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占中

与占中大不同 北京干预香港如同杀死金鹅
2019-06-20

美国《彭博评论》发表专栏作者戈帕兰(Nisha Gopalan)和该刊编辑布鲁克(Matthew Brooker)的文章说,香港两百万市民6月16日反引渡法案大示威,和2014年要求民主选举的“占中”大示威,最后一胜一败,这次抗议有什么不同...

香港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来龙去脉(图)
2019-06-16

在台13岁港生乔靖9号在台北的香港经济贸易文化办事处抗议修订《逃犯条例》,声援香港反送中游行。(记者夏小华摄) 一、1989年以来震撼世界的百万香港人大游行 2019年6月9日,由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发起的“69...

香港学生头盔口罩齐上阵!反送中示威人群扩大 重演占中景象(组图/视频)
2019-06-12

反对修法的泛民主派发起包围议会及罢课罢工行动,数以万计青年今天一早即包围立法会和政府总部。目前示威者已将立法会和政总外的主要干道都封锁了。部分大学生身着黑衣、戴上头盔和口罩,对抗议行动做好准备。

香港占中三子就占中案判决提出上诉(图)
2019-05-04

香港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占中运动发起人“占中三子”的律师5月3日证实,已就占中案正式提出上诉。被判囚16个月的港大法学副教授戴耀廷和中大副教授陈健民,同时就定罪及刑期提出覆核,获判缓刑的朱耀明牧师只针对定罪覆核。

香港“占中案”陈健民遭重判 学术团体发声明关注
2019-05-02

国际第三部门研究学会以及美国社会学协会星期三发表联合声明,关注早前遭判刑16个月的香港“占领行动”发起人之一、前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陈健民。 声明提到,陈健民一直致力推动在香港落实民主普选的和平运动。他对公民社会的研究更是得到全世界学术界...

孔诰烽: 再温和北京也都要消灭
2019-05-02

占中九子在上周三(4月24日)被判刑,其中戴耀廷、陈建民被判16个月,朱耀明判16个月缓刑、邵家臻判8个月。亲北京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戴入狱后第二天,已经去信港大校委会主席李国章,表示戴让港大“声誉受损”,要求港大将戴开除。 占中九...

长平:“你看香港” 也有滥刑与流亡
2019-04-28

又十年过去了。我不想再这么抒情地谈论香港了。它不是正在离去的背影,而是转过身来,让我们看见已经变化的恶脸,让人感到恐惧。

李平:占中与六四 正义的审判何时到来?
2019-04-27

占中九子案宣判,九子全部被裁定罪成,其中四人更即时还柙,中共官员及亲共人士称之为正义的审判。然而,占中的初衷是追求真普选,这是正义还是非正义?中共视之为严重危害国家安全,恨不得如同对待八九民运一样采取军事镇压,这是正义还是非正义?无论占中,...

台湾与香港吊诡的路途
2019-04-27

发生在五年前的香港占中运动,也是数万港人要求“真普选”的雨伞革命,为首的“占中九子”,分别因“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全遭香港法院判决有罪。其中最核心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中文大学...

陈健民: 雨伞运动是逆境中的勇气和善良(图)
2019-04-27

纪念雨伞运动() 明天法庭要就占中案判刑了,可能我自此要在狱中度过许多个晚上。此刻我心仍是平静安稳,一方面是问心无愧,又得到家人体谅。另一方面,是我时常想到大陆那些尝过牢狱之苦的朋友。他们的经历,一直是我意志的泉源。 一...

戴耀廷:入狱感言 为了建立中国宪政(图)
2019-04-26

当时我抱着良好的意愿,参考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策略,希望透过组织一场公民抗命的运动,在社会制造张力,冀中共能做理性的判断,履行《基本法》的承诺,让港人能有真正的民主普选。经过18个月的工作、三轮商讨日及80万人的民间公投,中共仍不为所动,最后以8.31决定彻底破灭了港人的普选梦,终触发了雨伞运动79天的街头占领。

香港占中三子遭判囚16个月 引发各界批评(图)
2019-04-25

香港“占中”案九人今日(24日)上午被判刑,各人被判缓刑至入狱16个月不等。对此,高教界选委发声明指出,占中是和平理性的公民抗命运动。港民主派政党发表声明批评港府以司法手段作为政治武器,试图威吓港人噤声,并称赞占中九子无惧无畏。

香港占中案今宣判 九子手持一黑色横幅 上写七个大字(图)
2019-04-24

占中九子今早陆续到达西九龙裁判法院听取判刑时,均手持印有“不废江河万古流”的黑色横幅。“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表示,仍然感到平安和很有盼望,无论判决如何都会欣然面对。他说,一定会就控罪申请保释等候上诉。

陈健民教授:在最黑的环境才能看到星星的光辉 (图)
2019-04-24

回到家中,她以为一切会恢复平静,谁知在一次修整园子树木时,久被抑压的情绪突然爆发。她花了极大气力,才能阻止自己将手臂砍下来。为了拯救这被摧残的心灵,当我在香港参与乐施会的毅行者挑战时,她一个人在大陆的山头徒步100公里,勉励自己走出专制的阴霾。