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戴耀廷:入狱感言 为了建立中国宪政

当时我抱着良好的意愿,参考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策略,希望透过组织一场公民抗命的运动,在社会制造张力,冀中共能做理性的判断,履行《基本法》的承诺,让港人能有真正的民主普选。经过18个月的工作、三轮商讨日及80万人的民间公投,中共仍不为所动,最后以8.31决定彻底破灭了港人的普选梦,终触发了雨伞运动79天的街头占领。

当大家读到这篇文章时,我应已在占中九子案被判入狱。落笔之时,我不知最后会被判监多久,但必已短暂地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们的律师团队已准备好提出上诉,因区域法院这判决未能充份确认港人争取民主普选、言论自由及和平集会的基本权利,亦未能合理地处理特区政府不合比例的检控。

回想六年前我们提出“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的时候,其实早已预见有可能进入监狱,完成公民抗命的最后一步,因此在此时此刻,我们仍是无畏无悔。当时我抱着良好的意愿,参考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策略,希望透过组织一场公民抗命的运动,在社会制造张力,冀中共能做理性的判断,履行《基本法》的承诺,让港人能有真正的民主普选。经过18个月的工作、三轮商讨日及80万人的民间公投,中共仍不为所动,最后以8.31决定彻底破灭了港人的普选梦,终触发了雨伞运动79天的街头占领。

继续“犯罪”无悔饮下苦杯

占领以不一样的方式爆发,并因警方不恰当地处理港人和平集会的权利,不是开放公共空间让港人可自由聚集及公开地表达他们的想法,而是封闭道路并以胡椒喷雾及催泪弹去驱散和平的民众,令占领行动与我们原先的计划很不同。诚然79天的占领未能改变现行不民主的制度,甚至在这几年,中共专制之手深深伸进香港,并得林郑政权配合,连原先仍可保持的法治也在每天被破坏,香港已进入了威权时代。

不过,抗命的精神经过这几年的政治冲击,也已深深植入香港社会。专制政权用强权恶法,或能把抗命的声势暂时压抑,亦有一些人会因而感到灰心沮丧,但因不公义的根源始终未有处理,抗争力量必会继续在香港积累,到关键时刻,一定会再次爆发。更因中共及林郑政权这几年的倒行逆施,规模只会比2014年的雨伞运动更大更深。

我今天虽在监牢之内,短暂地失去自由,但我的心仍是自由及充满盼望,因我所看见的,超越眼前围住我的墙及那困住所有港人的不民主制度,是每一个人心里面那份追求自由、尊严、公平、公义的心。只要我们不放弃、坚持下去,眼前的困难都会过去,必能克服。

有些人读到这里,又会笑我太天真,又在“贩卖”希望。我不会拒绝承认我是天真,因正是有着这种天真的心,我才能不被那只能杀人身体却不能杀人灵魂的强权打倒。我也必会继续“犯罪”,到处去散播希望。无论我能否最终见到那改变的一天(我还是相信我能够见到的),我也会继续走这条抗争之路,若跌倒了,还是会再站起来,直至咽下最后一口气。

请不要以为我是在出卖一种廉价的政治浪漫,因我是很清楚未来将要付出的代价的。在我的结案陈词中,我说我会无悔地饮下苦杯。很多人以为这苦杯就是因这案而入狱,但其实这杯之苦是远超过今次入狱的。香港争取民主之路必与中国的宪政之路交错,中国宪政比起香港民主要面对的挑战大上不知多少倍,故可以想象,只要我不放弃争取香港的民主,就无可避免会被卷入那为了建立中国宪政而引发的风暴。那么现在要受的苦,比较起来实是微不足道了。在未来的日子,我仍会求可以不用喝下那苦杯,但若还是挪不开的话,我还是会无悔地饮下,因我相信那在天上等候我的,无论这杯有多苦,都还是值得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