监视。麦大泓于2001年从香港移居美国。移民前,他曾在香港中资背景的《凤凰卫视》工作。赴美后,他在《凤凰卫视》美洲台担任工程部高管。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说,林英不仅面临牢狱之灾,而且也不排除被取消美国公民身份的可能性。

林英的案件其实不是个案,具有代表性。

其原因是中共正在把每一个在美国工作、留学、经商的华人,都尽可能地发展为中共的间谍,这是中共渗透侵蚀美国、对美国展开“超限战”的一部分。

1997年,《华尔街日报》记者费尔卡在其研究中共间谍活动的专著《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指出,现在中共派遣到美国的间谍数量,已超过冷战时苏联克格勃派遣特务的高峰期。

华府叶宁律师还称,从涉及广泛的“千人计划”学者被美国盯上,再到包括林英在内的多名在美华人接连涉罪被捕,迹象显示,美国加强力度打击中共特工及在美国华人替中共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

叶宁律师说,美国开始慢慢地在动点真格了,以前美国重视不够,现在开始重视了。

2017年7月26日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监督《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听证会

国会议员致函美司法部收紧外国代理人法案

代表乔治亚州的共和党国会众议员道格·柯林斯周三(4月17日)致信给司法部长,表示支持收紧和修改《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er Law,FARA),同时提高外国影响力在美活动的透明度。

目前,司法部已宣布将对《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进行更加严格的执法。司法部国家安全局的助理检查长约翰·德默斯在3月6日宣布,司法部将加大对非法外国影响力在美活动的打击力度,并计划追查更多的隐蔽外国影响力案件。

德默斯透露,改革《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意味着司法部现有角色的转变,从之前的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视为仅具“行政义务和监管义务”转变为“越来越强制执行的优先项”。

德默斯表示,除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能作为制裁犯罪的法规执行,司法部也将考虑采取民事法庭路径、制止外国影响力活动,或强制要求外国代理人披露活动以换取免除起诉的可能。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