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中商业关系已受重创 一纸贸易协议恐难修复

投资专家表示,在一轮又一轮的关税大棒、投资限制和唇枪舌剑之下,投资大幅下滑。一些中国和美国公司也不得不在美中贸易持续紧张的大环境下重新考虑自己的战略。

位于阿肯色福里斯特城的前三洋电视厂保安Stanley Brown经过这家工厂。

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中两国正在磋商的一份旨在解决贸易争端的协议有望使美国公司在中国获得更好的待遇,并让中国采购更多的美国农作物和其他产品。

但无论是经受了贸易冲突洗礼的美国企业还是中国企业,都对重整旗鼓再度振兴一度蒸蒸日上的双边投资持谨慎态度。

Harris Bricken是一家专门处理中国投资事务的律师事务所,其管理合伙人Dan Harris表示:“不可能因为中美达成了任何协议,两边的人就都说之前是闹着玩的。关税、逮捕、威胁和更高的风险已经对公司造成影响,这种影响不会说没就没。”

中美双边直接投资额已从2016年的峰值600亿美元跌至去年的略高于190亿美元,而贸易争端不是唯一的根由。

中国政府采取了严厉措施控制资本外流,有关部门也对一些企业的扩张行动提出质疑,比如2016年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斥资35亿美元收购传奇娱乐(Legendary Entertainment)的交易就被认为出价过高且考虑不周。与此同时,在美国官员心中,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一直挥之不去。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The U.S.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已采取行动,当涉及到可能使中国公司获得战略优势的交易时,要么阻止中国公司投资,要么要求中国公司撤资,这其中包括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投资。

投资专家表示,在一轮又一轮的关税大棒、投资限制和唇枪舌剑之下,投资大幅下滑。一些中国和美国公司也不得不在美中贸易持续紧张的大环境下重新考虑自己的战略。

前三洋电视机厂中闲置的传送带。一家中国公司宣布了收购这座工厂的计划,但中美贸易争端导致交易搁置。

运动相机制造商GoPro已决定把专为美国市场生产相机的工厂从中国迁往墨西哥瓜达拉哈拉。GoPro发言人Christopher Clark说,他们本来就考虑采取这一行动,但关税谈判使提高供应链效率变得更为紧迫。

总部位于新泽西的自行车制造商Kent International Inc.也表示正在投资柬埔寨工厂,避免被中国征收关税。

中国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Automobile Group Co.,2238.HK,简称﹕广汽集团)表示,考虑到贸易紧张局势,已推迟向美国出口传祺(Trumpchi)系列汽车的计划。(该品牌的英文名称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名字的相似之处纯属巧合。)

广汽集团没有说明这项搁浅的投资价值几何,但该公司已在加州投资了研发业务,且已着手招募经销商并成立一家美国销售公司。

位于福里斯特城的这家工厂一景。

与此同时,在阿肯色福里斯特城,从一个废弃的140万平方英尺的三洋(Sanyo)电视厂便可以感受到这种贸易关系的寒意。2017年,中国山东如意科技集团(Shandong Ruyi Technology Group)表示计划收购这座废弃的工厂,将其改造成一家棉纱厂,并将在这座拥有约1.4万人口的城市雇佣超过800名员工。

但据阿肯色州经济发展委员会(Arkansas Economic Development Commission)官员透露,这个项目现已搁置,原因是贸易争端令山东如意兴趣下降。

该委员会执行主任Mike Preston说:“这里是密西西比河三角洲的核心区,一个确实需要这些工作岗位的地区。但时间表一直变化不断,目前已严重推迟……山东如意可以从其他国家获得棉花,我认为这正是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

山东如意高管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这座工厂仍挂着三洋标志。

这座工厂只是贸易争端之下阿肯色州的受害者之一。Preston称,山东太阳纸业股份有限公司(Shan Dong Sun Paper Industry Joint Stock Co.,002078.SZ,简称﹕太阳纸业)在阿肯色州阿卡德尔菲亚的一个10亿美元的纸业工厂项目也因为关税问题而推迟。太阳纸业也是一家来自山东省的中国企业。

Preston表示,他们与太阳纸业曾进行深入谈判,但沟通完全陷入停滞。他称,如果美中达成贸易协议,他对项目在今年回到正轨持乐观态度。太阳纸业未回覆寻求置评的电话。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 China Business Council)总裁Craig Allen称,美中两国正争取在5月底或6月初达成贸易协议,这可能有利于商业环境的改善。Allen表示,希望两国的贸易谈判能最终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使太平洋两岸间的投资更加稳定,更可预测。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是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代表。

即使有望达成休战,商界的担忧依然不能消除。上海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2月底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成员表示这种紧张关系影响了他们的中长期策略,近四分之一的成员推迟了进一步投资中国的计划。

总部位于加州波莫纳的皮革、皮毛和羊羔皮供应商Synplus Inc.就是如此。该公司从中国四川成都采购原材料,投资了一间办公室,还与几家猪皮制革厂建立了合作关系。

樱花是该工厂之前的东家所种下的。

去年11月,美国对大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其中就包括皮革制品。Synplus副总裁Cynthia Gardenhire表示,受这一关税的影响,他们不得不裁员15%以收缩投资。

为了免受关税影响,Synplus的一些客户已经从采购中国西部的猪皮转向采购巴基斯坦的羊皮。Gardenhire称,企业正被迫开辟新的制造渠道,如果成功,他们就不回来了。

Synplus已经开始考虑投资一个越南的供应链,以维持竞争力并避开未来的关税。

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and Footwear Association)总裁Rick Helfenbein称,像Synplus这样的企业所面临的抉择是贸易摩擦的一个缩影,这些贸易摩擦改变了供应链,至少10年都不会恢复。

Helfenbein称,当服装企业与分析师和投资者谈论中国不确定性因素对他们的影响时,错误的回答是“我们90%的业务与中国有关”,明智的回答是“我们正在努力减少对中国的敞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